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勢醫學談咳嗽

順勢醫學談咳嗽 文:黃偉德

圖中為八種較常於咳嗽的療劑
圖中為八種較常於咳嗽的療劑

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非獨肺也。

東西方民間各種偏方治咳,卻甚少會辨別是對治甚麼樣的咳嗽。

進食時不小心,食物不慎誤闖氣管,引發哽喉,咳嗽的作用是將其逼出,免掉進肺裡。
執拾舊物,去了多塵地方,氣管分泌液體去清除灰塵。
吸入了花粉或其他致敏物,身體不喜歡,咳嗽是趕緊清除,還有噴嚏、眼淚水。
鼻水倒流,喉嚨受刺激,咳嗽立即要將之清除。
長者心臟衰歇,肺部積水,呼吸困難,咳嗽是持續的心肺復甦法,藉著咳嗽時的按壓刺激心肺繼續努力工作,不致缺氧。
氣管炎或肺炎,痰液是身體處理發炎代謝物,或是處理細菌的廢物,當然也要藉咳嗽將痰吐出。
哮喘之時,氣管收縮、痙攣、收窄,可用氧氣不足,咳嗽幫助吸入更多氧氣。 Continue reading “順勢醫學談咳嗽”

我的外遊急救小藥箱

1888726_367147796758995_1754513115_n

每到外遊季節,總會有病人朋友問,帶備甚麼療劑以備無患好呢?以下是一些大家可以參考。

一、基本急救藥
急救花藥 (Five Flower Remedy / Rescue Remedy):英國貝曲醫師(Dr Edward Bach) 1930年代的配方,可用於任何身體意外創傷或情緒驚嚇、慌惶失措的情況,由五種花藥組成,包括 鐵線蓮 (Clematis) – 失去知覺或痛感,魂不附魄;櫻桃李(Cherry Plum) – 害怕失去理智、情緒失控,會造出傷害自己或別人的舉措;鳳仙花(Impatiens) – 急躁、忙亂、沒法把心安定下來;聖星百合(Star of Bethlehem):心靈受創傷後失去了平衡,體內的能量似停滯著;巖薔薇(Rock Rose) – 突如其來的打擊 (意外創傷、突然巨響)的強烈驚惶,感到能量亂竄,或會感心跳怯懦。 急救花藥於急需時,可以每十分鐘服一次,每次數滴。

急救花藥軟膏 (Five Flower Cream / Rescue  Cream):以急救花藥作基礎,再加上從皮膚排解毒素的海棠 (Crab Apple)花藥,適用於任何皮膚外傷,例如是蚊蟲虰咬、刀傷、擦傷、火燙傷、太陽灼傷等。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外遊急救小藥箱”

濕疹

作者:黃偉德  自然療法醫師 (澳洲健康科學學士、古典順勢醫學專業文憑; 香港 傳統中醫學証書)

關於濕疹,我有四十年的第一身經驗,近二十年來,一直是不斷的尋找更深層的療癒,這篇短文是我目前的一點心得,希望可以裨益有相同痛的患者及家庭。

濕疹是甚麼病?

濕疹跟情緒有莫大關係,這是西醫藥物、草藥、現代中醫常忽略也因而難以根本治療的原因。皮膚是我們跟外界的接觸面,皮膚的狀況,反映著我們身體內在情況,更反映著我們心靈的狀態和怎樣去接觸、觀看這個世界。

濕疹可分成接觸性皮膚炎 (contact dermatitis)及異位性皮膚炎(atopic dermatitis),而日常應用語中,濕疹較常指後者。前者常可找到環境中的過敏物質,如清潔劑、化粧品、太陽油等。異位性皮膚炎,多見於幼童開始,常於幾年後自然消失,但又會於以後人生間歇地出現,症狀常見紅疹、水泡、破裂、出血、痕癢、皮膚加厚等,最常出現於頭、髮線、耳後、肘膝內側、下體,騷抓後或造成繼發性感染及膿液。此常跟哮喘、中耳炎、鼻敏感一起或交替地出現,見於過敏性體質(atopy)。 Continue reading “濕疹”

如何用自然療法處理常見的意外創傷?

