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優兒的孤寂

100_4348本文是我為台灣李穎哲醫師【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新作之序言,約八月送抵香港,花藥愛好者請密切留意!

Matt 是個資優兒,常會感到孤寂,因為他腦筋轉得快,常覺同學比不上;課堂上他也難以專心,因為常要遷就能力稍遜的,於是在學校不時跟老師出現衝突。他心靈深處,總覺得跟世人格格不入,除了媽媽較可以傾訴外,外人少有透露心事。

他的一家,採用自然療法已久,兩兄弟和媽媽,生病時都會用天然方法處理,或是較嚴重時再找自然療法醫師協助。他們有多年是看一位經驗豐富的順勢療法的陳醫師的。這位陳醫生,我非常敬重,曾有段日子,我常跟他作臨床學習。陳醫師生不在香港時,我也就接下了他的一些病人,包括了這一家人。Matt初來我診室時,約八歲,急性中耳炎,夜深發作,痛得死去活來,他媽媽只有漆黑中帶他去一家醫院急症室求醫,但那裡醫生的西藥藥物並不奏效,於是媽媽清晨就來電找我,我趕在最早的時間返到診室看他。

那是我初從自然療法學院初畢業的日子,學院的訓練以慢性病為主,對於急症的經驗較少,只知順勢療法對急性中耳炎的療效極佳。而我從老師陳醫生的臨床學習中,也知道順勢療劑可以數秒與數分鐘之間發揮作用,極迅速地紓解這些痛楚。我於是戰戰競競地望聞問切,先針對他的痛楚的肉體症狀去辨症、處方,但欲速則不達吧,在十數分鐘間下了三種順勢療劑都仍未見成效。孩子嚷著要回家,不要治療,不想再答問題了,我心有點慌亂了。

這時,忽然想起,要身心靈整體辨証,然後更用心去聆聽,這時他媽媽告訴我,兩天前有位叔叔病逝,他心中有些不愉快。明白了,原來是隱藏的憂傷,加上性格裡「誰能明白我」的孤寂-- 於是,我轉用了針處理他的性格、情緒的花藥:美洲赫頓草、鳳仙花。

美洲赫頓草(Water Violet) 是他的性格,天賦高,有才能,孤傲不群,獨立,寡言,溫和,優雅,帶有點自負,難溶入人群,就如這株植物,只長於清澈池水,開花時才冒出水面,平時多潛藏水中,或只見其簡單綠葉,不長於陸地上,甚至水中也只輕抓泥土,不生根,不容於湍急水流,不愛受動物打擾。有說,地球上的生命源於海洋,繼而搬到陸地,然後才生於清水中,超越了鹽水、泥土的進化階段。美洲赫頓草感到陸地上太多煩擾,不欲糾纏其中,故會離開了諠鬧路徑而「移居」清幽寧謐的清水中,遺世而處。需要用美洲赫頓草的人士,不太健康的時候,也常有這種孤傲而離群傾向。而美洲赫頓的另一面的情緒,就是隱藏的憂傷,不善溝通抒發情感。 由性格和情緒,都極適合Matt現在的境況。

鳳仙花 (Impatiens) 則是Matt的疾病的性質,急劇,強烈,難耐。英文有四個 “I”: Impatient, Irritable, Impulsive, Intense,可以代表了鳳仙花用來平衡的質素。鳳仙花是生長極迅速,可以在四個月內生長至兩米高,她的莖很筆直、剛硬,牠們的種籽從莢中爆出來時很有爆炸力。她們生長時,很快就佔據滿地,不讓其他植物接近。這些特質,都反映在這花藥的治療特性上。

於是,我把數滴的美洲赫頓草和鳳仙花的花藥,放到一杯清水,讓他每五分鐘喝一口。不消數分鐘,他的痛楚已紓解,面孔也寬容下來。兩天後電話報告說,他的耳痛已完全消失。

Matt的故事,可以給我們很多啟發。

身心從來沒有界線,身病心醫,有悖「醫學常理」,但卻更接近有血有肉有情的生命實相,更有效去幫我們紓解疾苦。

專業西醫師,針對疾病的微觀病理世界做研究,愈來愈專精細緻,但也愈容易失去對世界對生命對人生的宏觀視野。

大自然的智慧,處處向人類展現。植物的花莖果葉籽,成住壞空,也展現與人性和疾病的共通性。研究植物,也是研究生命、健康、疾病、療癒。這瞭解學習,不用倚賴專業醫學,不必要高科技,是尋常智慧,心誠追真相,有愛關懷生命,都可以達到的。

花藥治療的哲學和理想,貝曲醫師早說明,「不用醫學的知識,大家也可以輕易明白,並在每個家庭裡採用花藥…..治療病人,根據病者的情緒,按病者的獨特個性去治療,總不會出錯。」 (貝曲醫師,華靈福講座,1936年)

李 穎哲醫師的新作,很叫我羨慕讀嘆。每個花藥章節,他都由最純粹簡樸的貝曲醫師的文字作引子,讓讀者可以窺見貝曲醫師的花藥哲學的原本精神面貌,然後詳細闌述植物的生長狀況,讓我們不單認識花藥為小瓶子裡的療劑,更是大自然裡的美麗的生命體,自然而全面地瞭解每個花藥的靈魂。此外,本書還綜合了近代不同門派,關於花藥的跨學科研究,例如是 Deborah Craydon & Warren Bellows 的中醫經絡穴位,Dietmar Kramer的身體反射區(body map)與十二軌跡,Patricia Kaminski & Richard Katz的煉金學 (Alchemy) 深層洞見,再加上李醫師本身的豐富的中醫學養和臨床經驗,結果出來,幾乎是現今所見,不論華文或英文的花藥書藉裡,涵蓋最廣泛而深入的貝曲花藥作品。

我深信,細心讀此書,多多用花藥,大家都可以經驗花藥的奇妙,得到生命原來的自由自在,呈現心靈裡的大愛。

黃偉德
香港 梅窩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48 =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