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打算自然離乳的母乳媽媽

484645_10151820156804128_495309112_nby Michell Huang

我是一個餵全母乳的媽媽。

兒子十四個月了,我還在親餵母乳。

他六個月開始吃固體食物,從那時候開始,我常聽說身邊同齡的孩子戒夜奶了,甚至戒奶了。

當時我想,兒子還那麼小,等他大一點,自然會減少吃母乳,還是順其自然吧。

然後,七個月、八個月、九個月,一個一個月過去了,身邊愈來愈多同齡的孩子能夠一覺睡天光了,也有許多嬰兒「獨立」了,能夠自己入睡了,不再那麼需要媽媽的奶了,愈來愈多媽媽能夠重拾自由了。

不會說出來的餵奶實況

十個月、十一個月、十二個月…… 孩子一歲了,而我,順其自然的結果是:

孩子吃奶的時間縮短了,每次幾分鐘到二十分鐘不等,但每天吃奶的次數,一點都不少。

他九個月開始,想吃奶時,就會大叫「奶奶」或「媽媽」,而大多數時候,他是直接爬到我身上,扯開我的上衣。

他累的時候要奶奶,想睡的時候要奶奶,我幫他換尿布的時候要吸兩口,有時候幫他洗澡的時候,也突然拉開我的衣服。

坐公車的時候他要奶奶,外出在餐廳吃飯中途要奶奶,跌倒大哭後要奶奶,受驚後要奶奶,無聊時要奶奶,玩到興高采烈時回頭見到我,也會極速爬到我身上要吃奶奶,邊吃邊笑。

當他身體不適時,更是拒絕吃固體食物,全天只吃我的奶。

有一段日子,他每次吃完飯,都會抓著我,要吃奶奶,像是吃飯後甜點,又像是喝水。對,他把奶當水喝,他不愛喝水。

不論晝夜,凡是要睡覺時,他便會自動來到我身邊,吸著奶入睡。

吸呀吸,睡著了,他還在吸吮,吮到他夠了,才放開嘴巴,轉身沉沉睡去。

睡眠中途不論任何原因醒了,他會張開嘴巴找奶奶,要再吃奶才能入睡。 Continue reading “給打算自然離乳的母乳媽媽”

由母乳到固體食物

作者:黃偉德 自然療法醫師

小孩子生命的首六個月,母乳是唯一的食物。到了大概六個月左右,小孩子懂得坐直起來,對大人餐桌上的食物發生興趣,想去拿過來,放進自己的嘴巴裡,是很重要的新一頁,他可以吃固體食物了!

這時候,該給他吃甚麼好呢?大家會想到糊仔(porridge)、罐頭Babyfood、果茸(puree) ,然後一匙羹一匙羹的餵BB。我們家裡初時也是這樣,但是,每頓飯也就成了一場戰爭遊戲,大人費盡力氣追跑捉著BB,BB也竭力掙扎離開座位,爬爬爬到不同的角落;給他餵食物,他會拒絕、逃跑;硬灌他,BB會大哭大嚷。硬功不行,就來軟功,用各種戰術、玩具去利誘他。但是,這個戰場,絕不利家庭和諧,也不利健康,因為即吃下去,BB也會把不喜歡(不適合)的食物吐出來,也會不消化的在糞便中表現,便便會變得乾硬。

後來,我們找到了最返樸歸真的方法,讓小孩子自己去選擇!

讓小孩子跟大人同桌,將食物舖陳開來,讓小孩子用自己的眼睛揀、自己的小手指去拿取、感受食物的質感,親自放到自己的嘴巴裡,用自己的舌頭味蕾去辨別。 這個方法,國外叫 baby led weaning,就是由嬰兒主導的,由母乳過渡到固體。不用糊仔、不用果茸,也不用大人用匙羮去餵孩子。

我家裡的小孩子,用這套方法,大約十個月大,皇帝蕉撕開了皮的初段,他會自己吃了整條,偶然在街上看到皇帝蕉,他會叫喊說要;橙是切開多瓣但不用去皮;蕃薯、紅蘿蔔等,煮得較軟熟、切成約 1-2 厘米條丁方就可以,從不用打成泥狀;一支生粟米的,切開了四、五段,他可以自己拿著一段來自己吃;雞中翼也可以自己吃,不用我們代為拆肉;車厘子,只需先去核,他絕無困難;小小的藍莓乾、糙米飯粒,他也會用自己的小手指拈來放到嘴巴去。 Continue reading “由母乳到固體食物”

乖孩子受的傷,最重

乖孩子受的傷,最重。

乖孩子,會聽話,守規矩,會做奴隸,但很少會做自己的主人。

甚麼叫乖?最容易去描述「乖」的行為是聽話守規,那維持了家庭學校社會的和諧,大人都常說好。但孩子是甚麼動機去乖呢?