Arnica montana (source: www.gudjons.com)

意外創傷的情況,順勢療劑的效果常是立杆見影,由瞬間至幾分鐘紓減創傷的對身體和心靈的震盪,減少痛楚,也預防更嚴重的身體和心靈上的後遺症。順勢醫學的精髓,是順著身體的智慧去治療,不對抗,不遏抑。

身體有創傷,會發炎,有紅、腫、熱、痛、喪失功能的症狀。為甚麼? 有創傷,身體的智慧會立即調動士兵去修復。紅,是增加血液到傷患部份,增加氧氣、養份;腫,是身體迅速形成水軟墊,避免更多的撞擊創傷;熱,提高溫度,提 高的白血球細胞的活性,也提高所有修復功能的效率;痛、喪失功能,就是提醒我們暫時不要再活動患處,免造成第二層的傷患。你看,身體多有智慧! 但愚蠢的人類,卻會落止痛藥、消炎、散腫藥物,去阻止身體治療。

順勢醫學的哲學,卻相信每個身體症狀都是自我療癒過程的一部份。我們會採用極微量能產生相似整體症狀的療劑,去刺激、加速身體的療癒。結果,我們發現,於創傷的情況,這樣的順勢治療,可以很迅速很迅速地發揮效果。

常見的意外創傷、運動損傷,最常用到的療劑是Arnica (山金車),如頭部創傷、腦震盪,或肌肉、關節的拉傷、扭傷、撞傷,手術創傷,都可以先用Arnica作第一線治療,紓緩創傷的痛楚、加速癒合、撫平創傷 對身體的震盪。然後,可以再視乎創傷的性質、部位、情緒的變化,再轉用可能更適合的療劑。

原來,山金車是一種生在山上的黃花植物。當你在歐洲攀山遠足時,不慎跌倒,說不定身旁就有一棵山金車。這就是大自然的奇妙,山金車正是遠戶外運動創傷時最常用的療劑。

我的病人,家裡通常都會有一瓶Arnica,孩子玩耍時撞穿頭、走路不少心扭傷腳踝、被硬物撞瘀傷、玻璃傷,基本上任何的外傷,而特別是軟組織的 (肌肉、筋腱、軟骨、微絲血管),都可以用上。 嚴重時,每五分鐘服用一次。當有改善時,遂漸減少次數。

有些時候,關節扭傷的情況,會需要針對關節的療劑。除Arnica 以外,最常用的就是 Rhus-tox (毒葛) 和Bryonia (白瀉根)。兩者雖同是關節傷患的療劑,但症狀卻剛好相反。 Rhus-tox 的關節痛,是從靜止感到僵硬,開始活動時痛楚加劇,持續活動時紓緩,到過累時又再加劇;寒冷、潮濕時加劇;溫暖、熱敷時紓緩;有焦躁不安感,會坐立不安, 整個人總是活動中。最常適用於腰部提取重物時拉傷、腳踝扭傷 (抝柴)。腰痛會於躺臥、坐立時較痛,走動時舒緩。

Bryonia 的扭傷,卻會要求寧靜、幽暗、不要活動。受影響的部份不欲活動,甚至會按壓著傷患部位。扭傷的地方發炎,會有紅、腫、熱,刺痛或撕裂痛。喜歡熱敷,但不喜歡被觸碰、任何活動、搖晃,緊緊的包裹患處阻止過多活動會感到舒服。

另一類容易自行處方的情況,是尖銳物刺傷,例如是鐵釘、木屑、筆尖,最常用兩種療劑,是Hypericum (貫葉連翹) 及 Ledum (杜香)。兩者共通是神經的創傷,神經痛由下往上走,但Hypericum常會有劇烈疼痛的傷口,灼熱痛、傷口四周或有顫動、痙攣,不喜歡觸碰,卻喜歡按 摩。Ledum則是強烈的浮腫而傷口瘀藍色、麻痺感,患處不熱,卻會喜歡冷敷。昆蟲叮咬,最常用的療劑,是Apis (蜜蜂),特點是紅腫劇烈,灼熱刺痛或痕癢,似載滿了水的玫瑰紅色氣球,喜歡冷敷的。如果蚊叮蟲咬後不是Apis的症狀,則要考慮Hypericum 或Ledum了。

