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

  回港 10 天,馬不停蹄,見老朋友,做講座,跟資深順勢療法醫師學習,找地方,籌備開業,忙得透不過氣來。離港 3年,今天回到這塊這個土地,社會氣候雖然沉重,但走在中環街上,仍感受香港人的拼搏,我也不知不覺地回復了快捷的步伐,我知道我仍屬於這塊地方,這是我的家。

  老朋友問:香港這樣的氛圍,何以你在這時候返港?

  我答:我的志業是治療工作,愜義是指減輕身體病痛,廣義是幫人得到身心靈的自由,發掘內的潛能,參與生命的轉化 (transformation)。社會困難的日子,人多精神壓力大,也是人提昇的時機。這正是我發揮所學的最佳時地,現實地看,自然也不愁 「市場需求」。

  再問:「你平日在專欄的課題甚多,究竟你會用甚麼方法?」 簡單來說,我是主要採用順勢療法,這是自然醫療中最科學、最嚴謹、最具邏輯性、「較左腦」 的醫學,在英國、印度、德國、法國等地方,順勢療法是國家醫療系統的一部分,也是不少病人的前醫療方法,不是最後最無助時的選擇。其次,我會用花藥、貝殼藥,花藥、貝殼藥剛好是另一極端,是較重藝術性、直覺、透視心靈、「較右腦」 的治療藝術。

  兩者共通之處,是強調治療患了病的人,用最少的干預,最少的療劑,最安全的方法,產生最溫和、最深刻的效果。此外,視病人需要,我也會建議用飲食、斷食、尿療、水療、陽光、靜心等,當然,還有一道最重要的方法,是 「聆聽」 。

撰文: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

(取自2002/03/13《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I’m back! Practice. Modaliti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71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