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殼—來自海洋的心靈藥方

  周前談到貝殼藥 (Shell Essences)與貝曲花藥 (Bach flower essences)的比較,要補充一筆,是貝殼藥出現的時代背景,於 1990 年代初期,跟貝曲花藥出生的 1920 年代經濟大蕭條之時有很大不同。

  近 20、30 年,人類潛能運動 (Human potential movement)出現,在物質主義發展到極點時,出現心靈的回歸,大家練習冥想、瑜伽、氣功、靈修,趕上 「新時代」 (New Age),出現新的宇宙觀。醫療的範疇,大家也不再只用舊式的疾病名稱,1920 年代貝曲醫生創了先河,談情緒致病,到今天,在新的 「範式」 (paradigm)、新的語言下,我們還會說某個 「脈輪栓塞」 ( chakra blockage)、「不踏實」 (not well-grounded )、「吸收了太多別人的信息」 (surrogation)、「太多自責」 (self-hate)、「業力病」 (karmic disease)……

  此外,這個時代,男女 (或是男男、女女 ) 關係的討論不像以前的封閉,是可以討論的,在個人成長、心靈發展中的角色也得到肯定。反過來說,就是感情與性關係的創傷,也得到大家的注意,需要處理、治療。

  在這個年代出現的貝殼藥,也正切合這個時代的需要。舉幾個例子:Tiger Cowrie ( 虎斑寶螺 ) 是給那些常自覺或不自覺地吸收了別人的情緒信息的朋友;Stromb Fasciatus,讓我們明白神聖、心靈的生活該是開心、輕鬆,不一定是舊式的嚴肅古板的;Robin’s Cowrie ( 羅賓寶螺 ),讓凝住了的陰柔軟化;Fluted Giant Clam ( 巨蜆 ),紓解年齡的身心壓力。以上種種,都是一個世紀之前的英國人不會談及的。

撰文:黃偉德

(取自2003/09/24《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C17)

Keywords: Shell ess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