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勢醫學的迅速奇效

Bach nosodes

前幾天,南華早報的健康版編輯Suzanne Harrison來電,請我回應一篇美國的反順勢醫學報導。當時時間緊逼,我只簡要寫了幾句。今天文章刊登了,突出了我回應中的一段:「印度醫院的急症室,順勢醫學廣泛應用,可見非只是批評者所說的信仰治療咁簡單。

性病的治療,順勢醫學有強大優勢,但病情明顯進步往往發生在服用療劑的幾天、幾周後,大家可以有藉口,找出很多其他的復元因素,例如,天氣回暖 (所以關節痛紓減了),那晚煲了去濕健脾湯水 (渾身輕鬆,大便順暢了),丈夫最近乖乖晚晚回家吃飯 (所以睡得好焦慮少了),太太月經過了心情回復正常 (所以自已胸中鬱悶消解心翳痛減了)… 但急性病的順勢療劑的反應,則是立竿見影,通常是幾分鐘見效,沒得爭拗。

印 度社會採用順勢醫學極普遍,一般醫院都分設有一般西醫、順勢醫學(homeopathy)、傳統印度醫學(Ayurveda)部門。隨手拿來一本叫 “Homeopathy in Emergencies of Medicine”,作者Dr J. Benedict D’Castro,他曾任印度總理及旁遮普省省長的御用醫生,本書詳細列出了百多種急症室常見問題的處理方法,由心肌梗塞、氣腔、急性胰腺炎、腦膜炎、頭部創傷、急性腎衰歇、藥物中毒、昏迷等等,我想,這些真正性命危急情況下,療劑也可以迅間發揮作用的話,大概不會只是「心理作用」呢!

上述著作是醫學教科書,一般讀者難以明瞭,就讓我分享一些我診室常見的案例:

昨天,一位有腰椎盤突出的病史的求診者,最近兩三天腰間隱隱作痛,知道很可能復發,而過幾天又要一家人到日本去旅行,知道抱著兩歲幼兒或是提行李時都會很容易激發劇痛,於是急來求診。瞭解病情後,知道跟近忙著於出門前處理好公司裡年結的繁瑣事務有關,常睡得較少,其痛之特徵是向前屈身時加劇,後仰紓緩,而全身肌肉也較綁緊,近日尤其嗜濃烈厚味。綜合多項徵狀,筆者處方了順勢療劑 Nux vomica 200c (稀釋馬錢子),服用後一兩分鐘,即感到整個背部輕鬆下來,痛楚程度減少,我再下兩帖更高稀釋度 (Nux vomica M, 10M),整個腰背部有舒暢的溫暖感,而且痛楚往下走去,是要從尾龍骨離開身體的感覺,不到半小時,他要離開診室時,痛楚已減至50%以下。今早通電,情況繼續進步。

前陣子,一位當教師的,有點喉嚨沙啞,不痛不癢,沒有任何其他不適。她過往幾年,都會在冬天時失聲幾星期,完全不能授課,很影響工作。這趟,因兒子採用順勢醫學一年多來的健康進展不錯,於是也就快快來試試。她服用處方了順勢療劑Lycopodium 30c (稀釋石松),幾分鐘間,喉嚨已覺較滋潤舒暢,剛巧是周末,故不用請假,周一已如常上課。過了一個多月,她又有輕微復發跡象,這次的情況有些微不同,她的處方是順勢療劑 Phosphorous 200c (稀釋磷),也是一、兩天就康復過來。這過冬天,她沒有因失聲而缺課了!

又一位小女孩,小學三年班,某天在學校裡撞得頭破血流,整個前額腫起,老師急通知媽媽。這是個自然療法家庭,媽媽當然帶著急救花藥到學校去接女兒,女兒很驚慌,又在嚎哭,媽媽先給她急救花藥,情緒穩定下來。回家後,再按我指示服用順勢療劑Arnica 200c (稀釋山金車),頭部的痛楚也減輕了。過幾天,我終於親見小女孩,她仍是一貫的聰慧善巧,但自頭傷後卻一直多咳嗽,多痰但吐不出,鼻涕很多,肩僵緊,於是轉用順勢療劑Nat-sulph 200c (稀釋硫酸鈉),肩痛即時紓減90%以上,持續服用幾天,一個多星期後已完全痊愈。

不得不提的,是去年一樁家裡事件。某晚,家人不小心給沸水燒傷了四整隻手指,未起水泡,但痛得要命,卜通卜通的躍動痛楚。我不在家,電話中請她找來順勢療劑 Ars-alb 200c(稀釋白砷),吃下去,只數秒鐘,她說楚痛已減輕70%,一個多小時後我回家,只見小許紅印,兩三天後已找不著痕跡。

還記得去年有一趟,一名舊病者當天疑吃了不潔食物,肚子非常絞痛,面色非常蒼白,整個疲乏不堪,但她不欲服用西藥,於是即跑了我診室。我剛巧在見另一病人,於是囑付秘書預備療劑,是用一杯清水放入一顆Ars-alb 200c (稀釋白砷),讓病者一到來就每數分鐘呷一口,然後我就儘快看她。當時還有一些病者在候診室,也就看著整個過程,也看著她十數分鐘之間,面色迅速回復紅潤的奇妙的療愈經過。

臨床對照研究的結果? 其實順勢醫學的研究絕不少。試舉其中一個,包含四個國家的六間診所,共三十位醫生,治療共500名有上呼吸管道、下呼吸管道或耳朵疾患的病者,採用順勢療法者,共82.6%有改善,採用一般西醫方法只67.3%。順勢療法組於三天內有67.3%有改善 (一般西藥對照組 56.6%)24小時內改善者有16.4% (一般西藥對照組為85.7%)。面診時間方面,兩組大致相同,都是60%病者為5-15分鐘。而採用順勢療劑組別中,84%患者就單用順勢療劑,沒有採用一般西藥。(Riley, Fischer, Singh, 2001)

早於1989年,英國著名醫學學報 Lancet有報導大型研究,整理了共89個臨床研究,發現採用順勢療劑者,其治療成效為安慰劑 (即是不帶藥性糖丸的純心理作用者)2.45倍,研究的疾病包括:花粉熱、哮喘、扁頭痛、耳炎、上呼吸道感染、類風濕關節炎、腹瀉、消化不良、流感、生育、手術後併發症、靜脈曲張、肌肉創傷等等。(Linde, 1997)

南華早報報導 (pdf)

重要的順勢醫學的臨床研究,可參閱:http://www.homeopathic.com/articles/research/index.php

Reference:

Linde, K., Clausius, N.,Ramirez, G., et al., “Are the Clinical Effects of Homoeopathy Placebo Effects? A Meta-analysis of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Lancet, September 20, 1997, 350:834-843.

Riley, D, Fischer, M,Singh, B, et al, Homeopathy and Conventional Medicine: An Outcomes Study Comparing Effectiveness in a Primary Care Setting, Journal of Alt and Comp Med, 7,2,April, 2001:149-6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71 + =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