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計多多 抑鬱魔王真面貌

藍,是失意人的顏色。西諺中,blue就是憂鬱。有些人為埋藏自己性格,或以為有性格,喜歡『藍調』;但一些人,卻是真抑鬱,墜入藍色的深淵。旁人不瞭解的,卻只管叫他『開心點吧!』。沒經過抑鬱的人,不知道那種感受。
燦爛生活中,遇上失意事,心情有點down,不開心、氣餒,就如傷風感冒,很少人沒有經歷過。然而,若持續數星期、數個月,以至多年的抑鬱,幫他們變奏,重尋璀璨,卻需要更多的用心。

抑鬱,跟日常的情緒起伏不一樣。
人生中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公司裁員失業、受拋棄失戀、家人離世、官司金錢問題困擾,任何人都可能會不開心,像被大鐵鎚打擊倒了一樣,你事事漠不關心,只會呆呆的望著電視,凝了雙眼看著天花,地球仍在轉動,但腦海卻是空空如也。但這樣的光景,幾星期的沮喪、失意之後,多數又可以再站起來,捲土重來。
但有一些時候,這個大鐵鎚把你擊碎、摔倒之後,它會變身成為『抑鬱魔王』,繼續纏繞著你,這回你可不易逃出他的魔掌了。據悉,有四分一人,一生中會碰上『抑鬱魔王』一次或以上,被他控制數個月至數年。醫生叫這做長期抑鬱、嚴重抑鬱 (chronic depression or major depression)。
抑鬱魔王的力量頗為殘酷,不理會他的話,他會持續纏繞你,需要家人、專業人士甚至是藥物的幫助,才能把他擊退。
抑鬱魔王把人摧殘的戰略很多,他會讓你腦袋中充滿無數思想,恐怖、焦慮、憎恨自己,無法入睡。偶然睡著片刻,他準會在夜半三更之時,把你炒醒,那是你最無助、失落的時刻,最沒有陽光的時分。
受了一夜的折騰,外面的曙光初露了,內裡的抑鬱魔王又會把你踢出床,重新開始一日的逼迫。
在另一些時候,抑鬱魔王卻會教你終日臥床。可是,臥床不等於得到休息,實際上是日夜的疲累不堪。
抑鬱魔王又會使任美食都味如嚼蠟,胃口儘失。反過來說,也有一些會暴吃暴喝,但是『吃』中沒有享受,徒使人更空虛、內疚。
有些時候,抑鬱魔王會使你便秘,另一些時候他又會叫腹瀉。
別人開心吃喝玩樂,或是奮力工作,抑鬱魔王卻會把你完全捊擄,放在孤島上,完全沒有工作的興奮、沾不上別人的歡樂。
你是完全的掉落在深淵中,沒有繩索。別人的關懷,好言相勸、勉勵說話、救援,都像是向深谷拋一個水泡,完全不管用。
抑鬱魔王還會找一切藉口,使你以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差勁、沒器用的人,你沒有學習、改善自己的能力,自己一定是犯了錯,沒有盡力,樣子醜陋,不值得疼愛,總之是沒法藥救。世界也是黑暗、充滿罪惡。
抑鬱魔王隨時更會向你明示、暗示,生不可戀,不如……死吧!
抑鬱魔王是很機靈,懂得折磨你的身軀,讓你吃不得,睡不得,拉不得,打擊你的意志,摧殘的自我價值,截斷你的救援。
萬一你或是親友遇上抑鬱魔王,可別掉以輕心!