食物中毒,是很容易處理的,由腐壞食物、污染海產、過熟水果、不潔食物,出現上吐、下瀉、肝痛、嘴唇發 紫,或有內整體虛寒但局部灼熱的,適合用Ars-alb (白砷),通常在服用療劑過後,會有較大量的一兩次嘔吐或腹瀉,然後就會感到很舒服了。如果是暴飲暴食、菸酒過多、嗜吃甘肥厚味,飲食不節的,感到欲嘔欲 嘔不出,欲瀉卻瀉不出的,有則適合用Nux-vomica (馬錢子)。

古典的順勢醫學,每次只採用一種療劑,對應整體的症狀的下藥,發揮最佳的效果;不宜多種療劑同時採用,免互相削弱了效果。當你對症下藥時,很快就可以看到效果。欲多瞭解順勢醫學的朋友,可參考拙作《順勢醫學介紹小書》(免費下載:http://www.gentlemedicine.info/hom.pdf,另本中心將會開辦家庭實用課程,讓大家學習處理常見的毛病,一生受用,詳情見: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76990399021221http://ardenwong.com/blog/?p=1720

中西自然醫學看濕疹 (講座錄音)

為甚麼清熱、解毒、瀉下的草藥和補充劑,都容易被誤用濫用,跟類固醇治療無異? 情緒、性格、家庭系統跟濕疹的關係? 怎樣選擇護膚品和要否戒口? 順勢醫學(homeopathy) 和 古中醫學 (以黃帝內經、傷寒論為基礎) 是怎樣治療疾病? 本月開放日當天講座高朋滿座,向隅者眾,感謝大家的支持,黃偉德和李家麟中醫師的對談錄音已放上網了,歡迎下載收聽。

講者:

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李家麟 中醫師

日期:

2011年04月10日

內容:

  1. 黃偉德自然醫學中心 開放日 2010.04.10 之緣起
  2. 何以一般西醫及「現代化中醫」難以治療濕疹
  3. 疾病作為身體和生命的正常過程
  4. 古中醫學之傷寒論、「陽氣」概念
  5. 清熱、解毒、瀉下、袪濕方法之問題
  6. 古中醫學的整體觀、五行心性與濕疹關係
  7. 濕疹跟情緒、家庭系統之關係
  8. 濕疹的護膚品之宜忌
  9. 濕疹與戒口
  10. 順勢醫學整體身心治療

下載http://www.ardenwong.com/talk20110410.amr

{右擊上述連結,選【鏈結另存新檔】,可用QuickTime (http://www.apple.com/quicktime/download/)  收聽,93分鐘,6MB }

黃偉德自然醫學中心 開放日 2011.04.10

【文: Michell】陪伴著Arden辦了五屆的花藥課程,常看著他跟學生在互動交流中,生命觸動生命。我內心,總有一份揮之不去的感動。這些年來,看著他所經歴的,看著他面對大大小小的困境,每次,當他那瘦瘦的個子在吶喊,在絕望痛苦中,我都看到他內裡無比的勇氣與堅持。

我在旁邊,見証著他的成長和轉變,更感Arden的花藥課程裡傳授的花藥知識雖然重要,但永遠不及他因個人成長所傳遞出來的訊息重要。

最近重遇幾位花藥班的學生,見他們十分用心的應用花藥,開創出自己熱愛的事業,有的做花藥肥皂,有的做花藥護膚品,天然美容,中醫穴位花藥應用。每次遇到用心做自己熱愛的事,用心追尋理想的人,我都會受觸動,很想支持。因為我很明白,在現今社會裡,要知道自己熱愛做什麼工作,已經不是必然。而知道了,要真正實行起來,是需要很大勇氣的。我去年遲掉原有的工作,跟自己說過,從那一刻開始,我只會做我熱愛的事。 Continue reading “黃偉德自然醫學中心 開放日 2011.04.10”

