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熱窩行醫的香港人

Tansy & Frank有留意上周香港電台電視節目《不是香港人》嗎?羅曼茵(Tansy)土生香港,竟然在薩拉熱窩行醫,連她自己不曾想過。當年,她嫁了德國外交官Frank後,心裡預備了會到不同的國家生活,但卻萬萬想不到今天竟會去了曾經最動盪的地區,更意外的,是那裡原來還有歐洲最原始的森林,最漂亮的山水。Tansy當年是中大逸夫書院的開荒牛之一,主修政治及公共行政,曾經營環保工程,今天,卻變成中醫師,砭石、針灸、食療、耳穴、氣功並用。這星期她剛巧回港,一班逸夫老鬼,藉機出來聚舊,在上環的Harvester……


Tansy的行醫故事,其實真的說不完。在東京怎樣幫腦癱瘓的青年遂漸恢復活動力,薩拉熱窩的醫院,家人原來要付鈔才能讓她進去行醫,她怎樣治療狗隻。昔日同學群中,曾被認定是最洋化的,嫁了德國人,今日卻反過來,藉著在海外行醫道、教食療、氣功,順道教中文,成為了中國文化的使者。

月前的電郵通訊,我談到行醫之苦樂與偶然的疲累,她談到薩拉熱窩高山區滿是薄荷,我說澳洲花藥裡 Alpine Mint Bush 正是給醫者疲勞 (Healer’s burnout)的重生藥。今天,Tansy 竟千里迢迢帶來了病人送她的 薩拉熱窩的Alpine Mint ,甚感動! 於是,即請Harvester 老闆 Howard 幫忙,泡了一大壺,大家分享。Howard連說,誠佳品也,其芳香遠勝一般薄荷。我呷一口,薄荷芳香中,又帶點Rosemary,感到確有幫助消化,化解疲勞之功。雖然我不知道這薩拉熱窩薄荷與澳洲alpine mint可有血緣。

Shaws at Harvester 2006.08.03
照片:(左起) 吳家俊、劉礎元、羅曼茵、蔡萱、呂欣茵,黃偉德、姚遷、袁偉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5 − =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