給打算自然離乳的母乳媽媽

484645_10151820156804128_495309112_nby Michell Huang

我是一個餵全母乳的媽媽。

兒子十四個月了,我還在親餵母乳。

他六個月開始吃固體食物,從那時候開始,我常聽說身邊同齡的孩子戒夜奶了,甚至戒奶了。

當時我想,兒子還那麼小,等他大一點,自然會減少吃母乳,還是順其自然吧。

然後,七個月、八個月、九個月,一個一個月過去了,身邊愈來愈多同齡的孩子能夠一覺睡天光了,也有許多嬰兒「獨立」了,能夠自己入睡了,不再那麼需要媽媽的奶了,愈來愈多媽媽能夠重拾自由了。

不會說出來的餵奶實況

十個月、十一個月、十二個月…… 孩子一歲了,而我,順其自然的結果是:

孩子吃奶的時間縮短了,每次幾分鐘到二十分鐘不等,但每天吃奶的次數,一點都不少。

他九個月開始,想吃奶時,就會大叫「奶奶」或「媽媽」,而大多數時候,他是直接爬到我身上,扯開我的上衣。

他累的時候要奶奶,想睡的時候要奶奶,我幫他換尿布的時候要吸兩口,有時候幫他洗澡的時候,也突然拉開我的衣服。

坐公車的時候他要奶奶,外出在餐廳吃飯中途要奶奶,跌倒大哭後要奶奶,受驚後要奶奶,無聊時要奶奶,玩到興高采烈時回頭見到我,也會極速爬到我身上要吃奶奶,邊吃邊笑。

當他身體不適時,更是拒絕吃固體食物,全天只吃我的奶。

有一段日子,他每次吃完飯,都會抓著我,要吃奶奶,像是吃飯後甜點,又像是喝水。對,他把奶當水喝,他不愛喝水。

不論晝夜,凡是要睡覺時,他便會自動來到我身邊,吸著奶入睡。

吸呀吸,睡著了,他還在吸吮,吮到他夠了,才放開嘴巴,轉身沉沉睡去。

睡眠中途不論任何原因醒了,他會張開嘴巴找奶奶,要再吃奶才能入睡。 Continue reading “給打算自然離乳的母乳媽媽”

由母乳到固體食物

作者:黃偉德 自然療法醫師

小孩子生命的首六個月,母乳是唯一的食物。到了大概六個月左右,小孩子懂得坐直起來,對大人餐桌上的食物發生興趣,想去拿過來,放進自己的嘴巴裡,是很重要的新一頁,他可以吃固體食物了!

這時候,該給他吃甚麼好呢?大家會想到糊仔(porridge)、罐頭Babyfood、果茸(puree) ,然後一匙羹一匙羹的餵BB。我們家裡初時也是這樣,但是,每頓飯也就成了一場戰爭遊戲,大人費盡力氣追跑捉著BB,BB也竭力掙扎離開座位,爬爬爬到不同的角落;給他餵食物,他會拒絕、逃跑;硬灌他,BB會大哭大嚷。硬功不行,就來軟功,用各種戰術、玩具去利誘他。但是,這個戰場,絕不利家庭和諧,也不利健康,因為即吃下去,BB也會把不喜歡(不適合)的食物吐出來,也會不消化的在糞便中表現,便便會變得乾硬。

後來,我們找到了最返樸歸真的方法,讓小孩子自己去選擇!

讓小孩子跟大人同桌,將食物舖陳開來,讓小孩子用自己的眼睛揀、自己的小手指去拿取、感受食物的質感,親自放到自己的嘴巴裡,用自己的舌頭味蕾去辨別。 這個方法,國外叫 baby led weaning,就是由嬰兒主導的,由母乳過渡到固體。不用糊仔、不用果茸,也不用大人用匙羮去餵孩子。

我家裡的小孩子,用這套方法,大約十個月大,皇帝蕉撕開了皮的初段,他會自己吃了整條,偶然在街上看到皇帝蕉,他會叫喊說要;橙是切開多瓣但不用去皮;蕃薯、紅蘿蔔等,煮得較軟熟、切成約 1-2 厘米條丁方就可以,從不用打成泥狀;一支生粟米的,切開了四、五段,他可以自己拿著一段來自己吃;雞中翼也可以自己吃,不用我們代為拆肉;車厘子,只需先去核,他絕無困難;小小的藍莓乾、糙米飯粒,他也會用自己的小手指拈來放到嘴巴去。 Continue reading “由母乳到固體食物”

再談奶粉缺碘問題

文:黃偉德 自然療法醫師

【上接昨日文章:缺碘奶粉吃懵人?  其實所有奶粉都營養不良!

關於「缺碘奶粉」事,繼續看著香港的母親的抓狂、報張的小題大作,我有一些疑問和思考:

一,日本奶粉的所謂低碘

有醫生說,日本奶粉的標準碘量較低,是因為日本人吃魚吃海苔多,我不明白,這些日本奶粉幼兒會吃海苔嗎? 如果說是日本孕婦會多吃海苔海鮮補充了碘,香港孕婦哪有不多煲魚湯吃?抑或那差了一點點碘根本沒有大問題?

