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不回家

star of bethlehem颱風的一天,午後的病人都沒有出現,跟摯友的知心長談,驀然疏通了一些多年的心結思愁。雖然八號風球已於十點前除下,爸知我整個下午留在辦公室,來電慰問,我說,沒有去查究梅窩渡輪甚麼時候復航,也沒去想要否乘東涌地鐵轉乘大嶼山的士回梅窩,我已決定不回家,留在辦公室一宵,繼續整理內心密室。

從來沒有強烈的大恨大痛大愛,我也曾經騙了自己,以為是「不執著」。

前兩星期,有朋友給我花藥建議,聖星百合。聖星百合的舊解,是彌解憂傷。朋友卻有其新見解,見其花,說是滿地耀眼白星星,我的生命意義,是去幫人走回自己的航道,做回自己的星星, be there own star! 「聖星」,每顆生命都是星星,都神聖。「百合」,百事和合。這跟傳統的意義是牛頭不搭馬嘴,但我很喜歡。

颱風日,摯友卻忽然讓我有了另一番新體悟。我從來沒有大哀痛,也沒有大歡樂,但總是有總憂憂藍(灰)調。有人以為是我的non-attachment (破執) 修為了得,其實當然不是。我發現,很可能是我少時的某些大憂傷,讓幼小的生命,選擇了很內斂、麻木的方法,去面對人世。 同時,帶我成長長伴身旁的祖母,她在農村誕下三子女後,丈夫來了香港,另結新歡,遺棄了家庭,這成了我祖母一生的怨懟心痛,後來用盡心力去照顧我這個大孫。我,承受了她的大愛,也默默傳承了她的生命所選擇的愁困態度,潛意識裡,我一直選擇了包容自己生活的所有苦,工作,金錢,健康、感情,關係。

真正的幸福與愛,卻沒有敢去追求。

還騙了自己,說是體驗「空」也。

其實,是抽離,躲避,遠離了生命。

聖星百合,原來就是這種愁困,非常深沉內斂藍鬱的憂傷,心之麻痺。描寫了我的前半生!

明白了,體驗生命,要先懂得經驗、感覺,現在的功課,是深入那痛楚,闖進那憂傷,然後,才知甚麼是喜樂,甚麼是真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0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