如果乖是為取悅大人?是為恐懼失去寵愛?是為避免懲罰和麻煩?更因而放棄自己,同時有不被明白、尊重的感覺呢?那就是傷了。

以糖果金錢賞罰,或是兇惡高壓,「你不乖我就不開心」的方法,去要孩子的乖乖,其實都是操控,即使孩子乖乖聽話,其實長遠是培養了以利益和恐懼去行事,都是傷。

如果是他衷心懂得尊重群體,同時仍忠於自己、敢於去追求和追求自己的夢想,這個乖孩子也就真是好了。

Good children listen to his parents and teachers, follow the rules, and behave well. They learn to be good slaves. Not master of their own.

Adults loves good boys. They don’t scream, they don’t disrupt. They are easy on parents and teachers. But let’s ask: why do good boys want to be “good” boys? To avoid punishment? To please the teachers? For fear of losing the affection of their parents?

Reward and punishment systems, authoritative suppressions, and “I would be sad if you don’t behave” statements are typical manipulative measures used by adults. But what are their consequences? The child will only learn to live up to others’ expectations and standards, and under the fear of failure, poverty, and not loved. He is afraid of expressing himself and going his own way. Gradually he’ll forget what he really wants, and who he is. A life of frustrations. Alternatively, he’ll become rebellious to express his frustrations, powerlessness, and hunger for love.

The healthy great boy, may disregard rules and regulations, but naturally respect all people, because he has enough self-respect and self-love. He feels worthy, he doesn’t need external approval. He is inner-driven, passionate about life. He has his own dreams and dare to manifest his dreams.

註:題目取自李雅卿《乖孩子的傷,最重》。

疫潮是為映照人類的瘋狂

earth-in-flu「疫潮是集體自殺的現象,當中的死亡是對時代的抗議。你從來不會是天災的受害者,你也有份參與其事。天災終將會修正失落了的生命質素。」 ~ 節譯自賽斯書《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細菌是大自然的清道夫。疫症是世界的清道夫。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身體腐壞,招來細菌幫我們清理,清理後的代謝物,就是膿。但人類不解善意,濫用抗生素,殺害了我們的微生物朋友。

大自然派來了霉菌,一天,霉菌也被人類藥物趕絕了,於是就來了病毒。病毒是介乎生物而非生物之間的東西,只能藉著騎劫人類 (或其他生物) 的細胞去繁殖,但病毒的作用仍然是身體自療的過程,病毒不是病因。抗病毒的藥物,也必傷害自體細胞,這不正是病毒發出的最強信息:不要再喊打喊殺了!

西醫把細菌、病毒看成病因,是最嚴重的錯誤和短視。不幸這種視障,近年已蔓延至中醫、自然醫學的圈子。

* * * * * * * * * * * * * * * * * * * *

發燒是生命力的表現,發燒是去提高機能,志氣高昂的去激發轉變的過程。

退燒是最愚笨的行為,阻止身體作戰,窒礙了身體的自療。退燒藥達致的所謂痊癒,都是假像,是生命對現況的妥協。

* * * * * * * * * * * * * * * * * * * *

疾病會障礙原來的「正常」生活,原因也正是道出,原來的生活形態是扭曲變態生命。疾病的作用,是糾正,不是障礙、懲罰。

疫症,障礙了原來的「正常」社會秩序,疫症的原因也是指出,原來的社會、經濟、政府、衛生,對人性和生態的扭曲變態荒謬。

貧窮國家的疫症,其實每天都發生著,藥廠不能藉著推銷藥物和疫苗而得利,遙遠的他們,似乎跟我們的生活無干,所以我們看不到聽不見。

日前報紙頭條:紐約淪陷。 若紐約確是淪陷,不正反映出美國和世界經濟衰退下,人心的無助、沮喪,失去盼望? 但看清楚,究竟紐約和美國究竟有多少個案? 這樣的標題,這個叫世人惶恐的說法,可能只是中了藥廠的圖利的詭計,或報紙為銷售的煽情傑作?

