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過敏:過度防禦 與 遏抑的攻擊力

〔 圖:葡萄,其花藥(Vine) 幫助接納內在的權威、力量、陽性的能量,當見於兒時曾受嚴苛權威式家庭教育所受創傷而生的過敏症 〕

常見的急性敏感反應,如嘔吐、腹瀉,都是明顯的身體防禦的過程,把不潔的食物、不新鮮的海產食物,儘快排出體外。

慢性的過敏反應,有各式其式的徵狀如風疹、濕疹、哮喘、鼻敏感、中耳炎,也有較隱性的如頭痛、疲累、憂鬱、失眠等,其實也都是身體的防禦反應,反映了心靈的防禦機制。

我們先從生理上看過敏反應。

醫學上,「過敏」(allergy)是指免疫系統對一些蛋白質的異常反應,有別於「食物不耐受」(food intolerance)是泛指消化系統對某些物的異常反應。我們這裡暫且不去細分。因為兩者有相當的共通性:都是對一般食物的不適反應,都是隱含著受感脅的情緒,產生了較大的反應。

臨床上,過敏病者常見有消化、吸收、排洩功能欠佳。食物正常應在胃部和小腸得到完全消化分解,然後在小腸經過腸壁吸收,餘下的沿大腸排出體外。出問題者,可能胃酸不足 (防衛兵不足),於是食物分解不完全;可能小腸壁有破洞 (城牆破爛),未全分解的食物鑽進血液;大腸蠕動不善,毒素囤積體內 (積藏傷兵),再加上肝臟解毒功能欠佳,未全分解食物就會引發過敏反應 (自家軍營內打仗)。

一般自然療法醫師常建議用鞏固防衛開始,用消化酵素(digestive enzymes) 、益生菌(probiotics) 去改善消化、吸收、排洩功能,以及各式優質脂肪酸(essential fatty acids) 去改善慢性過敏患者的過敏反應。從食物入手的,會避免寒涼食物,確保食物是溫暖的才入口;多吃麵鼓醬;吃得簡單、不過飽,同一餐內不同時吃太多種食物,尤其是高蛋白質食物 (如牛奶、雞蛋、肉類、果仁、豆類) 跟高澱粉食物 (如飯、麥皮、麵條、麵包、蕃薯) 分開來吃,水果也獨立吃,紓減腸胃負擔;發芽法,把果仁、穀物都先浸泡、發芽,讓內裡營養都開始自然分解才吃;以及避免進食、接觸過敏原。

然而,身體疾病從來不會是單純的身體問題,要根治,必須從心靈層面去瞭解。

德國自然療法醫師 T Dethlefsen & R Dahlka 於著作《疾病的希望:身心整合的療癒力量》中提出:過敏就是攻擊性在肉身的表現,引導我們去接納、整合自己的攻擊力 (aggressiveness)。

過敏患者聽到這說法時,通常都會否認說:我不太會發怒,從沒有攻擊性,朋友都說我性情溫和。 對了!這正反映了他們的攻擊力我/憤怒,都潛藏得很深,被強烈否定,所以,才會借用身體來呈現那攻擊力。

攻擊力是生命的正常一部份。動物需要攻擊力去獵食謀生,成年人受擊襲有危險需要反擊,孩童受同輩欺負或父母責斥,需要攻擊去保護自己。攻擊力包括語言、肢體、情緒的表現,作防衛保護自己。但當正常攻擊力受到遏抑時 (例如是更強大的暴力逼迫,孩子的被遺棄恐懼所掩蓋,兒童不自覺地學習了父或母的以逃避回應,有悖人類生物本性的道德規範等等),潛藏的攻擊力就會累積、擴大,當爆滿了,就會出其不意地呈現,對正常的食物或人物產生攻擊性,即是過敏反應。

過敏原(allergen) 反映著我們對甚麼事情或課題過敏,例如,奶類代表著養份和母愛,過敏是對母愛或大愛的恐懼和抗拒,多是曾經歷過母愛中創傷;雞蛋過敏,是對生命力的恐懼;塵埃過敏,是對生命的陰暗面的抗拒;花粉是植物的精子,對花粉過敏,是對性欲、本能、生殖的抗拒;貓毛過敏,是對愛撫、溫暖、親密關係的恐懼和抗拒…

怎樣去健康地處理攻擊力?怎樣去接納自己的攻擊力?除了用劇烈運動 (例如是唱歌、拳擊、帶氧運動、打枕頭、性愛等等)外, Dethlefsen & Dahlka 建議病者可誠實地問自己:

* 為甚麼我拒絕在意識中接納攻擊性,而逼使它表現在身體上呢?
* 生活中有哪些事情使我害怕得想要逃避呢?
* 我的過敏原,指出了甚麼主題呢? 是性欲?本能?攻擊性?生育?生命的黑暗面?
* 我以過敏操控環境,達到甚麼程度呢?
* 我對別人(和自己) 的愛如何?我讓「外界」進入自己的生命的能力如何?

如果是孩子有過敏的,就請父母坦誠地撫心自問以上問題。孩子只是父母的鏡子。

[ 本文原載 綠田園基金 《稻草人》 2009年冬季號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