食物過敏:過度防禦 與 遏抑的攻擊力

〔 圖:葡萄,其花藥(Vine) 幫助接納內在的權威、力量、陽性的能量,當見於兒時曾受嚴苛權威式家庭教育所受創傷而生的過敏症 〕

常見的急性敏感反應,如嘔吐、腹瀉,都是明顯的身體防禦的過程,把不潔的食物、不新鮮的海產食物,儘快排出體外。

慢性的過敏反應,有各式其式的徵狀如風疹、濕疹、哮喘、鼻敏感、中耳炎,也有較隱性的如頭痛、疲累、憂鬱、失眠等,其實也都是身體的防禦反應,反映了心靈的防禦機制。

我們先從生理上看過敏反應。

醫學上,「過敏」(allergy)是指免疫系統對一些蛋白質的異常反應,有別於「食物不耐受」(food intolerance)是泛指消化系統對某些物的異常反應。我們這裡暫且不去細分。因為兩者有相當的共通性:都是對一般食物的不適反應,都是隱含著受感脅的情緒,產生了較大的反應。

臨床上,過敏病者常見有消化、吸收、排洩功能欠佳。食物正常應在胃部和小腸得到完全消化分解,然後在小腸經過腸壁吸收,餘下的沿大腸排出體外。出問題者,可能胃酸不足 (防衛兵不足),於是食物分解不完全;可能小腸壁有破洞 (城牆破爛),未全分解的食物鑽進血液;大腸蠕動不善,毒素囤積體內 (積藏傷兵),再加上肝臟解毒功能欠佳,未全分解食物就會引發過敏反應 (自家軍營內打仗)。 Continue reading “食物過敏:過度防禦 與 遏抑的攻擊力”

忽然豬流感 與 疫苗產權爭議

黃偉德註: 1976年的美國豬流感疫苗,使數百人得到嚴重的神經系統疾病,包括四肢癱瘓的不良反應 (Guillain-Barre Syndromes),二十歲年輕人也變成半身麻痺,還有25人死亡,引發出共十三億美元的索償!

美國疾控中心報告,每年的季節性流感,全球死 25,000 ~ 50,000 人,2009年一月至今,單是美國也已有超過13,000人死於流感的併發症,每周不少於800人。

為甚麼忽然豬流感大熱,實際上全球也只是死了70人,且絕大部份是墨西哥人,其餘染病者多不藥而癒。大家看看,誰是得益者?誰是受害者? 想想點解大家如此緊張?

**************************
下文原載: 2009年05月18日 蘋果日報
疫苗產權問題 世衞未達共識

世界衞生組織前日結束兩日會議,各國政府未能為分享流感病毒研究材料及疫苗達成最後協議,只有大致框架。預料今日召開的世界衞生大會將繼續討論這問題。

全球爆發豬流感疫情,研製疫苗卻一直打慢拍,卡位在於實驗室數據分享及病毒知識產權問題未解決。實驗室數據和病毒知識版權討論早於 2007年開始,世衞一直希望病毒樣本可在全球的實驗室和藥廠之間流傳,以研製疫苗。窮國也認為她們理應有權獲得疫苗,尤其是那些研究樣本來自發展中國家的疫苗,但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卻希望藥廠可將疫苗列為知識產權,有權向要求疫苗的國家收費。

至於今日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世界衞生大會,人類豬流感疫情無可避免將是主要議題。墨西哥表明,大會應討論各國控疫措施是否合理,以及相關的經濟賠償問題。
法新社

疫潮是為映照人類的瘋狂

earth-in-flu「疫潮是集體自殺的現象,當中的死亡是對時代的抗議。你從來不會是天災的受害者,你也有份參與其事。天災終將會修正失落了的生命質素。」 ~ 節譯自賽斯書《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細菌是大自然的清道夫。疫症是世界的清道夫。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身體腐壞,招來細菌幫我們清理,清理後的代謝物,就是膿。但人類不解善意,濫用抗生素,殺害了我們的微生物朋友。

大自然派來了霉菌,一天,霉菌也被人類藥物趕絕了,於是就來了病毒。病毒是介乎生物而非生物之間的東西,只能藉著騎劫人類 (或其他生物) 的細胞去繁殖,但病毒的作用仍然是身體自療的過程,病毒不是病因。抗病毒的藥物,也必傷害自體細胞,這不正是病毒發出的最強信息:不要再喊打喊殺了!