* * * * * * * * * * * * * * * * * * * *

Tamiflu, Gilead, Rumsfeld, Bush

特敏福的常見輕微副作用包括:作嘔、腹瀉、頭痛、暈眩、疲倦、咳嗽。嚴重副作用則有痙攣、精神錯亂,日本疑有12 宗兒童、青年於服用特敏福後死於典常行為及精神問題,日本已於2007年禁止兒童使用敏福。同年,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亦開始調查1800宗關於特敏福的不良反應案件。

但特敏福的效用,根據官方資料,只是減短流感徵狀 1- 1.5 天。

據財經分析員預測,短期內特敏福的銷售額將達$3.8億美元,即約港元30億! 過去一星期內,各家生產流感檢測工具、預防、治療藥物的藥廠,股票價格都已大漲。

特敏福由加洲藥廠 Gilead Sciences發明。Donald Rumsfeld 於1988年起加入董事局,1997~2001任主席。他於2001離任,去布殊政府任國防部長。2005年,布殊推動7.1億美元大計,預備流感潮,其中購買了大量特敏福。

Gilead Sciences 於2003年虧損。2004年,大家忽然非常關心禽流感,Gilead Sciences收入大增四倍,2005,又再增加四倍, 股價上升三倍。

這位前藥廠主席、布殊和共和黨好友、時任國防部長的Donald Rumsfeld,2004年賣掉手頭的Gilead Sciences部份股票,賺了5百萬美元。2005年報告中,他仍持 $95.9百萬美元的該藥廠股票。

Gilead Sciences創辦人 Michael Riordan 日前說:『如果公司算是成功,那並不因為任何政治連繫。」

* * * * * * * * * * * * * * * * * * * *

陰謀論? 說了這麼多特敏福和有關藥廠的事,可以說是陰謀論,但疾病不是一個病毒造成,疫症也不是由一兩個人所促成。

從集體意識來看,是大家活在恐懼中,對當前世界感到無助、沮喪所產生,是共業造成這樣的社會政治經濟結構。

某些地方,某個時間,貧窮人的生活處境,暴露了當時社會、經濟的不濟,讓人看見了不願面對,使人難堪的不方便的真相(inconvenient truth),疫症正好去改變這些現狀 — 不論是政府有意識去做,疫民被動去承受,總之疫症就是大自然去糾正失衡的過程。

1914年開始歐洲戰爭,1918年爆發了流感潮,全球死了超過兩千萬人,士兵平民死傷者眾,各國無力繼續戰爭,算是疫潮停止了人類瘋狂的戰爭行為。

2009年,美國和世界經濟爆煲,人類跟大自然失去了互助關係,農業禽畜業大肆殘害毒害眾生和地球,醫學變得短視失去了靈魂,地球病了,人類病了,心靈掉到黑暗裡。地球媽媽,心痛地大力地搖晃 著人類說:你看到嗎?你聽到嗎?你的心靈感受到了嗎?

(圖片原著: 尊子《疫區》,蘋果日報 2009.05.03.)

講座:《流動生命》之醫者絮語

www.LifeFlowHK.org
www.LifeFlowHK.org
應周兆祥博士之邀,我將會於2009.02.27 (五)晚上,到中環擺花街的流動生命中心,分享一點醫者絮語,歡迎大家來一起談天說地。
.
醫病 (cure) 消滅症狀,療癒(heal)瞭解症狀
醫病錨準疾病,療癒明白生命
醫病追求客觀,療癒尊重感覺
醫病著重分析,療癒喜歡演譯
醫病談理性,療癒更重心性

疾病是身體出錯、生活阻礙、業障、詛咒、天譴,
還是天使、祝福、成長契機,引領生命整合?

到時我會跟大家分享,由病者到醫者,多年來的胡思亂想,怎樣超越醫學的理性,找回療癒中的靈魂,生命的喜悅。

關於流動生命夜
每個星期五黃昏,我們在中環這個溫馨的角落,由周兆祥、吳群心主持

為每一位有心提升存在境界的朋友準備了非一般的美食、音樂、燭光、熱情,還有技藝和資訊:

6:30 開始晚餐 *
7:30 晚會
9:15 感恩話別

( *由阿祥廚房熱情提供:周兆祥率流動生命愛心天使團按照時令、當晚主題,還有各方感應,為你悉心設計每次不同的5道菜菜單,嚴格素食,健康、慈悲、美味、部份有機,能量不凡,在温馨愉悅寧謐的氛圍之中共邀天恩;享受過後即可回家自己做。)

● 地點:中環擺花街40號2字樓流動風景 Flow
● 豐盛往來:每一夜 $98(LifeFlow會員$88),或作功德承諾
● 席位有限,敬請聯絡 LifeFlow 留座以保証獲得招待,短訊或電話 3428 2416

醫者的內心修煉和信念

翻閱2002年參加的《順勢醫學的內心修煉》研討會的筆記,有所領悟,譯出短文跟行醫同道分享。

醫者的健康信念
The Healer’s Healthy Beliefs

1. 生命自我痊癒。生命就是順勢自我痊癒。
Life heals itself. Life is homeopathic.