抑或,日本人真的蠢些,甘願被歐美食及藥物公司主導的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主導,被標籤為不達標不及格?

你相信,可以有一個世界共通的營養需求標準嗎?

二,香港母親不夠奶?

我問家裡印尼家務助理,那裡的母親都是餵人奶的,餵哺母乳的知識代代相傳,互相學習,沒有不懂餵母乳的,也很少會不夠奶的。為甚麼,香港母親的體質比較差嗎? 抑或香港人自願被奶粉商洗腦,醫生、營養師、護士都信心不足,一方面「政治正確」說母乳最好,另一方面就很隨便就說不要餓壞BB,快補奶粉?

三,補碘?

好了,真的要補碘,你喜歡去擔心,喜歡去相信自己有各種的缺乏,就給了海苔(天然)水,不就行了嗎?

既然這些母親都已經捨棄了母乳,給BB一個名叫「奶粉」的化學品雞美酒做食糧,加幾滴海苔水、魚湯,不要太鹹不用加調味料就是。 後天性缺碘 (即並非於孕婦於懷孕時缺碘的),都是可以補充一點碘質就可以改善過來,不用過慮。

四,缺母乳

醫學研究發現,只有2%的母親是人奶不足的。絕大部份只是未盡力、不得其法,應先尋求「母乳餵哺顧問」(lactation consultant)。母親上班、生病食藥,絕大部份情況下,一樣可以哺母乳。母親生病,可以吃中藥、針灸、順勢療劑、天然營養食療、水療、香薰治療,不一定吃西藥。而即使是吃西藥,多數都可以繼續哺母乳。

到真的缺乏時,首選是其他媽媽的母乳 (今時不易找奶媽,但可以問朋友,或到各母乳餵哺互助團體求助,我們也希望有天香港可以中央母乳庫,就如血庫一樣),次選才是配方奶粉。

五,母乳替代品

以下是一些專家建議的自調天然配方,大家可以參考。請記著,沒有絕對,每個寶寶的需要不一,最佳的指標是寶寶的身體。由天然的素材,寶寶會自然選擇他所需要的,拒絕對身體不利。

http://www.naturodoc.com/library/children/formula.htm

http://www.duosuccess.com/tcm/004a12061501.htm

自然分娩的姿勢

現代醫院的產床,常是自然分娩的最大敵人。

傳統的分娩,嬰兒由溫暖的子宮,旋轉身體進入產道,鑽出身體,在靈魂的層面,是嬰兒作主導的,母親合適的姿勢配合,保持產道通暢,藉地心吸力的輔助,應當是自然的生命過程,分娩不是手術,也不用藥物,不用醫生的插手。

人類學家的研究,傳統的分娩,千萬年來的母親,都是用蹲、站、跪的姿勢。只是到十七世紀,英國路易十四世,希望從可以從簾後窺看情人的生產,於是要她平躺臥於床上。後來,助產士卓伯倫兄弟 (Chamberlen brothers) 發 明了產鉗,那其實是躺臥的姿勢才需要的一個工具,他們家族保持了這工具的秘密一百年,幫人分娩時,他們會神神秘秘的攜帶著兩大箱的東西,到產房裡,鎖上房 門,產婦矇著眼睛,避免她們看到這秘密工具,房外的人就聽著悽慘叫聲,死去活來似的。維他利亞女皇開始了用歌羅芳於分娩時作鎮痛之用。今日,為方便醫生工 作,醫院裡的產婦,多是平躺於腰高的床上,兩腿張開,甚至把雙腳放於腳蹬上撐著,鬼哭神號,痛苦萬分的畫面,但這全只為方便醫生工作,絕非順應生理設計。

一切由一個錯誤的躺臥姿勢開始。

躺臥用力把胎兒推出來,有點似做抑臥起坐 (sit-up),也有點似躺臥著排便,很不自然不容易。(有便秘的朋友,常不夠氣的,可以試蹲廁排便,你會發現容易了不少!) 絕大部份都市的女性,心肺功能不足,也欠缺合適的產前運動,沒有這樣的體力,根本是很難自然推出寶寶的,媽媽會變得很疲累,很疼痛,結果是不必要的干預:

  • 吸盤 (ventouse / vacuum extraction)、產鉗 (forceps) 把胎兒拿出來,引起頭部胎兒頭髗變型、創傷。 (如果你胎不幸有頭齇變型,建議找自然療法骨科醫師 (osteopath) 或經驗的齇薦骨治療師 (cranio-sacral therapist) 處理。
  • 止痛藥、脊髓麻醉 (epidural anesthesia),用後身體肌肉更乏力,這些藥物也難免經臍帶血傳到胎兒體內,出生後有點混沌,不及無藥BB的精靈;而脊髓麻醉的媽媽,日後會常腰骨痛多月或多年。怕痛的媽媽,為母子健康著想,其實要避免無痛分娩 (脊髓麻醉、剖腹產),而是做足產前運動,每天走路一小時以上,每天做盤底肌肉訓練 (pelvic floor exercise),做產前瑜伽。
  • 催產針 (Induction,例如是Pitocin合成催產激素藥物),身體因為外來催產藥會減少了自然的催產激素 (oxytocin)。自然的催產素作用是放鬆產道肌肉,增加肌肉彈性,放鬆精神、鎮痛,增加喜悅、釋放分泌出乳汁,促進母子間的愛的連結。催產激素又稱為 the love hormone,也是性愛高潮中的激素。此激素分泌旺盛時,甚至令媽媽達到分娩的高潮 (orgasmic birth),使媽媽持續地感到亢奮,忘卻痛楚、疲累。(此所以,溫暖、溫馨、信任、私隱的房間,伴侶的陪伴,是自然分娩的重要因素。)
  • 會陰切開手術 (episiotomy)。正常自然的會陰撕裂,只是皮膚表面,很易愈合,但躺臥著,產道難張開,整體繃緊,於是要切開會陰,會傷及皮膚加上肌肉,疼痛很久。 預防會陰撕裂、切開,可以產前兩、三個月開始,每天用天然植物油做會陰按摩,增加柔軟和力量。
  • 緊急剖腹產 (Caesarian)。有人粗略估計,近年的香港私家醫院產房,剖腹產可能有七、八成,有計劃的、意外的,原因是婦產科醫生會以為較能控分娩過程、時間,不影響醫生自己的休息、放假、打哥爾夫球。我常想,這是對上帝的侮辱,難道上帝做女人時,忘掉了給女人一條生育用的拉鏈嗎?

躺臥的姿勢,減少產道30%的空間,減少了胎兒的供血、供氧,也使胎兒難以用力去鑽出來到這個世界,使得胎兒出生後的血液、氧份不夠,日後易病。(新生嬰兒血液不足的另一原因,是過早剪臍帶,應待出生後最少半小時,再看不到臍帶脈動,才剪下來。至於剪臍帶的長度,傳統中醫學的說法,短則傷藏,長則損肌,合理是斷臍六寸,以同身寸計算,一般華人大小,大概是六厘米。)

在 醫院產房的生育,要自然分娩,媽媽的最簡單的堅持,是你的姿勢,可以腑伏、跪下、蹲下,疲累時以側身躺下捲曲身體,但最不利母子健康的姿勢,就是平躺或斜 躺,那增加了所有不必要的痛楚、不適。 由陣痛開始,你可以多活動,暖水浴、按摩、多走動,不要被任何監察儀器纏著你困在床上。Keep upright, keep mobile!

附註:

香港的朋友,有興趣自然分娩的,我們強 烈推薦助產士 Hulda Thorey Gardarsdottir, 她除了私人執業、 提供接生、陪產、自然分娩產前課程外,亦為香港中文大學助產士課程的客席講師,近年為威爾斯醫院及其他醫院助產士提供培訓。(我們的孩子,就是她幫我們接 生的!)   http://www.annerley.com.hk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65375523477035/

黃疸兒的憂心如焚


這位媽媽很焦急的來電,訴說著這星期來的經歷。

大約十天前生了BB,但BB 黃疸,於是留院照燈。 媽媽在分娩時的陣痛很長,本已經疲累不堪,但仍堅持每天來回醫院和屋企數次,為爭取增加直接乳房餵哺的時間。幾天後,終於黃疸改善,可以出院了。但出院不 到兩天,黃疸又加劇,再入院。但這一次,因母乳量充沛,她常要夜半醒來,把過剩的母乳擠出來儲在瓶子中,避免乳腺塞。結果她實在太累了,要爭取自己的休息 時間,怕自己會倒下來,現改成每天只會去醫院見BB一小時。但她很憂心,因為其餘時間,她知道初生的BB就只能獨個兒在醫院的光療箱中照燈,哭泣著,等待 得不到的媽媽。

另外令她氣憤的,是BB留院期間,每次的餵哺 ,都被護士限制著時間,不能超過30分鐘,但BB卻其實是未吃飽的。有時是泵出來餵的奶,因份量超過護士所說的指標,竟然會被丟棄!

到這天的晚上到醫院看BB時,醫生說早上BB呼吸較急促,未知原因為何時,就在一天內打了四針的抗生素,稱是預防有更嚴重的問題出現。她到腳上佈滿了抽血檢驗的針孔、注射的針孔。BB也在注射抗生素後,神情呆滯,吐奶增加。

這醫院的兒科病房實在喪心病狂了。我聽著,感到很憤怒!

