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煦陽光與烈火煎熬

貝曲醫生的38種花藥,有兩種製煉方法,19種用『陽光法』,另19種用『煲煮法』。一直以來,我們都以 為『陽光法』是最自然的,只是因為英國陽光少,昏暗日子多,所以才出了煲煮法來方便製煉。但是最近,從事採摘、生產、研究花藥二十多年的Julian Barnard卻提出了饒有意義有觀點:陽光法的花藥和煦暖人心,但煮沸法像徵著生命中的煎熬歷煉,是另一種提昇生命的方法。

陽光法(Sun Method)製造花藥,是在一個天朗氣清、萬里無雲的日子,預備一薄玻璃碗,採清泉水,放在植物旁邊,然後小心地把花採摘下來,舖滿水面,在無間段的陽 光下照曬3-4小時。如果花瓣褪色較早,就可以早點完成。然後用同一植物的莖去把花瓣挑出來,這個花水就傾倒進一個深色玻璃瓶,加入等量的白蘭地酒作防腐,是為母酊劑。

過程中,大自然的四大元素地、水、火、風也在其中了。貝曲醫師在1930年發表的《疾病與療愈的基本思 考》中寫到:『土地孕育了植物,從空氣吸取養份,太陽的火熱讓力量釋放出來,並用水盛載著。』他又說,『這方法很簡單,卻莫因此而捨棄它,當你愈精進研 究,你愈明瞭宇宙萬物中的簡單、純樸。』貝曲醫師首19種花藥,都是以此『陽光法』製煉。

但有趣的,後來19種花藥,貝曲醫生卻用了截然不同的『煲煮法』(Boiling Method)。預備一搪瓷鍋,把花連莖都一塊放進去,添滿清泉水,用氣爐開蓋煮沸後,慢火煮約30分鐘,然後上蓋,離火,待冷卻。最後,隔渣,傾入深色玻璃瓶,加等量白蘭地酒保存。

在陽光法中,浸著花藥的清泉水,漸漸會添上光澤,你可以在水中看到光線的跳躍舞動。但在煲煮法中,我們卻是看著花瓣迅速褪色、枯謝淍零,生命在高溫下給摧殘。

然而,貝曲醫生卻說:『這些新的花藥,作用層面不一樣。她們是更靈性的(spiritualized),幫助我們每人內在的偉大本我發展出來,克服所有恐懼、困難、焦慮、疾病。』究竟為甚麼貝曲醫生會這樣說?用了爐火煲煮花藥,花在高溫下褪色、凋謝,究竟有何深意?

現代花藥製造者Julian Bernard在他的新作《Bach Flower Remedies: Form & Function》中,詳談每種花藥的生長形態跟她的治療效用的含意。在談到煲煮法(Boiling Method)製成的花藥時,他提出,在經歷情緒上的困擾時,是我們反省生命的機會,往往也給我們帶來成長的契機,換句話說,『疾苦』 (Suffering)/『困難』是『學習』的路途之一。而鮮花經煲煮法而成,也有相同的特質:壓力、劇烈、痛楚 (pressure, intensity and pain)。

事實上,貝曲醫師在發現、製造這19種用煲煮法而成的花藥時,也都是先經歷種種身心的疾苦,可能是難以承 受使人發狂的頭痛、可能是雙腳的嚴重潰爛,然後是上蒼安排下,讓他會發現相關的花藥去化解、明瞭他所要學習的。他的工作伙伴Nora Weeks說,貝曲醫師是『承受的莫大的痛苦』(great suffering to bear)。所以,貝曲醫師也說『疾病是失誤的思維、行為所造成,當我們調正思想、行為後,疾病就終止。當疾痛、苦楚、緊張的功課學成了,疾病就沒有意 義,會自行消失。』

Barnard指出,疾苦(suffering)的另一原因,是抗拒:是我們掙扎,保持現狀,抗拒生命、萬物的自然呈現。拉丁字根裡,suffere(維持、抗拒)一詞中,sub,就由下而上之意,ferre就是帶、承受(carry)之意。是否湊巧呢,煲煮法中,花藥正是火熱由下而上的煎熬出來。太陽法的熱量,則是由上天賜下來的和煦溫暖。

我們常說,人是『降世』到凡間,經過種種歷煉,功課完成後就可以『升天』。在花瓣、花莖在清泉水的柔和、熱火的熾熱中腐爛,也像徵著在大困難中的人們,舊生活離去、舊態度瓦解,注入新生命。

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日期:2004年2月5日 原載 台灣《自然風》雜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90 − 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