2. 我所處方的,就是客人所需要的── 雖然看似未有發揮效用。
The remedies I gave are the ones my patients need (even though it appears to do nothing.

3. 客人知道他們痊癒所需要的。我不需要認識甚麼,我可以完全是「空」。
Patients know what they need in order to heal. (I don’t need to know anything. I can be completely empty.) Continue reading “醫者的內心修煉和信念”

財富自尊

How is Your Wealth-Esteem?
原作:Ian Watson . .繙譯:黃偉德

太少太多

我們很多人會掙扎著欠缺足夠的金錢,去擁有想要的東西或做的事,或是支付已經擁有或享受著的事。試想想,如果你的困惑是恰恰相反,你有太多的金錢,發現一生也花不完,沒有足夠的事情讓你做?

想想畢菲特,七十五歲,世界上第二大富翁,今年初正面對著這樣的困惑。這位「可憐」(但富有)的老翁,有300億英鎊去花,而歲月不多了。而且,他是精明的投資者,這筆財富是急速上升的,即使他費盡力氣去花錢。

明顯的答案,當然是把錢派出去。但你可以想像這個問題實際上的困難嗎?給誰?哪個項目更有意義?怎樣確保用得其所沒有亂花?怎樣向那些希望獲得分派卻未得分配者?然後,種種的問題,你心裡是怎樣的感覺呢?

顯而易見,當我們處理金錢財富時,每日地處理時,我們都需要很多思量:責任、恐懼、愧疚、期望、價值、貪婪、嫉妒等。看似奇怪又矛盾的,是不論我們是在錢財太多或太少中掙扎,我們卻是在內心面對著相似的課題。 Continue reading “財富自尊”

治療、痊癒、圓滿

Curing , Healing & Wholeness
原作:Ian Watson    繙譯:黃偉德

譯註:原文作者Ian Watson為英國順勢療法醫師,曾創辦順勢療法醫學院。譯者曾於2002年紐西蘭參加他的課程,獲益不淺。近日講授貝曲花藥証書課程,課堂討論觸及治療 /痊癒及醫患關係的深層意義,啟發繙譯此文跟同道分享。本文原發表於英國《順勢療法實務》學報。文中提及順勢療法,但所指出醫患關係/治療/痊癒文化的轉變, 大概也適用於其他自然醫療專業。

順勢療法的訓練,讓我熟識了「治療方向」(Direction of cure)的概念 (註一)。這概念,一般認為源自順勢療法醫生柯永 (Constantine Hering),提供有用的指引,讓醫師可觀察病人接受順勢療法或其他治療時的進展。大致上,有關的判斷指標是可靠的,雖然有些情況下,事情並沒有那麼明 確。

(譯註:順勢療法的「治療方向」原則指出,治療疾病時,有幾個主要指標性的方向:由上而下,由內而外,由較重要器官轉到較次要 器官,由較近期出現症狀轉到較遠期症狀。詳見這裡拙作 。)

然而,我多年的診療工作中,卻發現了另一個平行的療癒過程發生於人們的生命中,也許可稱為『痊癒方向』(direction of healing)。我故意採用了「痊癒」(healing),因為healing 一詞的原意,正是「整全/圓滿」(wholeness)。 Continue reading “治療、痊癒、圓滿”

眼淚,都往心內流

100_2738數年前,曾有一位中二的男孩子,母親帶著來的,主訴是常流鼻血,容易淤傷,似是沒緣故的,經西醫診斷為血小板過低,但他們沒有甚麼治療可提供,後經輾轉介紹來到我處。經順勢療劑處方後,鼻病情改善,同時定期由西醫化驗所檢測,血小板持續上升,約三個月後恢復正常,母親也就沒再帶他回來了。那時,是我初執業的日子,看見如此進步,本該是大喜, Continue reading “眼淚,都往心內流”

上善若水

100_2786趙來發忽然來訪,大家早年相知於原康堂 (素食茶座、生命實踐中心、文化沙龍),聊小甜甜,聊風水,談媒體,講昔日事,他說我要多寫網誌。大塊文章不懂寫,他近日參與道教節工作,我也湊熱鬧,寫點道德經思想與順勢醫學。