孩子的最重要的養份和治療,永遠永遠是母乳,媽媽的肌膚接觸,新鮮陽光和空氣;以及讓媽媽有充足的休息和健康去照顧BB,但這醫院的兒科病房中,都付諸厥如。

相 反,因為這些缺乏,醫院會繼續的本末倒置,餵奶粉,但奶粉正是最常見過敏原,引致腸胃不胃,再引致呼吸不順。  中醫的說法,土生金(脾滋養肺),肺為貯痰之器,脾為生痰之源。然後,打抗生素去防治細菌感染,但實質上抗生素第一就是傷害脾胃!  這醫院的環境,又不鼓勵母子的肌膚接觸和擁抱,BB心中的被離棄、被冷落,令孩子的精緒更低落, 媽媽看不到BB,也更沮喪。

我給她的建議:

(1) 增加母乳餵哺,並諮詢餵哺顧問 (Lactation Consultant),學習餵哺技巧,以及需要留院時的哺乳安排。

(2) 陽光和新鮮空氣。

(3) 肌膚接觸 (所以最好是直接乳房餵哺)。

(4) 此外,視情況再輔以 益生菌(Probiotics)去處理抗生素的後遺症,花藥(flower remedies)去處理醫院裡分離的創傷,再按母子的情況去處方順勢療劑 (homeopathic remedies)。

絕 大部份的初生嬰兒黃疸,都沒有危險 (註一)。紅血球正常新陳代謝時,會產生了膽紅素 (bilirubin),膽紅素積於血液未排出體外,就會皮膚發黃。嬰兒於母體內時,膽紅素會由媽媽的肝臟來清理,到出生後,就移交到新生嬰兒的肝臟負責 自行清理,但嬰兒的肝臟未完全成熟時,就會出現「生理性黃疸」(physiological jaundice),一般於2-5天時症狀最強烈,正常餵哺下,兩星期內消散。少數全母乳餵哺者,會持續1-3個月,但一般也是無礙的。

輕微的黃疸,通常是眼睛開始,表示血液內有低量的膽紅素。繼而,面部、身軀變黃,似是太陽曬黑的,最後是四肢,包括是手板、腳板。全身性的黃疸,表示血液內較高量的膽紅素,嬰兒常昏睡、食慾不高,整體不太活躍。

處理黃疸,最重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新鮮空氣和陽光去分解膽紅素,增加母乳餵哺去藉著糞便沖走。

今日的醫院裡的照藍燈的方法,確是很有效又安全,但卻常犧牲了母乳和母子的親密接觸,其實,何不自己去曬太陽? 雖然研究說藍光是最有效,但醫院外有更好的空氣,家裡打開窗戶,或是到公園去,讓BB少穿點衣服,讓媽媽抱著曬太陽,肯定是更佳的整體方法。

陽 光照曬方法:每天三、四次,15-20分鐘,只穿著尿片。 如隔著玻璃窗,可以每次 1小時。其次,也可以用電燈泡或光管照曬嬰兒的皮膚,最好是藍色光,但白光也有用的,持續多小時。方法是讓光源離開皮膚約30厘 米,可以持續照曬數小時。注意避免燈泡溫度高太接近皮膚而灼傷,或是脫去衣服而受涼就是了。

* 註一:要留意於診斷中排除的,是會嚴重傷害腦部的核黃疸 (kernicerus),初期症狀為嚴重發黃 (鮮黃色、腳板也發黃)、吸吮不佳、嚴重昏睡、沒有「驚跳反射」(startle reflex) (在嬰兒面大喊或水平抱著嬰兒下降時,應有驚跳、雙臂張開、雙臂縮合胸前、哭叫等正常反應);中期症狀會發燒、高音哭叫、痙癴、頭拗後等,確應及早治療。 其他可能的黃疸因素,為嚴重的先天性肝膽疾病、母子Rh血型不對、分娩時的腦創傷出血、感染等。

我當爸爸了! (文:黃偉德)

 

一月七日,我的兒子在家裡出生了。

為甚麼選擇在家分娩? 生育是一個女人專享的高潮經驗 (orgasmic experience),就如製造生命的一刻 — 做愛,媽媽需要有安全、私隱、溫暖的房間,家,是最適合的地方。

 [照片:孩子出生第二天。 攝影:Lewis Wong]

生育過程,身體釋放出大量的催產素(oxytocin)。西醫用於催產的藥物 (Pitocin, Syntocinon),其實也是模擬人體內的自然催產素而合成。催產素有放鬆、鎮痛、紓解焦慮的作用。大家知道嗎,原來我們做愛時得到的快感,也是催產 素所引發的。而運動、美食、暖水浴、浪漫音樂、甜蜜氣氛、溫暖房間、男女親密愛撫、做愛,就是最佳的促進催產素分泌。

所以,我們在懷孕初段,已經計劃了在家分娩,找了一位已在香港執業十年的冰島裔助產士Hulda Thorey Gardarsdottir,她有豐富的接生、陪產經驗,包括是自然、剖腹、醫院、在家分娩各類,她是我們整個懷孕生育前後的主要專業照顧者。初次會面 時,她對於我們第一胎的在家分娩,有所保留,說會一直跟進母子的健康,也建議我們先參加她的自然分娩預備課,媽媽學習紓緩陣痛的靜心和呼吸、觀想嬰兒爬出 來的練習,爸爸學習怎樣支援,一起瞭解自然分娩過程的正面態度,到後段才可決定是否適合,再一起製訂「分娩計劃」。

