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醫學的全人關懷

在接待處等待著Rod,欣賞著辦公室的佈置,牆壁下半部是海藍色,腰以上是奶黃 色,到處佈滿綠色植物,一頭狗懶洋洋地走來走去,十多個職員,男的女的,竟有一半是穿棗紅、粉紅或香檳紅的,寬闊的窗戶,瀉入大量的陽光,很是溫暖,這裡 是澳洲最大的自然療法學院:Nature Care College。

自然療法的焦點,是人。自然療法的最終關懷,是心靈,我們也由Nature Care College校長Rodney Brennan的個人歷史談起。

 

 

由『硬』科學到『軟』醫學

Rod 原來是讀地質學的,走了自然療法的路,是沒有刻意選擇,自然而然的開始。

一九六七年,他父親患上了血癌,西醫說沒有法子,於是找了一個自然療法醫生,利用營養、礦物質療法,不足半年,已完全康復。當時剛剛從墨爾本大學畢業的Rod,還沒有找到工作,於是就去了這個醫生的小型營養產品公司,受僱做銷售,兼用家中的汽車送貨。

那時候,他對自然療法沒有多少認識,但在診所中日子久了,看見病人的健康進步,萌生了興趣,兩年後更開始了他半工半讀的漫長歲月,花了八年時間,取得脊柱神經科學 (osteopathy) 和自然療法 (naturopathy)兩個文憑。

公司也日漸壯大,成為澳洲最主要的專業營養產品公司之一,香港讀者可能也認識的,就是著名的Blackmores。當年治療他父親的,也正是創辦人Maurice Blackmore。

到一九九一年,朋友經營,創辦於一九七三年的的Nature Care College陷入經濟困難,尋求Blackmores援助。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Blackmores考慮一年多,認為這有如藥廠捐助醫學院,控制了 教育和研究,不太好,終於婉拒了。這時候,Rod已是專業事務總監 (Director of Professional Services),為全球醫生提供專業產品培訓,也參與產品研究開發。但是,他不喜歡公司太大,不免少了『人氣』(human touch),於是他決定離開Blackmores,與朋友Bonnie Brooks合組了一個信托基金,把Nature Care College接手。

以他豐富的企業經驗,Nature Care College拙壯成長,今日的課程非常多元化,由西方的營養學、草藥學、順勢療法、香芬治療,到東方的指壓、經絡穴位、印度醫學、太極,由治療身體的運 動醫學、瑞典式按摩,到調和情緒、靈性的全人輔導、花藥、星占學、靈氣、能量治療,式式俱備。現時的學生約2600人,而各類文憑課程佔了其中1700 人。據Rod所說,Nature Care College已是全世界學生人數最多的自然療法學院,而四年制自然療法高級文憑的課程內容,也可能是全世界最豐富的。但是,Nature Care對入學學生的並沒有特別的學歷要求,筆者心中有個疑問,北美洲的自然療法學院,一般入學者皆為大學理科畢業。但Nature Care卻從沒此要求,不怕學生的質素會比不上嗎?

 

 

好科學家,未必是好醫生

Rod很謹慎地說,『好的科學工作者,未必是好的治療師。治療師需要的,是對人的關懷,懂得怎樣鑽入病人的心裡去。我們取錄學生,不太著重過往學業成績,但必需經過面試,希望學生是對治療工作有熱忱的,而一般來說,收生是『從寬』的,讓學生從學習中在知識、性情上成長。』

Rod曾經是墨爾本自然療法學校Southern School of Natural Therapies的校董會成員,1982年時,該校為了爭取自然療法更早獲得洲政府的專業認可,要求自然療法文憑課程的學生為大學理科畢業生,結果當年 錄取人數由每年平均80人下跌至25人,一年後也撤消了這項條件。學校後來檢討了這一屆自然療法文憑學生的專業的表現,感到他們平均上未如其他屆別的理 想,肯定了他一直的觀點,大學理科畢業,未必有利於自然療法的訓練。