著名順勢醫師 Jeremy Sherr 曾說:「如果要把道德經轉化作一套實用醫學,那必然會是順勢醫學。」2002年,我於澳洲唸順勢醫學文憑畢業後,背包旅遊紐西蘭,有幸遇上英國來的順勢醫師 Ian Watson的工作坊,傳授行醫的心法,全是道德經的智慧,後來,他寫成了「The Tao of Homeopathy」小書,是我所有順勢醫學的書海中的最愛之一。 Continue reading “上善若水”

接觸花精恢復平靜

yinmeng【 轉貼文章】“當具體的肉身健康受威脅,根本無法透過信念轉化來克服時,我才領悟到光是靈性修行絕對不夠,只有認識身心靈的整體治療,才能完整幫助 自己和別人。”著名作家兼身心靈家庭醫師胡因夢,昨晚在隆雪華堂舉行的“現代人文明病與情緒的關係”講座,回首前塵,以個人經歷帶觀眾進入審察自我的境界。 Continue reading “接觸花精恢復平靜”

瀕死,啟悟,自愛 -- 記《末期淋巴癌患者的瀕死與啟悟》講座

NDE二零零六年二月二日,Anita 患了三年多的淋巴癌,病情反反覆覆,現在已全身水腫,嚴重呼吸困難,來到這刻,似乎是要最後一程的時候,丈夫Danny 把她送到醫院,腫瘤科醫生看到,初步檢查,全身功能衰歇,生命危在誕夕。下化療藥,明知是副作用非常嚴重,但看著年輕的Anita就此「上路」,實在不 忍,於把所有最重的化療藥都放進去了…..

Continue reading “瀕死,啟悟,自愛 -- 記《末期淋巴癌患者的瀕死與啟悟》講座”

McVideoGame 麥記商業模擬遊戲

McVideoGame 這個『麥當勞遊戲』,蠻認真的。是在愛丁堡唸金融社會學(是甚麼東西?) 博士的老同學水駱駝的網誌上推介。

不用怕,不是普通的商業模擬遊戲,不用對著一堆經營數字,你的決策,由養牛打賀爾蒙針到控制瘋牛症,斬樹管理土壤肥沃,到收買氣候學家營養師政客明星做公關,怎樣建立癌病基金,至把員工當老鼠去懲罰獎勵,應付環保團體消者權益工會,一一要照顧。 Continue reading “McVideoGame 麥記商業模擬遊戲”

靛藍兒童 Indigo Children

靛藍兒童帶著靛藍的氣場氛圍(aura),靛藍是由黑晚到晨曦之間,那段黎明前的天色,很深很深的藍色,據說,是三、四十年前開始出現的人體氣場的新顏色。早期的,人數不多,來到這人間世,有強烈的孤寂,格格不入,不明白這世界,常感到茫然。還記得,去年(2005) 初,美裔靈療者Elizabeth Hayes 給我介紹這『靛藍兒童』的概念時,那股的震撼。

靛藍兒有精彩的特質:帶著王者氣派投胎人世,原本清晰自己的意義和方向,拒絕順從權威,不能忍受僵硬制度壓抑創意,常常看見改善社會的方法,年紀小小,卻會有入世已深的睿智,洞察至深人情。心靈研究者說,靛藍兒投胎,有著特別使命。

然而,早期的靛藍人,也許現在已三十多、四十多歲了,研究者形容他們:曾是滿懷理想,卻不容於社會制度,一部份碰得遍體鱗傷,只見自信心失落,抑鬱,遺世而處,感到給社會遺棄,於是可能反社會,走上所謂『歧途』,然而誰能明白我? 那天,回家路上,我讀到這段文字,仿似忽覓知音,述說了自己半生人在荊蕀中匍匐前行,竟是澘然淚下。

原載2006年2月的 Holistic Fair 場刊

我曾是中大迎新營主席

  我曾是中大新生輔導營主席,是逸夫書院的第 1 屆新生輔導營,1988年。曾經,我以此為傲。

  逸夫,也就是今次掛出 「新亞桑拿」 那間書院。

  逸夫書院那時新成立,接收其他書院高年級學生申請過去,我是其中一人。那時候的迎新營,沒有其他書院的傳統包袱,籌辦的同學,頗刻意去做的,就是擺脫傳統。同時,新書院由邵逸夫先生捐建,同學為怕院方會因此容讓財團、主流商業媒體文化入侵大學,所以,我們也想特別去抗衡社會主流文化,可算是一點年青的反叛與理想化。我們那時嘲笑的,是書院的經常辦聚餐,同學因此斗膽把院訓由 「修德講學」 改為 「吃喝玩樂」。