懷孕期間,媽媽一直用心照顧自己的身心健康。我們多回家自己做飯,減少外吃;多做產前瑜伽,鍜鍊好肌肉的柔軟和力量;見自然療法骨醫 (osteopathy),調整好脊椎、盤骨,讓胎兒有最好的空間,容易生長、分娩出來。媽媽也增加運動量,夏天時多去海灘游泳,直至七個月大 (媽媽游得比我快!),秋涼後也就儘可能走路上班 (約一小時),多爬樓梯,去增強懷孕生育所需要的心肺機能。

養胎音樂, 睡眠前會聽荷蘭療癒師Yvonne Bruijn唱頌的歌聲,她的聲音兼具有空性和圓滿,這也是後來作動開始後,房間裡一直播放著的歌聲;以及現居泰國的瑞士裔治療師Katharina Bless的水晶缽音樂,很寧靜,聽著常使人深度放鬆,我們診所裡也常播放著。

懷孕期的各種不適,初期的持續發燒、頭痛、 貧血,後期的呼吸不順暢、痕癢,會採用飲食、順勢療法(homeopathy)、花藥(flower essence)、家庭系統治療。我們並沒有吃甚麼補藥,飲食,就只是聆聽身體的需要,初段時,媽媽很喜歡吃鮮魚。然後,是由平素喜歡麵條的變成米飯。到最後 的幾星期,就會喜歡多汁水果。我們就遵從身體的指示,只是避免吃寒涼、加工食物。

值得補充一下,貧血的問題,西醫常會輕易 地處方鐵丸,又按西方研究說葉酸會幫助貧血、預防胎兒腦部病患,但我們卻是一粒鐵丸、葉酸丸也沒吃過。西醫生常用的鐵丸,易引起便秘。化學合成的葉酸,我 們用自然醫學裡的肌力測試,發現是完全沒有正面作用。所以,即使貧血的孕婦,我會建議用黑糖、新鮮深綠色葉菜,或是尋求中醫師、順勢療法醫師。

從家庭系統去看,懷孕期常呈現不同的不適,通常是代表了媽媽在自己媽媽肚裡所感受到的深層記憶,以及在家庭系統裡的疾病不適。這個,我們主要是用家庭系統治療,挖出潛意識裡種種的問題。媽媽跟嬰兒的關係,原來就是跟自己媽媽之間的關係,特別是媽媽自己的胎兒和童年的情結。此解釋了為甚麼很多懷孕期的不適,視 為普通身體疾病去治療,總是效果不彰,正因為那都是十多至四十多年前,媽媽在她自己媽媽肚子裡的積存記憶設定,需要用深層的自省,跟內在自己溝通,內省自 己作為母親的角色,方能化解。

我們驗出懷孕的一天,剛好也是我們診所決定擴充的一天,孩子和公司的孕育,我們是並著肩,兩 路同行。所以這大半年來的生活一直很忙碌。轉眼間,到12月初時,已是第35週,家裡、工作的安排,都要準備就緒,按著助產士給我們的清單,防水膠墊、吸 水床墊、大小水盤、毛巾、健身球(打開盤腔),也把小窩居的傢俬重新放置,以容納得下吹氣小水池 (放鬆、鎮痛用)、盛載胎盤用的容器、嬰兒的衣物、媽媽的衣物,餵哺母乳用的器具。我也把常用於臨盆的順勢療劑、中藥預備好。跟助產士確認,甚麼時候要通 知她、怎樣通知她。作動、臨盆時,我們怎樣放鬆、紓解陣痛的技巧:暖水浴、按摩、呼吸法、體位、運動,也要練習好。

第36週,遵照助產士囑付,做超聲波檢查,確認胎位、大小、母子健康,適合在家分娩,但也計劃萬一需要轉送附近醫院時的交通安排。

第37-38週,趁著聖誕、新年假期不用上班的日子,我們也多散步,有天我們由沿薄扶林登山,瑪麗醫院 – 伯特尼小教堂 – 薄扶林水塘 – 山頂,近兩小時的擧山,很累,也很舒暢。我們添購了食物,於作動開始時,需要時作為體力補充。

第38.5週,預備式陣痛增加,媽媽知道興奮的日子快要來臨了!