目前Nature Care的自然療法高級文憑課程,全日制是三年半,兼讀同學則可用十年時間,內容既有生物化學、人體解剖、生理、病理、診斷等基本醫學科目,也有自然療法哲學、全人輔導、營養、草藥、順勢療法、按摩和臨床實習等,整個課程安排的核心理念,是全人關懷 (holism),包括身、心、靈各方面。

他又解釋,傳統的科學和醫學訓練,較著重身體、物質層面,北美洲的多家自然療法學 院也有這樣的傾向,只是把化學藥物放棄,用較安全的食物、營養、草藥代替。新南威爾斯省的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近年成為了第一家開辦自然療法學士課程(Bachelor of Naturopathy)的澳洲政府大學,內容也是強調身體、生理,而較少情緒、心理的科目。

 

不再另類的自然醫學

Nature Care的課程結構,充份表現了他的理想和關懷,也回應時代的要求。

Rod回憶十年前,學院的學生,不少是『熱血青年、中年』,有純真的理想,有強烈 的使命感從事自然醫療工作,也有比較成熟的心智,預備了社會、家人的冷眼,甘心選擇一條不太多人走的路。時至今日,自然醫療在社會上廣泛接納,不再『另 類』,甚至成為了一門受歡迎的就業出路,學生較年輕,又多了一些中學畢業生,學院也得更關心他們的需要,開辦了大量的自我瞭解、個人成長的科目。

現時,所有文憑課程的學生,都必修全人輔導學(holistic counselling),利用靜心、觀想、遊戲、角色扮演等活潑的方法,先要培養同學的內省、自覺,建立個人成熟的性格,然後是溝通和人際關係的能力, 好讓他們將來有成熟的心智和技巧,懂得協助病人處理生活中的危機和困擾。這也是全世界自然療法學院中少有的安排。

 

明日的家庭醫生

自然療法,在明日的社會,將不再是病人的第二選擇。故此, 自然療法的訓練,要作好預備,擔當全面的前線醫療工作。看著社會的變遷,澳洲已有不少自然醫療工作者與傳統『西醫』合作,在綜合診所中共事,在適當時互相 轉介。Rod相信,明日的『家庭醫生』,很可能就是自然療法醫生。

 

 

**********************************************************

Nature Care College 的生活教育

生活的教育與書本的知識並重。學院中頗著重學生的生活,餐廳Wholefood Cafe,每日供應有機、全素的天然食物,還根據中國、日本傳統食療的智慧 (Macrobiotics),按季節轉換餐單。

當然,隨了裹腹之外,餐廳也是同學、老師討論交流的地方,故雖然一直不賺錢,但學院卻堅持要繼續辦下去。

為拓闊同學的眼界,學院又經常安排一些校外的退修學習,例如到森林中練習靜心、氣功和瑜珈,或是到海灘學習指壓、推拿,目前更籌辦主修印度醫學 (Ayurved)的同學到印度的醫院實習。

 

 

**************************************************************

西醫『轉業再培訓』

多年前的一個小故事,一群對自然療法有興趣的西醫,找Rod商議為他們『轉業再培訓』,由於他們已有基礎醫學訓練,故希望學院把自然療法文憑課程濃縮,Rod卻認為不可以,這樣會影響質素。他的理據,是自然醫學與『西醫』的哲學,截然不同,『西醫』要先放下以往所學的 (unlearn),才能把自然醫學的長處發揮,而這個過程,可能比沒有任何科學訓練的更花時間。

 

**************************************************************

Nature Care Collge中的香港人

現時就讀中於Nature Care College的海外學生不多,只有數十人。但其過往畢業生,香港執業的,最少有兩位,一是已在香港開業多年的自然療法醫生Graeme Stuart-Bradshaw,也是香港唯一澳洲畢業的自然療法醫生。另有本版曾訪問的范玉玲(Cecilia Fan),專長香芬治療、日式指壓、自然生育計劃(natural fertility management)。

最後,筆者則剛於今年初開始,成為Nature Care College的三年全日制順勢療法文憑課程的學生。

 

**************************************************************

文:黃偉德

圖:黃偉德

一九九九年四月七日初稿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修訂稿

**************************************************************

 

Blackmores

Nature Care Colleg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4 − =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