  我們學習批判傳統、權貴、社會現像,卻不會人身攻擊、不玩新生、不歧視性工作者、不會去借人家的海報來詆譭別人。

  擺脫傳統,跳出主流文化,似乎也漸成了早期逸夫書院的精神,在中醫還是迷信、環保是怪人、素食不夠營養是的年代,我們創立了中大第一個氣功學會,一個學生會競選內閣以「十個點火的少年」 為名,環保、綠色是主要政綱,後來又有同學要求飯堂的快餐項目中設素食,那時的書院宿舍更是為安全緣故而不設微波爐的,幾個逸夫同學還在中大學生報中發動了一個 「西醫危害健康」 的文章專題,激發了與醫學院同學的一些爭辯……

  結果,我們的同學,有生化系畢業的跑去研究科技對社會發展的影響,有幾個商學院畢業的怪同學,跑去做小說創作,有去做臨床心理學,有去做舞蹈治療,有政治行政系畢業後去了德國搞環保工程……各自各精采,我們學習的,是不願隨俗,走自己喜歡的道路,對自己的生命、對不同思想的人尊重。

  這樣的土壤,也孕育了我這順勢療法醫師。今天,我仍為懷念這個孕育我綠色思想的地方。

撰文:黃偉德 ( 順勢療法醫師 )

(取自2002/09/04《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Shaw CUHK, Orientation Camp (O’Camp) chairman 1988.

甜菊糖事件的社會學

  今天,應邀到公開大學的護士課程中講課,很高興看到近百位,真正前線醫護工作者的熱忱,熱心的投入討論,又抱著開放的心靈。

  課程是護理學位課程中的社會學環節。社會狀況怎樣影響醫療?

  原來是枯燥得不得了的題材,慶幸,近日港府回收甜菊糖食品的鬧劇,也是港人的悲劇,提供了最理想的討論教材。

  1. 港府要求回收甜菊糖,根據的就只是星加坡、美國的政策,完全沒有實質的醫學、科學數據支持。這是不小心尋真的官員,促成擾民的政策。

  2. 美國政府的政策,是一方面禁止 「甜菊」 作為 「代糖」,但又準許作為 「飲食補充劑」,原來也就是因為其他代糖壓力下的結果。甜菊是天然植物,不似真正的化學代糖可以註冊專利,商戶付款申請,完全沒有回報的保障。

  其次,甜菊糖的生產商,主要是日本的一些小商戶,何來數以百萬美元計的申請審批費用?再者,美國政府 「有責任」 保護自己的生化工業,外來者當然不易打入。

  3. 雖說自由經濟,「自由」 者也,就是有資本者可以自由用種種手段阻止競爭者進入市場。

  4. 香港傳媒善打落水狗,有高官或醫生說某東西致癌,當然就是最好製造大新聞的機會。究竟那東西是否致癌?醫學文獻怎麼說?卻少人去探究。

  5. 究然這些事怎樣影響健康? 香港市民忽然少了一個健康的代糖 (甜菊) 選擇,繼續相信有 「可接受每日攝取量」 的致癌代糖 (阿斯巴甜)是較安全,因為安全沒有毒性也沒可能設 「可接受每日攝取量」 的甜菊就 「可能」 致癌!

撰文: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取自2002/04/10《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medical sociology, politics, stevia, sugar, natural & artificial sweeteners

我回來了!

  回港 10 天,馬不停蹄,見老朋友,做講座,跟資深順勢療法醫師學習,找地方,籌備開業,忙得透不過氣來。離港 3年,今天回到這塊這個土地,社會氣候雖然沉重,但走在中環街上,仍感受香港人的拼搏,我也不知不覺地回復了快捷的步伐,我知道我仍屬於這塊地方,這是我的家。

  老朋友問:香港這樣的氛圍,何以你在這時候返港?