第 39週的星期六,清晨開始了輕微的陣痛,不算劇烈。早上七時半,我發短訊給Hulda,「今早四點穿了羊水,無味,透明,微微粉紅色,排了數次大便,大約 五分鐘一次陣痛,每次半分鐘,痛楚仍可忍受,她仍可以短暫睡眠」。Hulda 四分鐘後短訊回覆:「很好,美好的一天開始了,我會準備好!」並囑告可再休息,隨時再聯絡她。

媽媽再睡了一會,十時多起床,早餐,沐浴。十一時十五分,陣痛已是少於每三分鐘一次,每次一分鐘以上。我聯絡了助產士,她說馬上過來。

我遵照中醫師囑咐,開始煎獨蔘湯,以備嚴重氣血虛損時救命之用;將家居再執捨乾淨,把窗簾微關,燈光保持較暗,燃點香薰,播放音樂,並通知長輩,不用打擾,待孩子出生後當會立即報喜。同時,我也為媽媽按摩腰背。

十二時許,助產士Hulda帶著兩個行李箱的工具來到,立即檢查媽媽的情況,原來子宮頸已開至八、九度。我們的日式雙人futon睡床變成產床,舖上防水膠 墊、吸水墊。助產士把她的專業工具舖陳出來,囑咐我把剪刀等工具 再用沸水消毒一次。不久,後備的助產士Sarah也來了協助。

Hulda 利用心跳監測器,檢查嬰兒的位置、狀況,一切良好,提示媽媽轉換不同的姿勢,側身捲伏、跪著腑伏、蹲著等,用不同的呼吸,既是紓解陣痛,也是恰當地把孩子 漸漸地推出來。助產士Hulda的語調,一直是充滿信心,氣定神閒,也提示媽媽不必太用力、太心急。後來,Hulda指示媽媽靠坐在我從後跪坐的大腿上, 繼續深長的呼吸,只稍稍地加力去推。我按壓著媽媽手上的合谷穴。沒多久,Hulda掏出了一面鏡子,放在產道出口,給媽媽看,原來小嬰兒那長滿濃髮的頭 顱,已經鑽了出來!繼續深長的呼吸,大概十五分鐘,孩子全身爬了出來,大聲有力地哇哇哭叫,助產士立即把孩子交給媽媽,伏在媽媽的胸膛,我從後抱著媽媽和 孩子,孩子的哭聲在媽媽胸懷裡平靜下來,打了幾個噴嚏,孩子的心肺功能都很好,四肢撐踢很有力,皮膚顏色健康發紅。媽媽移到靠牆的位置倚坐,看著伏在乳房 上的孩子,孩子目不轉睛望著我的眼睛,我深深的感動,我是這小生命的爸爸!

胎盤在不到二十分鐘後就自然排出。助產士留下了 臍帶血作血型、血色素、G6PD等基本檢測,並為嬰兒檢查體重、高度、呼吸、心跳、反射、肌肉力度、膚色,兩位助產一致同意APGAR 評分為10分。助產士也檢查媽媽的情況。再過一會兒,待臍帶血完全靜止脈動後,助產士問我要否親手剪臍帶,我拿著剪刀,多次剪動才完全地把堅硬如橡膠的臍 帶切斷,孩子是個獨立的生命了!

一瞬間,現在孩子已經是十二天了,大部份時間他都情緒安穩,乖巧精靈,眼神聰慧,會在肚餓 時展現哭功,噴出糞便時展現力量! 回顧這十個月的工夫,應說是多年的努力,我們聆聽著身體聲音、深入內省,順著自然的智慧,可以完全不用半點抗生素、止痛藥、麻醉藥、催產針,也不用產鉗、 吸盤、會陰切開、剖腹生產,我們要再衷心感激助產士Hulda 一直的溫和、堅定、讓我們感受到內在力量的支持,幫助我們的孩子可以健康的開始遊歷人生!

2012年01月19日

鳴謝:

多謝多位好友 DY、Gin、Jupiter、EC、Peter、Rebecca、 嘉嘉,於各種團體治療中,代表了我們孩子和靈魂家族,看清楚了我們生命的課題,得到成長。

Yvonne Bruijn & Addy Wartena老師,你們在荷蘭的遙遙支持,我們是時刻記掛在心裡。

Thomas Kistler,是你去年的能量治量,預備好我們的身體,讓孩子可以來臨。

Katharina Bless,這兩年的成長,重要一部份是在泰國清萊的Soma Center裡開始的。

爸爸、媽媽,是你們的信任,讓我們選擇了不一樣的方法,來迎接新生命。

(歡迎 Facebook上回應、分享喜悅,如欲轉載於其他媒體、網站,請先來郵 arden@gentlemedicine.info 提出,謝謝。)

孩子吃甚麼好?

父母常會問,孩子應該吃甚麼?

對於每個人的營養需要求,其實現營養科學所知不詳。這是所有狂罔自大的科學家和醫生所不願面對的真相。我們到超市購買各種食品時,包裝上總有個「營養資料表」(Nutritional Facts),羅列出各種維他命、礦物質、脂肪酸、蛋白質、碳水化合物的多少,讓大家以為健康跟「營養成份」有關係。我可以告訴大家,那些資料完全是垃圾,非常誤導。

蓮子百合椰油糙米紅豆粥 (爪哇棕梠糖)
【圖:蓮子百合椰油糙米紅豆粥(爪哇棕梠糖),某個冬日早餐,我吃過很滿足,遠足去了。】

今天西方營養學的知識,幾乎都是在極端的環境中得出來的。例如,船員在海上飄流久了,很多得了壞血病,發現吃了檸檬汁可以治癒,然後再發現 (其實是推論)原來是維生素C 匱乏。又例如,大家會聽過缺乏維他命B1會造成腳氣病。但這些經驗和知識,都並不太適用於活於現代都市中,你和我的身體。

