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痊癒、圓滿

Curing , Healing & Wholeness
原作:Ian Watson    繙譯:黃偉德

譯註:原文作者Ian Watson為英國順勢療法醫師,曾創辦順勢療法醫學院。譯者曾於2002年紐西蘭參加他的課程,獲益不淺。近日講授貝曲花藥証書課程,課堂討論觸及治療 /痊癒及醫患關係的深層意義,啟發繙譯此文跟同道分享。本文原發表於英國《順勢療法實務》學報。文中提及順勢療法,但所指出醫患關係/治療/痊癒文化的轉變, 大概也適用於其他自然醫療專業。

順勢療法的訓練,讓我熟識了「治療方向」(Direction of cure)的概念 (註一)。這概念,一般認為源自順勢療法醫生柯永 (Constantine Hering),提供有用的指引,讓醫師可觀察病人接受順勢療法或其他治療時的進展。大致上,有關的判斷指標是可靠的,雖然有些情況下,事情並沒有那麼明 確。

(譯註:順勢療法的「治療方向」原則指出,治療疾病時,有幾個主要指標性的方向:由上而下,由內而外,由較重要器官轉到較次要 器官,由較近期出現症狀轉到較遠期症狀。詳見這裡拙作 。)

然而,我多年的診療工作中,卻發現了另一個平行的療癒過程發生於人們的生命中,也許可稱為『痊癒方向』(direction of healing)。我故意採用了「痊癒」(healing),因為healing 一詞的原意,正是「整全/圓滿」(wholeness)。

雖 然「治療」(cure) 與「痊癒」(healing) 兩個詞語,我們經常交替使用,但卻蘊含不同涵意。治療常指我們給予病人一些東西,例如是藥物、(手術)程序;但痊癒卻是一個呈現過程(unfolding process) ,讓人經歷到更宏大而深刻的整全我/圓滿(wholeness)或一元 (Oneness)。

痊癒有別於治療,是無關乎消除症狀或疾病。即是說,治療好某些症狀,可能會讓人經歷到痊癒,但卻不是痊癒的必要前提。

很多人沒有任何不適症狀,但卻不感到圓滿(whole)痊癒 (完整的感覺);也有很多人在疾病和苦難之中,經歷了深刻的自我痊癒。而且,我們常看見,邁向死亡的過程,常帶來最深刻的痊癒,尤其是那些被判為無法救治的病人。

痊 癒的方向,是邁向更大圓滿的歷程,由此也不一定跟疾病/症狀治療的方向吻合。痊癒所關乎的,是較某個疾病更宏大的進境,是整個生命歷程中,持續不斷的呈現 展開,包含了疾病和健康。瑞士心理學家容格(Carl Jung) 起了一個新詞語:「個性化」(individuation),去形容這個一生的工夫。

從 個人的經驗發現,相信其他自然醫療工作者也一樣,人們來求診的原因很多而又不同。很多病人是尋求「治療」主流醫學中的不治之症,他們一般很樂於把自己的健 康的責任拱手交付給順勢療法醫師,醫師的責任就是代替他們尋求治療。這些病人未必有興趣去發掘疾病的意義、生活方式怎樣形成他們的疾病和痛苦,只求疾病症 狀儘早離開,好讓他們回復正常生活。

這類的病人 (這個階段中,「病人」正是他們的身份) ,「醫療順勢療法」(medical homeopathy) 的效果是最佳的,而傳統的「治療方向」最適用的。順勢療法醫師擔當了傳統全科醫生的相似角色,也替代了病人平常所看的一般醫生。早期,我自己也扮演了這個 角色,可以說,這是招來大量病人的忙碌診所的最迅速方法。

這種診治形式的缺點,是病人普遍較被動,繼續感到是疾病的受害者,感到無力自 救。順勢療法醫師是他們所倚賴的專家,就如以前的西醫或顧問醫生。在醫患(醫師/患病者)關係中,醫師/治療師繼續把仗著大部份的權力,日久之後,醫師會 感到到要背負起病者的健康的沉重責任,甚至有一天會感到難以負荷。這很易造成「醫師枯歇」(practitioner burnout)。

幸 運地,察覺到這種執業方式的限制的醫師,過去數十年來已逐漸出現了第二類的客人。這類人士,他們無意做被動、無助的病人。他們可能仍視疾病為煩擾,渴望消 除,但不滿足於把重任完全交付給另一個人。他們要求參與,提出很多問題,在互聯網上花時間瞭解那個疾病,要求清晰說明處方療劑的內容、理據、預期後果 (我相信那是很合理的)。回到家後,你可以肯定,他們會即時翻查藥典,研讀那個療劑的資料!