  我答:我的志業是治療工作,愜義是指減輕身體病痛,廣義是幫人得到身心靈的自由,發掘內的潛能,參與生命的轉化 (transformation)。社會困難的日子,人多精神壓力大,也是人提昇的時機。這正是我發揮所學的最佳時地,現實地看,自然也不愁 「市場需求」。

  再問:「你平日在專欄的課題甚多,究竟你會用甚麼方法?」 簡單來說,我是主要採用順勢療法,這是自然醫療中最科學、最嚴謹、最具邏輯性、「較左腦」 的醫學,在英國、印度、德國、法國等地方,順勢療法是國家醫療系統的一部分,也是不少病人的前醫療方法,不是最後最無助時的選擇。其次,我會用花藥、貝殼藥,花藥、貝殼藥剛好是另一極端,是較重藝術性、直覺、透視心靈、「較右腦」 的治療藝術。

  兩者共通之處,是強調治療患了病的人,用最少的干預,最少的療劑,最安全的方法,產生最溫和、最深刻的效果。此外,視病人需要,我也會建議用飲食、斷食、尿療、水療、陽光、靜心等,當然,還有一道最重要的方法,是 「聆聽」 。

撰文: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

(取自2002/03/13《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I’m back! Practice. Modalities.


自然醫學的全人關懷

在接待處等待著Rod,欣賞著辦公室的佈置,牆壁下半部是海藍色,腰以上是奶黃 色,到處佈滿綠色植物,一頭狗懶洋洋地走來走去,十多個職員,男的女的,竟有一半是穿棗紅、粉紅或香檳紅的,寬闊的窗戶,瀉入大量的陽光,很是溫暖,這裡 是澳洲最大的自然療法學院:Nature Care College。

自然療法的焦點,是人。自然療法的最終關懷,是心靈,我們也由Nature Care College校長Rodney Brennan的個人歷史談起。

 

 

由『硬』科學到『軟』醫學

Rod 原來是讀地質學的,走了自然療法的路,是沒有刻意選擇,自然而然的開始。

一九六七年,他父親患上了血癌,西醫說沒有法子,於是找了一個自然療法醫生,利用營養、礦物質療法,不足半年,已完全康復。當時剛剛從墨爾本大學畢業的Rod,還沒有找到工作,於是就去了這個醫生的小型營養產品公司,受僱做銷售,兼用家中的汽車送貨。

那時候,他對自然療法沒有多少認識,但在診所中日子久了,看見病人的健康進步,萌生了興趣,兩年後更開始了他半工半讀的漫長歲月,花了八年時間,取得脊柱神經科學 (osteopathy) 和自然療法 (naturopathy)兩個文憑。

公司也日漸壯大,成為澳洲最主要的專業營養產品公司之一,香港讀者可能也認識的,就是著名的Blackmores。當年治療他父親的,也正是創辦人Maurice Blackmore。

到一九九一年,朋友經營,創辦於一九七三年的的Nature Care College陷入經濟困難,尋求Blackmores援助。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Blackmores考慮一年多,認為這有如藥廠捐助醫學院,控制了 教育和研究,不太好,終於婉拒了。這時候,Rod已是專業事務總監 (Director of Professional Services),為全球醫生提供專業產品培訓,也參與產品研究開發。但是,他不喜歡公司太大,不免少了『人氣』(human touch),於是他決定離開Blackmores,與朋友Bonnie Brooks合組了一個信托基金,把Nature Care College接手。

以他豐富的企業經驗,Nature Care College拙壯成長,今日的課程非常多元化,由西方的營養學、草藥學、順勢療法、香芬治療,到東方的指壓、經絡穴位、印度醫學、太極,由治療身體的運 動醫學、瑞典式按摩,到調和情緒、靈性的全人輔導、花藥、星占學、靈氣、能量治療,式式俱備。現時的學生約2600人,而各類文憑課程佔了其中1700 人。據Rod所說,Nature Care College已是全世界學生人數最多的自然療法學院,而四年制自然療法高級文憑的課程內容,也可能是全世界最豐富的。但是,Nature Care對入學學生的並沒有特別的學歷要求,筆者心中有個疑問,北美洲的自然療法學院,一般入學者皆為大學理科畢業。但Nature Care卻從沒此要求,不怕學生的質素會比不上嗎?

