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肺炎到『細菌致病學說』的反思

從肺炎到『細菌致病學說』的反思

問:究竟這個非典型肺炎是甚麼病毒?
答:我們不需要理會這個是甚麼病毒。

有污水,才滋生蚊蟲。怎樣的土壤,滋生甚麼的菌與毒。今天殺了這個毒,一樣的土壤,明天還會招來其他的毒。抗毒,是沒完了的戰役。保持身心內在平衡的,注重環境衛生的,就無懼是甚麼菌與毒。

1800年代末期,法國醫學界有兩大派系,一是Montpellier大學醫學化學與藥劑學教授Pierre Bechamp 為首的,他提出,微生物是生物細胞中,在適當條件也突變出來的。他的重點,是適當環境,會造就出不同的細菌、病毒的出現。

另一學派,是藥劑師Louis Pasteur。當時的釀酒商正為葡萄酒奇怪地變成醋而非常苦惱。Pasteur找出了是外來的微生物的感染,使酒發酵成醋,於是拯救了整個釀酒業而聲名 漸噪。後來,他又解決了絲蟲疾病的問題。他代表的學說,是微生物可以發酵、致病,奠立了現代微生物學。後來,Robert Koch醫生又找出不同的微生物可以產生不同的疾病。這個思想,也一直成了這個世紀以來的西方醫學主流。

然而,不少現像卻教我們反思:微生物不停變種,我們釘著牠們來打,會有長遠的勝利,我們真能完全把牠們消滅嗎?蘇聯有發現一些微生物可以在環境中潛 伏250百萬年而最近仍然可以復生,何以?所有所謂『致病微生物』,一樣可以在健康人類身上找到,是甚麼原因觸發牠們『致病』?

為甚麼順勢療法不用殺菌而只是改善整體平衡,可以在治療傳染病上成績裴然?我們真的要找出是甚麼菌嗎?
自然醫學中的順勢療法著重的,正就是身心靈的平衡,不用太理會病原體是甚麼菌,不只是急病、慢性病,傳染病亦如是。

1813年,取道德國進攻蘇聯的拿破倫軍,遭受班疹傷寒侵襲,當時的一般治療的死亡率是30%,順勢療法始創人赫尼曼醫生治療了180人,只喪失了2人。
1831年霍亂侵襲歐洲,一般醫生治療的死亡率是40-80%,英國十家順勢療法醫院接收個案的死亡率,是9%。
1854年,霍亂再襲倫敦,一般西醫治療的死亡率,是59.2%,順勢療法醫生治療的,只有9%死亡。
1862-64年,紐約出現白喉疫潮,一般西醫治療的死亡率是83.6%,順勢療法的只16.4%。
1918年的全球流感疫潮,死了2千萬人以上,據美國費城的一項統計,西醫治療的死亡率約30%,順勢療法的,只1%。

順勢療法的治療,從來不用針對致病原,強調的是整體的平衡。

前述的微生物學家、『細菌致病學說』的鼻祖Louis Pasteur晚年時也轉了說,『微生物不是問題,怎樣的環境才最重要。』只是,他的學生,也即是今天的醫生都忘記了,大家喜歡的『科學』,是著重微觀世 界,找出一種微生物為敵人,然後用抗生素,或是抗病毒藥物去對付。

從生態學角度看,所有生物體本該是和平共處。人類做了甚麼,使外在/內在環滋生出這人人自危的病毒呢?究竟,微生物學可以為我們找到出路嗎?

西方順勢療法談生命力的平衡,就自然健康。傳統中醫學說,『陰平陽秘,精神乃治』,是時候大家重拾古老的智慧了。

讓我們重新學習最基本的生命知識吧:陽光、清新空氣、新鮮天然食物、潔淨食水、運動、足夠休息,以及互相的尊重與關懷。

原載 《香港經濟日報》大自然醫生專欄 2003.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82 − =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