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啟悟,自愛 -- 記《末期淋巴癌患者的瀕死與啟悟》講座

NDE二零零六年二月二日,Anita 患了三年多的淋巴癌,病情反反覆覆,現在已全身水腫,嚴重呼吸困難,來到這刻,似乎是要最後一程的時候,丈夫Danny 把她送到醫院,腫瘤科醫生看到,初步檢查,全身功能衰歇,生命危在誕夕。下化療藥,明知是副作用非常嚴重,但看著年輕的Anita就此「上路」,實在不 忍,於把所有最重的化療藥都放進去了…..

講者:Anita Moorjani 、柯耀冰醫生

地點:香港理工大學 TU201

主辦:HolisticHongKong、Club O

語言:英語。 粵語即時傳譯:周兆祥、曾焯文

Anita 是印度裔人,香港成長,曾留學英國,原任職商界。他的丈夫Danny也是印裔港人。筆者於幾年前於香港自然健康協會認識他們,都是真誠、善良的人。去年,我曾見過Anita,那是第二次復發,頸項腫大,持續發燒,水腫,有點呼吸困難,堅強的鬥志,身體卻是明顯虛弱。沒想到,到今年年初,她的身體衰退得這麼快。

來到這刻,彷忽,「自然死」,或因化療而死,都沒有甚麼損失,nothing to lose,只有搏一搏! 那是醫院裡幾位癌症專科醫生的想法,最重的化療藥,都打進去!Anita似是無助的接受他們的安排。

但在彌留之間,Anita 的意識原來去了另一個空間,在人間世與「另一個國度」徘迴,那刻忽然明白了一切的上蒼的安排,她可以選擇回來,也可以去另一個國度。那奇特時空中,她看見了過世的愛父,幾年前親睹飽受癌病和化療折磨後離世的摯友,還有一些她知道她認識的面孔。她身軀衰敗,心靈卻是無比的寧靜,無限的愛, 她知道她回來人間世,可以把她的奇異、奇妙的經歷,觸動和啟發很多生命,她決定回來,並且知道,她不再懼怕癌症,不再懼怕化療,完全不怕死亡。

柯耀冰醫生 (Dr Peter Ko),香港長大,美國受教育,是癌症專科醫生,執業於夏威夷、加洲二十多年。約十年前,到中國、西藏作義務醫療及教育時,初接觸東方傳統醫學,並認識東方的生死哲學,成為一個『開放的懷疑者』(Open minded skeptic),抱著科學的求真態度,不斷探索生命的奧秘,瞭解各式另類、整全的醫療和哲學,其中一個研究課題是瀕死經驗 (Near Death Experience)。近年來,每年回到香港、台灣、大陸,聚會老朋友、尋訪各方高人異士,是為他的annual pilgrimage。兩個月前,適逢讀到Anita的故事,與她多番連繫交流,決定安排這個公開報告及對談會。上月回港,跟Anita及她的幾位主診醫 生,取得幾年來的所有醫療報告,核實了她的經歷,憑他專業的癌症專業知識,發現此絕不可能是化療效果,而是一個奇妙的瀕死經驗 (Near Death Experience)及癌症的突然痊愈 (Spontaneous Remission)。

Anita是二月二日晚入院,進入彌留狀態,二月三日下午,經過十多小時「回來」了,明白了生命的真義,是深深的自愛,愛自己,那愛溢出來,就會感染所有人更自愛。

第一件她要的是甚麼? iPod!但因那時她身上纏著各式的喉管,點滴、氣喉、胃管….. 耳筒戴不上了,於是找來了iPod的揚聲器,播放了她要的 Dancing Queen (舞蹈皇后),在深切治療病房裡,她和丈夫、專程從印度飛來探望她的弟弟,還有一些親朋就在深努治療病裡,隨音樂起舞! (護士還要提醒她們,怕干擾隔鄰的病人,Do you know there are some other patients trying to rest? )

過了幾天,Anita的水腫全消退,呼吸正常,身體功能都已全部恢復正常! 據柯醫生解釋,一般接受化療而「康復」的,不單化療的毒性猛烈,癌瘤分解(tumourlysis)的過程也會有頗多不適,但Anita的癌瘤消退卻是自然的「細胞凋亡」(apoptosis),很不尋常。 不幾天,Anita 嚷著要離院了。醫生不放心,要她繼續化療療程,但允許她出院放假兩天,但勸喻她不要去只顧去shopping!

約幾星期後,她正式出院,完全健康的正式出院,醫生正式宣告 NED。那組醫生可還沒開放接受她的瀕死經驗 (NDE:Near Death Experience),NED是 No Evidence of Disease,沒有任何疾病的跡象!

返來了,再看這個世界有甚麼不同?

Anita 說很難用言語形容,就譬如你是天生失明。忽然有一天你看見了,看見以前人家說的色彩,繽紛燦爛世界,種種人物面貌。你可以怎樣描述給給未開眼的失明者?

據說,有些經歷過瀕死的人,不願意回來;也有些選擇回來後,面對人間後感到很沮喪。Anita卻清晰她回來的目的,就完完全全的愛自己,當自己心中充滿了愛,也就更能付出愛。這是她回來後的最大訊息。

Peter Lloyd ( 今次講座的主辦人,也是HolisticHongKong.com的負責人) 說,他認識Anita 和Danny十多年,說他們一直是充滿愛心、熱心助人。 但Anita 卻說,他現在的心態卻跟前有莫大不同。 以往,助人是為得到喜悅,是會為自己讓感覺良好 (to feel good),但助人後,會感到疲累。 現在,最重要的愛自己,真正的,深深的愛自己,那愛就會溢出去,愈是愛,愈感到精力充沛無限。

有聽眾問,愛自己會太多嗎?有一條界線嗎? 只想自己,會成為傷害別人嗎?

Anita 卻說是沒有這條界線的。當我們真正的深愛自己時,是不可能傷害別人的。若真有人感到受傷害的,是那人的一些課題要去處理。只有當我們沒有深愛自己,才會有傷害別人的意念出現。

經歷過死亡,現在怎樣看疾病與健康?

Anita承認有多年是神經過敏的關注健康 (neurotic for health),茹素很多年,不停的留意生活和飲食,西方的自然營養、中醫的、印度的…… 但愈注意健康,身體卻每況愈下。 諷刺的,丈夫卻是每天漢堡包、薄餅、可樂,甚麼都吃,卻強壯如牛,一生以來從沒病過,他從來不理會健康! 現在,Anita返來後的體悟,甚麼都可以吃。以往因目睹摯友給化療侵蝕致死的,卻甘願給醫生多做了幾次化療去證明自己完全不怕。吃的,甚麼可以給她喜悅,她會感恩的去吃!

一位癌症朋友問Anita,可有甚麼訊息可以給他作禮物?

Anita說,忘記疾病,忘記癌症,忘記健康,愛自己,追尋自己所熱愛!
參考:

Anita 親自撰寫的記錄

www.HolisticHongKong.com (Anita的瀕死經驗的相關討論區;英文)

趙來發寫 Near Death Experience 及本講座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2 − =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