西醫把細菌、病毒看成病因,是最嚴重的錯誤和短視。不幸這種視障,近年已蔓延至中醫、自然醫學的圈子。

* * * * * * * * * * * * * * * * * * * *

發燒是生命力的表現,發燒是去提高機能,志氣高昂的去激發轉變的過程。

退燒是最愚笨的行為,阻止身體作戰,窒礙了身體的自療。退燒藥達致的所謂痊癒,都是假像,是生命對現況的妥協。

* * * * * * * * * * * * * * * * * * * *

疾病會障礙原來的「正常」生活,原因也正是道出,原來的生活形態是扭曲變態生命。疾病的作用,是糾正,不是障礙、懲罰。

疫症,障礙了原來的「正常」社會秩序,疫症的原因也是指出,原來的社會、經濟、政府、衛生,對人性和生態的扭曲變態荒謬。

貧窮國家的疫症,其實每天都發生著,藥廠不能藉著推銷藥物和疫苗而得利,遙遠的他們,似乎跟我們的生活無干,所以我們看不到聽不見。

日前報紙頭條:紐約淪陷。 若紐約確是淪陷,不正反映出美國和世界經濟衰退下,人心的無助、沮喪,失去盼望? 但看清楚,究竟紐約和美國究竟有多少個案? 這樣的標題,這個叫世人惶恐的說法,可能只是中了藥廠的圖利的詭計,或報紙為銷售的煽情傑作?

* * * * * * * * * * * * * * * * * * * *

Tamiflu, Gilead, Rumsfeld, Bush

特敏福的常見輕微副作用包括:作嘔、腹瀉、頭痛、暈眩、疲倦、咳嗽。嚴重副作用則有痙攣、精神錯亂,日本疑有12 宗兒童、青年於服用特敏福後死於典常行為及精神問題,日本已於2007年禁止兒童使用敏福。同年,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亦開始調查1800宗關於特敏福的不良反應案件。

但特敏福的效用,根據官方資料,只是減短流感徵狀 1- 1.5 天。

據財經分析員預測,短期內特敏福的銷售額將達$3.8億美元,即約港元30億! 過去一星期內,各家生產流感檢測工具、預防、治療藥物的藥廠,股票價格都已大漲。

特敏福由加洲藥廠 Gilead Sciences發明。Donald Rumsfeld 於1988年起加入董事局,1997~2001任主席。他於2001離任,去布殊政府任國防部長。2005年,布殊推動7.1億美元大計,預備流感潮,其中購買了大量特敏福。

Gilead Sciences 於2003年虧損。2004年,大家忽然非常關心禽流感,Gilead Sciences收入大增四倍,2005,又再增加四倍, 股價上升三倍。

這位前藥廠主席、布殊和共和黨好友、時任國防部長的Donald Rumsfeld,2004年賣掉手頭的Gilead Sciences部份股票,賺了5百萬美元。2005年報告中,他仍持 $95.9百萬美元的該藥廠股票。

Gilead Sciences創辦人 Michael Riordan 日前說:『如果公司算是成功,那並不因為任何政治連繫。」

* * * * * * * * * * * * * * * * * * * *

陰謀論? 說了這麼多特敏福和有關藥廠的事,可以說是陰謀論,但疾病不是一個病毒造成,疫症也不是由一兩個人所促成。

從集體意識來看,是大家活在恐懼中,對當前世界感到無助、沮喪所產生,是共業造成這樣的社會政治經濟結構。

某些地方,某個時間,貧窮人的生活處境,暴露了當時社會、經濟的不濟,讓人看見了不願面對,使人難堪的不方便的真相(inconvenient truth),疫症正好去改變這些現狀 — 不論是政府有意識去做,疫民被動去承受,總之疫症就是大自然去糾正失衡的過程。

1914年開始歐洲戰爭,1918年爆發了流感潮,全球死了超過兩千萬人,士兵平民死傷者眾,各國無力繼續戰爭,算是疫潮停止了人類瘋狂的戰爭行為。

2009年,美國和世界經濟爆煲,人類跟大自然失去了互助關係,農業禽畜業大肆殘害毒害眾生和地球,醫學變得短視失去了靈魂,地球病了,人類病了,心靈掉到黑暗裡。地球媽媽,心痛地大力地搖晃 著人類說:你看到嗎?你聽到嗎?你的心靈感受到了嗎?