此時,視乎醫師的意識和信念,這類的客人可以 是一陣清風,也可以是一個難題。順勢療法醫師,如同傳統主流全科醫師,本來習慣了「專家」的角色,可能會感到這類客人在挑戰他們的權威,感到難以說服這類 客人去聽從那些醫師認為正確的治療規舉,因為那病人常常有自己的意見,也敢於去自行嘗試。

在我的診療工作中,「正常」的順勢療法的問診、 處方方式,已愈來愈難以應用,也不適用,因為客人愈來愈希望參與他們的自我痊癒過程。我是否找到「正確療劑」已漸不種要,問診的重點,已轉移至針對客人的 痊癒過程中所展現出來的。我不太需要去修補、修正甚麼,而是去認識到,我們是分享一個旅程,一起上路,一同去貢獻,讓生命繼續展開、進步。

我的本能告訴我,世界上出現了一個意識的運動,第二類客人的出現,只是一個症狀。雖然醫療順勢療法有其輝煌的成績,但已漸趨過時,不適合將來社會的運作。此並非順勢療法會變得無效,而是其醫患關係是源於舊的醫療模式,將無法延續下去。

而這個情況只會愈來愈差,也可以愈好 - 視乎我們怎樣看。當我對於處方療劑的興趣日降,我發現我現在看的,都幾乎是「第二類客人」,以及已經超越了這種痊癒關係的,且稱為「第三類」。

這 類的客人,他們跟疾病的關係,與前面的兩類完全不一樣。他們熱衷於瞭解自己的疾病不適,而非去消除它們。他們視疾病為成長的契機,而非詛咒,會積極地抗拒 任何把症狀就此消除掉的方法,他們渴求從疾病中學習,明瞭那疾病在生命的作用和意義,甚至會探索到,可能是自己製造了這個疾病出來,去促成自我成長和發 展。

大家可以想像,或者已經察覺,跟有這類意識的客人做工夫,需要有很不一樣的前提和哲學,傳統順勢療法中的「治療方向」是近乎沒有意義的。我稱之為「痊癒方向」的模式,卻自然呈現,因為當我們走在自我意識提昇的旅程上,是有一些清晰的階段和指標的。

其 中一個跡象,是叫做” descent”,暫譯為「下墜」:一個人開始感到,會失去甚麼是有意義、有價值的觀念,經歷像自由下墜,掉到無限的不確定裡。有人會標籤為抑鬱狀態或中 年危機,但兩個詞語都不太貼切和有所曲解這現像。心理上,我們似乎需要這段內省的歲月,把舊身份螁去,在無明中飄浮,直至新的自我誕生。

我 發現,如果對於這個過渡中的人士,我只顧給他處方,就是完全祝錯用神。雖然表面是不太舒暢,但事實上完全沒有甚麼要修理,沒有甚麼要拿走切掉。這個過程,是邁向 更大圓滿的自然階段,延緩這不能避免的過程是沒助於事。幫得上的,就是做個支援友伴,給予這個空間,讓人去探索前路。人生中的必然是,最有價值的,都是往 內尋得,外尋只會徒勞無功。

我們這裡探索的,是治療、痊癒、個人發展的交匯點,值得每個順勢療法醫師去深思。順勢療法如繼續以舊醫學模式出現,以專業順勢療法醫師為中心,將一樣會出現舊式主流醫學所出現種種問題。也許,時機已經成熟,順勢療法可用為自我痊癒,個人重掌(生命)自主權的工具。

本文原載於2007年春季號 《Homeopathy in Practice》 (www.a-r-h.org ),亦見於網站:www.ianwatsonseminars.com 。經原作者授權,準予譯載於本網站,特此鳴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0 + =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