每一個人的需要,都會因先天體質、生活方式而各有不同。很簡單的例子:維他命C的需求,營養學家一般以服用到腹瀉為指標,有興趣找幾個朋友試試嗎?有些人的最高劑量會是60毫克,有些人是300毫克,有些人是10,000毫克也全沒有反應。未瀉時就愈多愈好嗎? 也不然。一般醫生營養師用的,都是以某極端處境中的數字去估計最低值,但其實跟你和我今天的需要沒有太大的適切性 (relevance)。

近年西方實證醫學 (Evidence-based Medicine)的思想,主導了西醫,甚至自然療法界中也受影響,草藥的主要成份要標準量化 (standardized),治療方案要經過臨床雙重屏障隨機對照交叉實驗 (double-blind, randomized, cross-over, clinical trial),我心中一直對這個現代醫學的所謂黃金標準有所質疑。數年前,我初聽到台灣自然療法之父陳紬藝提倡:「自然第一,經驗第二,科學第三」,正準確說我的心聲。

我已甚少叮囑人去戒口,更不會設計甚麼餐單。我會提供的飲食指引?有兩條:隨心,自然;孩子的,就加一條:自主。

不要盲從醫生、治療師、營養師、科學家的統計數字。每種餐單,試試玩玩都好,但真正的度身量造的餐單,是要自己設計,按當下的心情、身狀況而設計,設計的工具是self-awareness 自我內觀,當你心想著、手捧著、咀嚼著,一碗飯、一根菜,一尾魚、一顆水果時,你的自我身心感覺如何? 任何是非對錯判斷都不必要,那只會障礙了心眼。

一、隨心 (follow your heart):就是那刻心裡和身體感覺,想要甚麼呢? 心的直覺是最精確的,只要我們願意聆聽,用心聆聽。

二、自然 (be natural):就是自然的食物為佳。但人工的不是不可以吃,如砂糖、味精,只是我們很容易會上癮,倚賴了就會被食物控制,難以自持。

三、自主 (free choice):父母們,請讓孩子自主。孩子與生俱來的智慧,知道怎樣去選擇。給他們多元化的選擇,他們會選出最適合自己身心最需要的。這星期,孩子可能每天都想吃西蘭花,下星期可能只想麵鼓湯,有兩天,他會想要一點果仁,或是一點肉碎。那天他病了,不想吃,就讓他休息,不用怕他餓壞。請都尊重他們的選擇,相信每個生命的智慧,這才是真正的順應自然的營養學。

美國自主教育先驅瑟谷學校創辦人 Daniel Greenberg說得好,我們的文化中,有對孩子操控的慾望,不單是行為上操縱,還包括天賦的吃喝的需要。成年人總會自以為 / 需要知道孩子的準確營養學需要 — 於是就去過度地操控孩子的飲食和生活方式,結果,讓孩子從很早階段,就會得不到滿足。愈是遏抑,愈是反彈。幼少時的飲食節制,就預見了將來的種種飲食失調。

真的不怕孩子營養不良嗎? 給他們多元的選擇,當身體真有某些缺乏時,總會自我調節,去找對應的食物。例如,缺鐵質時,身體會自然去想吃蕃茄,也可能是牛肉 –但會是哪一個呢? 我們真的不用為他們擔心,就讓他們的身體作主去選擇,我們不用倚賴科學家去計算究竟他缺哪一種鐵質,怎樣去補充最好。

現代社會的問題,是都市人的廚房的的食物種類太少,就只有牛奶、麵包、餅乾,又往往是「非食物」如汽水、糖果、罐頭,新鮮天然蔬果穀物魚肉的真正食物的種類卻很少,孩子沒機會去接觸到他們所需要的天然食物。

自然的活,不是一堆規條和知識,是一種從心的生活,對生命智慧的信任。

乖孩子受的傷,最重

乖孩子受的傷,最重。

乖孩子,會聽話,守規矩,會做奴隸,但很少會做自己的主人。

甚麼叫乖?最容易去描述「乖」的行為是聽話守規,那維持了家庭學校社會的和諧,大人都常說好。但孩子是甚麼動機去乖呢?

如果乖是為取悅大人?是為恐懼失去寵愛?是為避免懲罰和麻煩?更因而放棄自己,同時有不被明白、尊重的感覺呢?那就是傷了。

以糖果金錢賞罰,或是兇惡高壓,「你不乖我就不開心」的方法,去要孩子的乖乖,其實都是操控,即使孩子乖乖聽話,其實長遠是培養了以利益和恐懼去行事,都是傷。

如果是他衷心懂得尊重群體,同時仍忠於自己、敢於去追求和追求自己的夢想,這個乖孩子也就真是好了。

Good children listen to his parents and teachers, follow the rules, and behave well. They learn to be good slaves. Not master of their own.