(圖片原著: 尊子《疫區》,蘋果日報 2009.05.03.)

順勢醫學 治流感 曾建奇功

歷史一再重演。沙士期間的幾篇拙作,仍然適切。請不要墮入西醫和政府的「恐懼」裡,這篇2003年的訪問 (略經增刪),先告訴大家還有其他的方法。稍後再貼上一些心靈角度的文章,看疫潮的歷史和人類社會的意義。 歡迎全文轉載,

———————-
令大家被人看成世紀疫症的非典型性肺炎,在東南亞肆虐,並有漫延全球之勢,人人聞之色變,專家已引入新的治療方法及藥物,但效果仍待觀察。然而,早於八十多年前的上世紀,同樣有一場流感疫潮,當時不少醫生採用順勢療法(Homeopathy)治療患者,結果成績裴然。

相比香港今次的非典型肺炎,上述的流感疫潮嚴重得多;這種順勢治療,強調平衡而無需打針針或化學藥物或針對病原體,醫治肺炎的觀點又是怎樣?

美國費城有人整理了一九一八年歐美流感疫潮,順勢療法醫師治理的二萬六千七百九十五個個案,死亡率是百分之一點零五;,一般西醫治療的死亡率是接近百分之三十!當年疫潮中,一位順勢療法醫生報告,他醫治的肺炎病人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二點一,而採用阿斯匹靈類藥物的一般西醫,卻是百分之六十。 Continue reading “順勢醫學 治流感 曾建奇功”

最新流感病毒分析報告

(本港確診首宗甲型流感H1N1個案,患者來自墨西哥,本港流感應變由嚴重升至緊急級別。我找出了這篇舊的遊戲文章,原寫於2003年4月初沙士高峰期,看著這幾天的新聞,全世界的驚惶,跟當天的差不多。略為修改,聊博一粲。)

***********************************
魔鬼與朝聖者 (最新病毒分析報告)

某天,魔鬼與朝聖者在路上遇上,魔鬼看來很高興,吹著口哨,嗟著雙手,很開心的。朝聖者問他,何以開心?魔鬼答:「我今天要去殺一萬人。」
朝聖者疑惑:「真是大任務!你何以如此輕鬆?」
魔鬼答:「其實很簡單的,我只要有一個人死於霍亂,其他的自然會給嚇死,很容易!」 Continue reading “最新流感病毒分析報告”

為甚麼要注射疫苗?

(本星期六 11月22日晚上七時,無線電視 新聞透視將播出疫苗專題,會訪問我和一個不打針的家庭,值得大家一看。 以下是我為綠田園 稻草人雜誌撰寫的專欄文章。)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 前首席疫苗監控官、病毒研究專家 Dr J. Anthony Morris
「有豐富證據表示,兒童疫苗是弊多於利。」
「沒有證據發現,流感疫苗發展至今,有任何效用預防或紓減流感。生產商知道那些疫苗毫無價值,但他們仍然繼續去銷售疫苗。」

又是政府、西醫苦口婆心叫大家打流應疫苗的時候,總叫我憂心又氣結。 市民又誠惶誠恐去打針了。但究竟他們打了進去的是甚麼?

疫苗針的典型成份有:水銀、鋁、甲醛、酚、抗生素、乙二醇、滅活病菌/病毒,一堆平常我們都不可能會想吃的東西。為甚麼醫生會叫我們把這堆東西打到血液裡面? 更尤其是老弱幼少? Continue reading “為甚麼要注射疫苗?”

