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樸的花藥道路

不知是我選了花藥,還是花藥選了我。

1928年開始,藉著英國貝曲醫師牽引,花藥悄悄來到世間,帶著安撫人心的深意。

也許是名字太浪漫,也許是她太簡樸,沒有營養學的可見可觸模,沒有一般中西草藥的悠久歷史,沒有順勢療法的精微細緻,花藥一直只站在自然醫學的邊陲位置,默默出待著有緣人去認識。

回想這三年來,由我於1999年隻身在澳洲唸順勢療法,在2000年某天收到台灣自然風易潔的越洋的電郵 邀約合作,竟不自量力於去年的在台灣出版了第一本的花藥專書,更開創了第一個中文的花藥課程,得大家的喜愛,到今天台灣已有多人講授花藥,也愈來愈多人在家中自用花藥,這些日子的道路,也真是奇妙。順勢療法是自然醫學中最理性、嚴密、精細、知識性的,今天我在台灣的主要志趣──花藥,卻是完全另一個路向。 這教我想起了當然貝曲醫師離開倫敦專注花藥研究的歷程。

* * *

1928貝曲醫師首先發現了三種花藥:鳳仙花(Impatiens)、猿猴花(Mimulus)、鐵線蓮 (Clematis),那時候,他應用的是順勢療法的稀釋(dilution)加上震盪(succession)的加能(potentization)方 法,即是先把植物放在研砵中,加入乳糖稀釋、棒磨,多次重覆,製成藥物。

到了1930年春天,貝曲醫師漸忍受不了倫敦的擠湧的房子、諠鬧的人馬車聲,他有股強烈的感召,要放下倫敦的工作,到野外去全心全力的找更多有治愈力的花卉,於是他把診所的病人分配給同僚,結束了腸道疫苗研究和生產的實驗室,把做細菌、免疫疫苗研究的儀器賣 掉,把所有舊文獻燒毀。

他那時已43歲了,在一般人來說,算是不容易的決擇,放棄在金錢、專業上的成就,只攜著售賣儀器回來的金錢,幾件行李,跑到威爾斯鄉郊去。事實上,他也沒有確實的計劃,去找甚麼、怎樣找,就只是強烈的熱忱推動他,有個信念,在大自然中,他會找到最實用、簡 單、有效的療愈方法,裨益世人。由那時候開始,他已不再把治愈看作為一項事業或專業,不再收取病人分毫。療愈,是上蒼賜他的神聖的工藝 (Divine art),去貢獻世人。

初抵威爾斯的鄉郊,他卻是有點沮喪的,他拿錯了行李,用作製藥的研砵和棒,他遺下了,卻帶了一滿箱子的皮鞋!他後來卻知道,一切有天意,鞋子,是給他未來六年要走的道路用,至於研砵和棒,可以不管用了。

他每天在山林間尋索,看有甚麼花卉、植物可以化為治療的藥物,他也變得愈益敏銳,把植物放在手上、含在口中,都可以很快感受身心的微妙反應。五月的某個清晨,植物上的露珠很多,他靈光一閃,藉著陽光的照射,猜想露水必蘊含著植物的特性。如此,露水也該是植物 特性最原始、完整的反映。他一品嘗,果然如是,有些植物給他身心振奮精神煥然丰彩,有些植物讓他痛楚、嘔吐、發燒、紅疹……

只是,困難來了,怎麼蒐集露水成藥?結果他用清泉水,把幾朵盛放的鮮花舖在上面,讓陽光照耀數小時。不得了,原來效果更佳!

意外的發現,他非常雀躍,因為方法很簡單,大自然的四大元素也在其中了,火、地、氣、水。貝曲醫師在 1930年發表的《疾病與療愈的基本思考》中寫到:『土地孕育了植物,從空氣吸取養份,太陽的火熱讓力量釋放出來,並用水盛載著。』這個簡易的方法,讓貝曲醫師深信,真正的知識,非由人類的理性分析而來,乃是由對生命的簡樸的真理的洞察力、接受力而來。所以,他說,『這方法很簡單,莫因此而捨棄它,當你愈 精進研究,你愈明瞭宇宙萬物中的簡單、純樸。』

* * *

貝曲醫師的花藥療法的主要信念,是心靈和諧就是健康,而尋求和諧、健康的療愈方法,該有兩個原則:病人自主、簡樸。偏偏,現代社會仍是物質肉體治療作主導,病人也是喜歡醫師主導、專業知識主導、高科技主導。

貝曲醫師在27歲的壯年患上癌症,他主診醫師判他只有三個月性命。但他卻好好的活了過來。他說的疾病、痛苦,怎樣療愈,都不是書本上的空理論,而是切膚之楚。而這種在療愈方法上對簡單純樸的要求,都是他的真心追尋。

「真理無需分析、爭論,不用繁複文字包裝,是一種內心的頓然醒悟。只有其他無關痛癢的事情,才需要贅拙的解,由此又生了『理智』。生命中重要的事情,都是簡單的,你聽到時,會說:『對啊!何以,我一直都這樣想啊!』真正的喜樂,也是當我們跟本我心靈 (spiritual life)和諧之時;愈是完全的心靈整合,就愈是喜樂。」

「疾病的預後,不在乎肉體的症狀與表徵,只繫於病患者糾正心志的錯誤,回復與本我心靈和諧的能力。」

這個年代,我們都喜歡倚賴專家,但貝曲醫師卻清晰說:

「明日的的病患者,必須明白,我們可以找長輩、兄長的意見援手,但只有我們自己,才能真正消除疾苦。

「我們都是治療者,有著愛與關懷心,就可以協助任何人尋回健康。瞭解患者的心理矛盾鬥爭,給他花藥克服矛盾,加以鼓勵與盼望,生命的自愈力就會啟動。」

我最欣賞花藥的地方,就是她的簡樸。讓大家一起珍惜花藥的簡單,學習純樸的生命真諦。

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2003年11月21日 原載 台灣《自然風》雜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6 − =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