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藥 – 安全溫和人人可用

花藥 – 安全溫和人人可用

花藥是用野外新鮮花卉,放在清泉水中,把不同花朵的獨特性質蒐集到水中,針對人不同的負面情緒,助人克服政病的心因,處理性格上的弱點,重建心靈和諧。

怎麼花藥竟能影響情緒呢?也許我們可以想像,花藥(或花卉水) 就是盛載著音樂的泉水。這是很美麗的比喻,但也是最貼切的比喻。

瀑布的流水聲,叫人心曠神怡,節奏急促的鑼鼓音樂使人士氣高昂,雀鳥吱吱的清脆聲助人紓懷解憂,不同的聲 音 (包括音頻、節奏、輕重等)喚起不同的心靈反應。相似地,花藥就是把不同植物的性情、氣質,如歡欣、忍耐、包容、勇氣、決斷、力量、靈活、鎮靜,用水盛 載,帶到人心靈內。

用水來把這些素質盛載,你或會是匪夷所思,卻正是西方不少歷史悠久的自然療法藥物的療病基礎。以往人們只是知道有此現像,知道水可以載負信息,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然而,近數十年來,量子物理學的研究,漸發現一些端倪。

原來水是大自然中一種既曾遍但又非常特別的東西,水分子與水分子形成的分子鏈,可以有變化多端的形狀,不 同的形狀就蘊藏著微妙而複雜的信息。這情況,就如我們身體內的遺傳密碼,仍是由那些氨基酸分子組成,但每一個人都具有他獨一無二的排列組合,記憶著他個人 的獨特生命信息。

利用水的獨特分子記憶功能,把信息帶到人的身體和精神內以調病養生,用現代的說法,屬於能量醫學 (或信息醫學、頻率醫學,vibrational or energetic medicine) 範疇。能量醫學的特質,是用信息 (物理上可測度的就是不同的能量頻率 energy pattern) 療病,有別於主流的物質治療,後者包括天然、化學藥物治療及食物營養補充劑等。

試舉個例子,我們知道黃豆有降血脂作用,主要是因為黃豆內含卵磷脂,肥脂肪原不因溶解於水,但卵磷脂卻能 肥脂肪乳化,使之與水混合並沖出體外,從而達到降血脂、疏通血郎和降血壓的作用。技術上,這是個眼前看得見的生物化學過程,是物質療劑的應用。若採用能量 療劑的話,治療師可能會嘗試找出身體上能量場出現了什麼變化或失調,然後用適當的療劑去刺激、提高身體對脂肪的新陳代謝機能,而不是找某一種天然或化學物 質去溶解 脂肪。這是信息療劑舉重若輕的方法,發出一個信號,如體內智慧知道那是需要調正的,即會喚醒人內心和身體的潛能,讓每一個細胞作出出積極回應,激發自療的 機制。

能量醫學在西方全人醫療中已扮演重要角色,是不少『古老』和『新興』療法的基礎,包括順勢療法 (homoeopathy)、音樂療法 (sound / music healing)、色光治療 (colour therapy)、水晶治療 (crystal healing, crystal elixirs)。

部分上述療法雖常被指為邊為或甚至偽科學,但因著其實質的效果,未有覣代科學解釋並不是沒有療效,我們有理由鼓勵科學家多作基礎研究,找出其基理,筆者相信,能量醫學肯定在將來人類健康福祉上,扮演極重要角色。

回頭說,現時主流的物質治療的方法,一般來說,即是包括中西草藥、化學藥物、食物營養治療,都以針對身體 (非精神)的疾病為主,如營養攝取不均、創傷性問題等。

但是,當我們遇到慢性或退化性疾病時,如心臟病、糖尿病、風濕關節炎癌症等,則應多留意在食物營養或細菌病毒以外,背後有什麼致病一妨礙療病的情緒因素,因這常反映患者的能量場出變化,而單用物質療劑可能並不足夠。

是否對自己或別人太嚴苛呢?是否太強的自對尊心障礙了找人協助呢?是否沮喪缺乏盼望失去鬥志呢?是否欠缺意志力而分擔太多別人的責任呢?這時候,物質藥物配合能量療劑就尤其重要,再加上靈性修煉,如靜坐、冥想、禱告、瑜珈,則當能事半功倍。


疾患不適是身體的訊號燈,原不用害怕,它只是提醒你,為了生活的某一部分,是金錢、事業、名聲,或是要過分支配別人,或太遷就別人,如父母、子、女、伴侶或社會壓力,你是否忘記了自己所喜歡或要追求的人生快樂?

文:黃偉德 原載:明報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2 −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