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藥解孤愁

孤單 孤單是人的基礎情緒之一。貝曲醫師於1928年最初發現的三種花藥中,包括了鳳仙花、猿猴花、鐵線蓮。鳳仙花,就是給愛獨個兒工作的朋友。貝曲醫師的38種花藥,初學者時感困難,是38種花藥怎樣學習和牢記?理論上,讀書是最簡單的方法,但花藥課程上的體會、互相觀摩,同學卻是學得最快。我的課程上,採用了幾項獨特的方法,讓同學加速認識,更有信心地瞭解、應用花藥,包括直覺挑藥法、植物形態、親身服用分享法。今期,我會介紹貝曲醫師的花藥分類中,其中『孤單』類別的三種花藥:鳳仙花、石南、美洲赫頓草,當中不少是我在課堂中持續觀察學回來的。

鳳仙花英文名稱叫Impatiens ,個性特徵就在其中:急、躁,關鍵字是impatient irritable。這部份是大家不會忘記的,但何以會在『孤單』的分類中呢?

他們思想、行動急促,事情不能延緩或拖遲。病了,也要最快的康復。他們難以忍受做事緩慢的人,覺得是錯誤、浪費時間,會要使別人做事更快。

『他們常喜歡獨自思考、工作,也就可以按自已的速度行事了。 (貝曲醫師,1936)

這個說來也確如是。需要鳳仙花的人,行事快速、果斷,不喜拖泥帶水,凡事最好昨天完成,要遷就配合那些愚蠢的慢郎中,是虛耗生命,不如獨行好了。在我經驗裡,確有不少個體戶、自由業者是鳳仙花類型。

需要鳳仙花的朋友,常不難辨別。他們情緒 ( 脾氣)發得很多,也收得快;身體上的症狀亦如是。小朋友發燒的,會是突如其來,然後去也匆匆。(發燒中用花藥,請特別留意鳳仙花──發病迅速,冬青──溫度、臉有怒紅色,海棠──吃了不潔食物的中毒情況,以及當時的情緒狀況。)有風疹出現,常會來得很快,但也在不知不覺間消失。皮膚癢得發躁,鳳仙花、櫻桃李是重要花藥,急救軟膏內已含有些兩花藥,很方便。

觀其面貌,鳳仙花者常拉得繃緊,特別是前額地方,你可以看到他們的內在張力,常有『青筋盡現』的神情。

在挑花藥的過程中,通常我會請同學/求助者先閉起眼睛放鬆一下,通常在我還沒有指示前,已急不及待打開眼問:『現在怎樣?』 這些常是鳳仙花型人。

話說,貝曲醫師本來也是鳳仙花性格,做事急,不容怠慢。相信是蒼天安排吧,貝曲醫師於 1928年九月,在威爾斯的河岸找到這種於1830年來自珠穆朗瑪山區的鳳仙花。鳳仙花的生長形態也表現了其性情,種籽破莢而出時,『 pop』一聲,彈得老遠的,正反映了其爆炸性。然而,種籽也要待過寒冬,到春天才能發芽,之後就是很迅速成長,把河堤舖滿。

鳳仙花常幫助不少靈性路途上的朋友,幫他們放慢、放鬆下來,增加耐心、細心,聆聽自己和病人的內心情感和靈性需要。


美洲赫頓草 (Water Violet)

又譯水蓳,他們的『孤單感』是人群中產生,格格不入,不自在的感覺。

貝曲醫師描述:『不論健康或患病,每喜歡獨處。非常含蓄,說話不多,行動寧靜、溫文,不易打擾別人。獨立、能幹、自足,不輕易受人言左右。但較疏離,愛離群獨處,獨來獨往,常是有才幹又聰慧之士。

貝曲醫師的描寫,近乎偏愛,那他們何病之有?

美洲赫頓草是生於清澈、無污染的河水中,旁邊多有較深的水保護著,讓動物難以接近,大部份時間,美洲赫頓草只活在水面以下,在開花時才僅見其花,它們的根也淺淺的,只輕輕抓著水中泥土。據說,這花在英國已愈來愈少。

需要美洲赫頓草的人士,常有離群、隱居,在自己的寫意天地,不太愛世間紛纋,對於現實物質世界,他們也只是淺嘗即可,不太執著。

我發現,這類人確常有獨特氣質與才華,他們有獨特思想、理想,不易為俗世人所完全理解。他們常有冷眼看世界的情懷,在課堂上, 會坐在第一行旁邊,或是最後一行,保持一種抽離、低調、與人群的距離,在休息時,也少會與同學高聲吱吱喳喳。

有作者說,他們有『優越情結』(superior complex)。我看不盡然。只是,他們確是特別,在人群中會感到孤單、難溶入、不自在,或會難跟人溝通。而這正就是他們的難處。

這藥有另一面,是幫助打開心扉,用心去溝通。有一趟我在自然風講課,在初級課程結束後的意見表上,『甚麼需要改善?』一欄上,同學老實填上:『老師的普通話』。我當然接受。但有趣的,是過了兩天的進階課上,同一同學竟說,『老師的普通話,我聽得懂多了!』而同天的早上,她的女兒可伏在她懷裡哭訴一些心事,這都是以往少有的!她服用的主藥,正是美洲赫頓草。

類似的經驗我聽過多次,這花藥拆破了心的圍牆,讓旁人更能接近,用心溝通、聆聽。


石楠 (Heather)

貝曲的描述:『他們總要有人陪伴著,他們要有人分享他們的問題,是誰都可以。如果要獨個兒,他們就會不快樂。

石楠的關鍵字是孤單、自我中心、愛說話。

這種孤單感,可以發生於不同年齡群的朋友,小朋友在父母外公幹後生病,成年人長時間沒有伴侶或摯友,老年人要兒孫陪伴。這些人,當有人在旁邊時就會變得喋喋不休,有時候,甚至不用知道你是否用心聽著。

曾經有一位病患者求助,她社交圈子極窄,終日會找各式心理輔導電話熱線來說話,嚴重至翻開電話簿,每個機構去找社工傾訴,使得一些機構也不厭其煩。石楠花藥幫助她會從內在找尋自足。

多說話,是石楠的常見特性。我接觸過多位從事電台主持、愛寫作,特別是愛講自己故事的人,也常有石楠的傾向。

上課時,石楠同學往往特別多說話,其他同學或會不勝其擾,但不方便打斷,到他們挑到石楠時,就知道大家同學的『心意』了。 (另一種常說話的花藥類型,是龍芽草,他們是用說話、嘻嘻哈哈、開玩笑,去掩飾內裡的不安。)

在自我內在尋索 (inward bound) 的路上,常會出現石楠的狀況,對自己瞭解多了,變得有點自我淘醉於種種獨特的經歷體驗,很渴望可以找到知心人。石楠可以幫助把我們保持保衡。

一些獨立執業的身心靈治療師,每天的主要工作是分擔求助者的困惑,但自己的問題卻無從求助。一遇著與自己有近似經驗的求助者時,往往會過度地把自己經驗代入,失去客觀和聆聽的耐性。 此外,在處理一些在治療中停滯不前的個案時,治療師會難以跳出固有理論或個人經驗的框框去瞭解求助者的問題。這兩種情況,治療師都可以服用石楠,讓自己退後兩步去認識求助個案。


撰文: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自然風雜誌》 2004年2月

Keywords: bach flower remedies, loneliness, aloofness, talkativeness, loquacity, impatience, irritability, intensity, impulsivenes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99 − 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