抑鬱魔王那裡來
抑鬱魔王是精神科醫生最常見的對手,他們有源遠流長的歷史。西方醫學之父希波格拉底,二千多年前認為是黑色膽汁太多的緣故,所以給了melancholia這個名字。今天的精神醫學、心理學研究者相信,抑鬱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產生:
1. 遺傳因子中會有一部份原因,使一些人有較大的機會招上抑鬱魔王,(但也有一些人家族中完全沒有這樣的歷史,一樣會招上
2. ) 成長、教育的過程,會塑造我們面對困境的能力、應變策略
3. 食物中的添加劑、農藥,食物營養不平衡,也會破壞身體的生理化學平衡
4. 照射日光不足,使身體的某些激素
5. (如褪黑激素 melantonin)的分泌紊亂, 最後,先天不足,後天欠缺情緒管理的策略,再碰上不如意事,如失戀、失業、失敗、錯折,就可能招來抑鬱魔王。

目前精神科醫生的方法,近年主要是用SSRI (選擇性5-牼色胺再攝取抑制劑),把症狀紓緩、控制著,另配合臨床心理學家的心理治療。

對付抑鬱魔王的自然療法

自然療法中,療效比較好的方法有以下幾種:

1. 西方草藥中,有多種常用於抑鬱症,包括西番蓮、馬祖蘭、迷迭香等,其中以聖約翰草(St. John’s Wort) 是近年來最著名。德國人對草藥認識多,科學研究文獻豐富,根據權威的Commission E,經二十年時間整理學術文獻、綜合而成的專題報告指出,聖約翰草是輕度至中度抑鬱症的有效草藥。以無不良副作用。大部份草藥雖然安全,但為求有最佳效果,應由專業草藥醫生處方。
2. 順勢療法有豐富處理抑鬱症的經驗,專業順勢療法醫生會切合個別病者的性格、生活習性、愛好、憎惡、獨特的身心症徵而處方,重新建立身心平衡,消除病根。順勢療法藥物的療效很深入人的心靈,沒有下良副作用,但必須準確處方,方能發揮效力,故最好請教專業順勢療法醫生。
3. 花藥治療,完全安全,可配合任何其他治療方案,沒有衝突,可針對不同的情緒、性格,重建平衡,是可以自行挑選的療劑,常用於抑鬱的包括:

Waratah (A):嚴重、長期抑鬱和有自殺傾向者的必要用藥
Sturt Desert Rose (A) 或 Pine((B):有內疚、罪惡感
Sweet Chestnut (B)或Sunshine Wattle(A):悲觀,對前境缺乏盼望
Wild Potato Bus (A):身體感到很沉重,提不起力生活
Tall Yellow Top (A):感到孤單無援,對家庭、社會、朋友都缺歸屬感
Gentian (B):偶爾出現的憂鬱,一般為不太嚴重的
Dagger Hakea (A):內心充滿怨恨、忿怒
Red Grevillea (A):生活呈膠著狀態,能量像阻塞了,不能流動
Illawarra Flame Tree(A)或Elm (B):感到工作太多、壓力沉重,覺得應付不來。
Larch(B):自信心不足

A:澳洲花藥系列 B:英國貝曲醫生花藥系列
以上只是常用於抑鬱症的少部份花藥,詳情可請教對花藥有認識的自然療法醫生。

4. 香芬治療中,如玫瑰、天竺葵、茉莉、馬祖襴、依蘭花,都是常用於治療抑鬱的植物精草油,但用於治療嚴重抑鬱,務必諮詢專業香芬治療師。
5. 最後,但也最重要的就是運動、陽光,和家人、朋友無限的愛心、忍耐、關懷。

參考資料:
Dr. Neil Phillips, Too Blue: A Book About Depression, Shrink-Rap Press, Australia, 1999.
Ian White, Australian Bush Flower Healing, Bantam, Australia, 1999.
Anne McIntyre, The Complete Floral Healer, Gaia, London, 1996.

極力推薦:
Edward Bach, The Twelve Healers.
Edward Bach, Heal Thyself
Thomas Moore, Care of the Soul.
Bernie Siegel, Peace, Love and Healing.
Bernie Siegel, Love, Medicine and Miracles. (中譯本:《愛、醫藥與奇蹟》)
Ian White, Australian Bush Flower Healing, Bantam, Australia, 1999.

1999.09.18

Keywords: Overcoming depression, melancho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4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