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藥 – 針對個人獨特性的治療

花藥 – 針對個人獨特性的治療

小發過份勞碌了感冒,仍不願放下工作,好好休息,他的同事只見他仍努力以赴,表面全看不見病倒了的跡象。

婷婷為了照顧得了重病的媽媽,勞累得病倒了,己叮囑了弟弟兼藥煲湯,自己卻慚愧,內疚於主盡孝女的責任。

劉老媽媽忽然發高燒,央著要四十歲的兒子陪伴,不讓她到北京公幹去。

人病倒了,有不同的反應,反映了不同的性格特徵。你看醫生時,他總少理會,但在花藥治療中,這正是協助患者恢復健康的關鍵。

小發熱心投入工作,忘卻自己的健康,那感冒正是提醒他要好好休息了,治療師會給他一瓶Oak (橡樹)的花藥。

婷婷要學習的,是她盡了她的心意和努力,實在毋須內疚,花藥 Pine (松)會對她有幫助。

劉老媽媽原來是要把孩子留在身旁。若然離她而去,縱使只是一星期,就是『不孝』,花藥治療合了她Chicory(菊苣),盼她明白,愛不是佔有,已是四十歲的兒子了,應讓他有自己的生活空間。

花藥治療的精髓,是針對每一個人的獨特個性 (personality),配合發病當刻的情緒 (emotions),了解是什麼內在因素,促使身體的防禦機未能處於理想狀態。花藥的作用,是喚醒內裡的積極生命力量,讓我們發現新的角度,不再糾纏在死胡同中。

花藥著重針對致病的心因,以及障礙治療的消極情緒,例如煩躁不安、不懂疏導不開心情緒、過分焦慮、缺乏信心、自暴自棄、對別人的猜疑、過分關心別人但忘卻自我、孤獨、欠缺安全感等等。

注重全人治療 (holistic healing)的醫學工作者常發現,積極的人生觀,是康復的前提。然而,對於處身疾患痛苦中的病人,要選擇以樂觀態度面對,更是知易行難,這正是派用場的地方。

案例一:因感情問題而失眠多個月,最近一星期完全不能入睡,安眠藥不能奏效,且對日常的人和事缺乏 安全感,經花藥治療幾天後,睡眠大為改善,對生命的脆弱感減輕,日間的精神狀態和工作效率也明顯提高。

案例二:皮膚過敏患者,原來藉氣功鍛煉與飲食調節已控制了病情,最近因結識了一名親密伴侶而要求自己更嚴 格控制飲食習慣,完全禁食朱古力和甜品,但過敏情況反而加劇,經治療師瞭解,原因是過分著重身體清潔和外表,於是給了適當的花藥,讓他明白不要給自己太多 戒律,也不用執著於皮膚外觀上。服用花藥後,他漸變得更能接納自己皮膚上的瘕庇,過敏症狀也在沒有使用其他藥物的情況下減退。

香港人生活節奏快,壓力大,是不少厭疾病的根源,明顯不過者是失眠、消化不良、便秘等,而心理壓力易使人暴飲暴食,繼而又造成冠心病、糖尿病等。一般的藥物治療,只能起治標作用,改變生活習慣持之以恆才是治本之道。花藥的作用,是從心需著眼,是最佳的輔助治療。

【 常用於失眠的貝曲花藥 】

  • 日間工作、生活、與人交談的片段,盤旋腦海中,揮之不去 – WhiteChestnut (白栗)
  • 面對挑戰或重大任務,憂慮應付不來 – Elm (榆樹)
  • 身心過度疲累,卻未能從睡眠中好好得到休息 – Oak (橡樹)
  • 要適應新環境,如新工作、新婚、新居、遷徙異地 – Walnut (合桃)
  • 生活節奏快,常急躁不安,總覺時間不夠,未能鬆弛 – Impatiens (風仙花)
  • 太過擔憂子女、伴侶的安全 (或他們的其他事情) – Red Chestnut (紅栗)
  • 沒緣故的恐懼,或是容易受電影、電視恐怖情節影響 – Aspen (白楊)

用法:選擇適當的一種或多種花藥,每天四次,每次兩滴。

 

【 花藥原來是露水 】

花藥原來就是鮮花花瓣上的露上,但因蒐集困難,故已甚少使用。現在的製煉方法,是要到沒污染的野外地方 (最好是原先發現該種花的地方附近,不然花藥的治療作用可能會有所不同,就如中藥也講求地道出產一樣),選擇盛開的花朵,小心地新鮮採摘下來,放入清泉水 中,讓陽光照曬數小數 (也有一些是用月光或小煲加熱方法的),把花取出,用等分的酒精 (如白蘭地)貯存,成為酊製 (Mother Tincture)。從酊劑取出小量,放入小瓶清水中,就是一般治療師所使用,或是可從健康食品店買得到的濃縮瓶或貯存瓶裝 (Stock bottle)。再由此取出兩滴,加進另一瓶清水中,用少量酒精作防止腐壞,是為用瓶裝 (Treatment Bottle or Dose Bottle)。

文:黃偉德 原載:明報 一九九六年八月十三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