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

七夕,與摯友到石澳後灘,充滿靈氣之地,碧海,青天,石璧,讓我學習自愛的生命又有所進境。

黃昏回程,看著太陽金光映照,心情難以平伏,憾身上未有相機,只能將此七夕美景銘記心中。

一路走回石澳舊村晚飯,發現眼睛對焦困難,由觀看遙遠景物,把眼睛轉到近距物件時,竟要八秒十秒才能定焦,是甚麼事?

石澳灘,曾是我中學年代的常到的旅行點,同學們坐巴士不三十分鐘。今晚上,晚飯後的石澳沙灘很漆黑,讓我憶起了中六那年,入中大之前的暑假,我們理科班的二十多位同學,曾到這裡夜話到天明。昔日友情,青春的喜悅無憂和對將來的憧憬,頃刻重現眼前。年青的理想,甚麼時候磨滅了,年青的光茫,甚麼時候黯淡了。

近數星期來,整個生命經歷著三十多年生命中從未有過的天翻地覆大變化,感情、工作、家庭、健康。以往,讀書多,讀壞了腦,甚麼生命成長,甚麼 transformation,總只是我診室裡聽到的他人的故事。原來,我只是用著頭腦,壞了心的呼喚。未知是否甚麼星辰移轉,自六月初一日以來,我終於 親身穿過了一關又一關的考驗,初嘗做回自己,忠於自己,用心生活是甚麼一回事。

農曆七夕,西曆八月十九日,是我人生歷程的新一章,不論我預備好沒有。這個晚上,我帶著興奮的心情回到梅窩鄉居,一處我曾喜愛,但快要離開的地方,為要開展新生命。

翌日,跟大學老同學午飯暢談近況,忽然我暈眩起來,地在飄移,身在搖擺,走不成直線,是我從來沒有發生過的。

本約了健身教練 (是我的第二課,現在我也不明我何以會做),於是勉力而為,我告訴他暈眩作悶,因剛吃過飯,我自知不是低血糖。他幫我查血壓、心跳,無大礙,暈眩非由低血壓所致,我感覺是所謂「耳水不平衡」。近一小時的健身課算是完成了,一拐一拐,才走回原應只是幾分鐘的公司。

回到公司,嘔吐大作。撥電話給治療師好友 Y 求救,Y 收到電話,沒等我詳述就說,是我新生命的氣場調整過程,需要一些時間去整合,著要我安趟一會,並會給遙距給我一點信息水,稍後喝下,當能安然渡過。

稍後,同事用直覺給我挑了花藥,硬花草與松木,當趕快吃下。硬花草是暈眩的要花藥,那搖晃,那不確定;松木,是自責,不讓自己好過,讓自己承受不必要的痛楚。

三點鐘的病人來了,我仍然很暈眩,實在不宜看病了。很抱歉,只給他一些簡單指示,要另約時間了。黃昏的幾位病人,也得取消了,幸好我知道他們都並非急病。

繼續安躺了近兩小時,多喝一點信息水。摯友用睿智的語調說,是我要學習去承受幸福。我選擇放棄以往以苦為題的生活方式,現在決意要追尋快樂,鍾愛自己,這暈眩就是這轉向中的調整,就如船隻急轉彎的顛簸,把過去抱著痛苦的觀念的一併都嘔出來,讓自己邁向幸福和真愛的新生命。

我從心底明白了,心神也漸恢過來。

晚上,吃一客有機沙律,第二天,奉Y 勸諭,多休息了一天,午餐自煮蕎麥麵加海草醬與橄欖油,黃昏吃了木瓜與桃。到第三天,沒再暈眩,神清氣爽了!

以前參加的一些身心靈工作坊,也見過其他參加者有類似暈眩嘔吐情怳。這趟親身經歷,由莫名混沌,到啟悟明瞭,是一個奇妙旅程,感謝身邊的好友,感謝上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9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