Adults loves good boys. They don’t scream, they don’t disrupt. They are easy on parents and teachers. But let’s ask: why do good boys want to be “good” boys? To avoid punishment? To please the teachers? For fear of losing the affection of their parents?

Reward and punishment systems, authoritative suppressions, and “I would be sad if you don’t behave” statements are typical manipulative measures used by adults. But what are their consequences? The child will only learn to live up to others’ expectations and standards, and under the fear of failure, poverty, and not loved. He is afraid of expressing himself and going his own way. Gradually he’ll forget what he really wants, and who he is. A life of frustrations. Alternatively, he’ll become rebellious to express his frustrations, powerlessness, and hunger for love.

The healthy great boy, may disregard rules and regulations, but naturally respect all people, because he has enough self-respect and self-love. He feels worthy, he doesn’t need external approval. He is inner-driven, passionate about life. He has his own dreams and dare to manifest his dreams.

註:題目取自李雅卿《乖孩子的傷,最重》。

哮喘兒,受保護得窒息

R8882877朗朗今年十歲,自從升上小一後,哮喘愈來愈嚴重,每當季節轉變時,就會發作。媽媽很不想給他繼續用舒張氣管的噴霧劑,以及那些「預防用」的類固醇噴霧劑,經朋友介紹下,找上了順勢療法醫師。

小男孩有點羞澀,初時不太說話。他在候診室時的十分鐘,很專注的翻讀童書,投入、滿足。進入診室諮詢,媽媽說,他文靜乖巧,愛讀書,少運動,不常哭,少發脾氣,就只是自少體弱,算是個易帶的孩子。母親在旁時,說話都交給媽媽,他面色蒼白,害怕跟人有眼神交流。

我單獨傾談跟朗朗傾談,孩子開始傾訴他的心事了。「下周要考試了,很怕考得不好,媽媽會不開心。媽不算兇,但她會為我成績欠佳而傷心的。」上學快樂嗎?「同學會嘲弄欺負我,我有時不知如何應付。」還有呢?「媽媽總是不放心我會照顧自己,很煩。」 Continue reading “哮喘兒,受保護得窒息”

講座推薦: [親子 – 孩子都是老靈魂] (許添盛醫師主講)

children-oldsouls.jpg第一場: [親子 – 孩子都是老靈魂]
時間: 一月廿六日 (六) 下午2時15分至5時
講者: 許添盛醫生

第二場: [愛他就讓他做自己]
時間: 晚上七時至九時
講者: 張鴻玉

地點: 佐敦童軍總會十一樓演講室 (Rm1114*)
費用: 推廣價HK$100 兩場 (單價:第一場HK$80/第二場HK$60)
Continue reading “講座推薦: [親子 – 孩子都是老靈魂] (許添盛醫師主講)”

活躍,過度?

R0010686爸媽帶著小晴來,他們很焦躁的,老師多番投訴小晴上課不專心,常常說話,到處亂跑,滋擾同學,結果轉介了去臨床心理學家作評估,結果說她有過度活躍症,以及讀寫障礙。近數年來,小晴也有濕疹的困擾。

爸爸任職紀律部隊,一直以來,擔當嚴父角色,打機時間有限制,落街玩有規舉。最近,明白她是「有病」,多了諒解,對她的功課的要求調低,不能以「一般孩子」的對待她。媽媽害怕她要吃過度活躍症的藥物,害怕會有副作用,於是想做甚麼重金屬測試,也看看是甚麼食物或環境過敏,學習有機飲食,嘗試戒糖,嘗試戒奶,嘗試減少小麥,但上學要外吃,接觸其他小朋友,還是「很難避免」。

於是,父母希望我給她花藥,糾正她的行為,治療讀寫障礙,也藉我的權威去恐嚇/威逼利誘孩子去戒口。 Continue reading “活躍,過度?”

資優兒的孤寂

100_4348本文是我為台灣李穎哲醫師【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新作之序言,約八月送抵香港,花藥愛好者請密切留意!

Matt 是個資優兒,常會感到孤寂,因為他腦筋轉得快,常覺同學比不上;課堂上他也難以專心,因為常要遷就能力稍遜的,於是在學校不時跟老師出現衝突。他心靈深處,總覺得跟世人格格不入,除了媽媽較可以傾訴外,外人少有透露心事。

他的一家,採用自然療法已久,兩兄弟和媽媽,生病時都會用天然方法處理,或是較嚴重時再找自然療法醫師協助。他們有多年是看一位經驗豐富的順勢療法的陳醫師的。這位陳醫生,我非常敬重,曾有段日子,我常跟他作臨床學習。陳醫師生不在香港時,我也就接下了他的一些病人,包括了這一家人。Matt初來我診室時,約八歲,急性中耳炎,夜深發作,痛得死去活來,他媽媽只有漆黑中帶他去一家醫院急症室求醫,但那裡醫生的西藥藥物並不奏效,於是媽媽清晨就來電找我,我趕在最早的時間返到診室看他。 Continue reading “資優兒的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