花藥治療心靈創傷

Earthquake香港人雖非親身四川大地震,但看著24小時不停的電視新聞畫面,也有出現了「創傷後症候群」,這裡介紹一些簡單的處理方法。

創傷後壓力症,最常見的表現,是惡夢連連,災難常現腦海或夢境,精神容易受驚、焦慮、抑鬱,變得悲觀,感到無助;不欲參與社交活動,離群獨處;生理上會心悸、手震、冒汗、尿頻、食慾欠佳、失眠等。嚴重者,可以延續多年或甚至數十年。

花藥始源自英國貝曲醫生(Dr Edward Bach, 1886-1936),採取野外鮮花,浸潤清泉水中,放在太陽光下照曬數小時,擷取植物的療癒信息能量,是天然的心靈療方。以下是較常用於創作傷後壓力症的一些花藥:

聖星百合:憂傷
西洋栗:心痛、絕望,似活在黑暗,揪心得不知怎活下去
荊豆: 沮喪,被動接受援助,但內心已沒有盼望
野薔薇:冷淡、沒感覺、放棄 (太痛,只好冷然地活)
白栗:畫面不斷盤旋腦海中,難以停止
忍冬:思念親人,記掛以往美好日子
石楠:孤單,無援、寂寞,要不停的說話
紅栗:過度為所愛、所關懷的擔憂
橡木:過度忘我地為人服務
橄欖:身心疲勞,但睡眠也未能充電)巖薔薇:強烈驚嚇,惶恐失措
火燒楊:總是憂心著有甚麼事情會再發生似的
冬青:憤怒、怨恨 (那些豆腐渣工程,害人無數!)

服用花藥的方法很簡單,可以選取適合當下情緒的花藥,不超過六種為佳,調配一起,每天四次,每次四滴,連服一至兩星期為一療程, 訂購花藥。或者,也可以諮詢花藥治療師為你作處方。

資優兒的孤寂

100_4348本文是我為台灣李穎哲醫師【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新作之序言,約八月送抵香港,花藥愛好者請密切留意!

Matt 是個資優兒,常會感到孤寂,因為他腦筋轉得快,常覺同學比不上;課堂上他也難以專心,因為常要遷就能力稍遜的,於是在學校不時跟老師出現衝突。他心靈深處,總覺得跟世人格格不入,除了媽媽較可以傾訴外,外人少有透露心事。

他的一家,採用自然療法已久,兩兄弟和媽媽,生病時都會用天然方法處理,或是較嚴重時再找自然療法醫師協助。他們有多年是看一位經驗豐富的順勢療法的陳醫師的。這位陳醫生,我非常敬重,曾有段日子,我常跟他作臨床學習。陳醫師生不在香港時,我也就接下了他的一些病人,包括了這一家人。Matt初來我診室時,約八歲,急性中耳炎,夜深發作,痛得死去活來,他媽媽只有漆黑中帶他去一家醫院急症室求醫,但那裡醫生的西藥藥物並不奏效,於是媽媽清晨就來電找我,我趕在最早的時間返到診室看他。 Continue reading “資優兒的孤寂”

除夕的中耳炎

Pulsatilla某年的大除夕,一位焦燥的媽媽來電,說幼兒小凌發高燒了多天,他只有四個月大,日前看過相熟的城中著名兒科醫生,診斷為中耳炎,處方了一些抗生素,但未見起色。而且,已經是數星期來第二次中耳炎發燒了,不想用西藥,不想愛兒再受苦,於是找上一向採用自然療法的一位鄰居幫忙,在假期中來電找我。 Continue reading “除夕的中耳炎”

發燒

R0010137發燒,是人生必經階段。有說,小朋友發燒,然後就會長高,頭腦跟著開竅。

然而,為人父母的,碰到小朋友發燒,總是擔心、驚慌。現代西方醫學也使我們害怕發燒,怕抽筋,怕腦膜炎 ,怕燒壞腦…… Continue reading “發燒”

眼淚,都往心內流

100_2738數年前,曾有一位中二的男孩子,母親帶著來的,主訴是常流鼻血,容易淤傷,似是沒緣故的,經西醫診斷為血小板過低,但他們沒有甚麼治療可提供,後經輾轉介紹來到我處。經順勢療劑處方後,鼻病情改善,同時定期由西醫化驗所檢測,血小板持續上升,約三個月後恢復正常,母親也就沒再帶他回來了。那時,是我初執業的日子,看見如此進步,本該是大喜, Continue reading “眼淚,都往心內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