 

 

好科學家,未必是好醫生

Rod很謹慎地說,『好的科學工作者,未必是好的治療師。治療師需要的,是對人的關懷,懂得怎樣鑽入病人的心裡去。我們取錄學生,不太著重過往學業成績,但必需經過面試,希望學生是對治療工作有熱忱的,而一般來說,收生是『從寬』的,讓學生從學習中在知識、性情上成長。』

Rod曾經是墨爾本自然療法學校Southern School of Natural Therapies的校董會成員,1982年時,該校為了爭取自然療法更早獲得洲政府的專業認可,要求自然療法文憑課程的學生為大學理科畢業生,結果當年 錄取人數由每年平均80人下跌至25人,一年後也撤消了這項條件。學校後來檢討了這一屆自然療法文憑學生的專業的表現,感到他們平均上未如其他屆別的理 想,肯定了他一直的觀點,大學理科畢業,未必有利於自然療法的訓練。

目前Nature Care的自然療法高級文憑課程,全日制是三年半,兼讀同學則可用十年時間,內容既有生物化學、人體解剖、生理、病理、診斷等基本醫學科目,也有自然療法哲學、全人輔導、營養、草藥、順勢療法、按摩和臨床實習等,整個課程安排的核心理念,是全人關懷 (holism),包括身、心、靈各方面。

他又解釋,傳統的科學和醫學訓練,較著重身體、物質層面,北美洲的多家自然療法學 院也有這樣的傾向,只是把化學藥物放棄,用較安全的食物、營養、草藥代替。新南威爾斯省的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近年成為了第一家開辦自然療法學士課程(Bachelor of Naturopathy)的澳洲政府大學,內容也是強調身體、生理,而較少情緒、心理的科目。

 

不再另類的自然醫學

Nature Care的課程結構,充份表現了他的理想和關懷,也回應時代的要求。

Rod回憶十年前,學院的學生,不少是『熱血青年、中年』,有純真的理想,有強烈 的使命感從事自然醫療工作,也有比較成熟的心智,預備了社會、家人的冷眼,甘心選擇一條不太多人走的路。時至今日,自然醫療在社會上廣泛接納,不再『另 類』,甚至成為了一門受歡迎的就業出路,學生較年輕,又多了一些中學畢業生,學院也得更關心他們的需要,開辦了大量的自我瞭解、個人成長的科目。

現時,所有文憑課程的學生,都必修全人輔導學(holistic counselling),利用靜心、觀想、遊戲、角色扮演等活潑的方法,先要培養同學的內省、自覺,建立個人成熟的性格,然後是溝通和人際關係的能力, 好讓他們將來有成熟的心智和技巧,懂得協助病人處理生活中的危機和困擾。這也是全世界自然療法學院中少有的安排。

 

明日的家庭醫生

自然療法,在明日的社會,將不再是病人的第二選擇。故此, 自然療法的訓練,要作好預備,擔當全面的前線醫療工作。看著社會的變遷,澳洲已有不少自然醫療工作者與傳統『西醫』合作,在綜合診所中共事,在適當時互相 轉介。Rod相信,明日的『家庭醫生』,很可能就是自然療法醫生。

 

 

**********************************************************

Nature Care College 的生活教育

生活的教育與書本的知識並重。學院中頗著重學生的生活,餐廳Wholefood Cafe,每日供應有機、全素的天然食物,還根據中國、日本傳統食療的智慧 (Macrobiotics),按季節轉換餐單。

當然,隨了裹腹之外,餐廳也是同學、老師討論交流的地方,故雖然一直不賺錢,但學院卻堅持要繼續辦下去。

為拓闊同學的眼界,學院又經常安排一些校外的退修學習,例如到森林中練習靜心、氣功和瑜珈,或是到海灘學習指壓、推拿,目前更籌辦主修印度醫學 (Ayurved)的同學到印度的醫院實習。

 

 

**************************************************************

西醫『轉業再培訓』

多年前的一個小故事,一群對自然療法有興趣的西醫,找Rod商議為他們『轉業再培訓』,由於他們已有基礎醫學訓練,故希望學院把自然療法文憑課程濃縮,Rod卻認為不可以,這樣會影響質素。他的理據,是自然醫學與『西醫』的哲學,截然不同,『西醫』要先放下以往所學的 (unlearn),才能把自然醫學的長處發揮,而這個過程,可能比沒有任何科學訓練的更花時間。

 

**************************************************************

Nature Care Collge中的香港人

現時就讀中於Nature Care College的海外學生不多,只有數十人。但其過往畢業生,香港執業的,最少有兩位,一是已在香港開業多年的自然療法醫生Graeme Stuart-Bradshaw,也是香港唯一澳洲畢業的自然療法醫生。另有本版曾訪問的范玉玲(Cecilia Fan),專長香芬治療、日式指壓、自然生育計劃(natural fertility management)。

最後,筆者則剛於今年初開始,成為Nature Care College的三年全日制順勢療法文憑課程的學生。

 

**************************************************************

文:黃偉德

圖:黃偉德

一九九九年四月七日初稿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修訂稿

**************************************************************

 

Blackmores

Nature Care Colle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