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向整合療法──愛是最大的治療力量

polarity_mary在療劑的運用上,我一直喜歡以較溫柔的花藥、順勢療法為主,而以物質的營養補充劑為輔。在肢體療法(bodywork)上,傳統的西方整脊、中醫跌打雖 好,但我還是希望找尋一些更能從「能量」層面發展的療法,發現極向整合療法(polarity therapy)是一大驚喜──她兼顧了傳統中醫的反射區療法、穴位、陰陽思維,印度醫學的脈輪、五元素,還有西方傳統的脊骨神經醫學 (chiropractic),有部分似是近代復興的靈氣治療(Reiki)和頭薦骨療法(craniosacral therapy)。而最重要的,她的效果極顯著,對肢體療法初學者,也可以在兩天的初級課程裡,掌握了基礎理論和操作,為受治療者帶來深刻的效果。
過去幾個月來,身心都較為疲累,一直想要把生命調校一下,一方面是為了要專注於最愛的臨床治療工作,把營銷工作減至最少,所以辭掉了義務團的工作;另一方 面,則在尋索一些新東西去學習,去洗滌、更新在忙碌工作中麻痺了的腦袋。於是,我十年前放下了的瑜伽(yoga asana)鍛鍊,近兩個月來又重新開始了,重新了解自己的肢體。然後,偶然的機緣下,我飛到台北,跟美國來的Mary Muryn學習極向整合療法。

多年前我在澳洲唸書時,經芳療師女友介紹,翻過她的著作《Water Magic》(中文版書名:療浴),是一些浴療的處方,結合了香薰精華油、草藥、順勢療法、花藥、音樂、水晶、觀想…… 有一股說不出的深度與魅力。心想,Mary可不是一般芳療師。後來,經自然風的介紹才知道,原來Mary成長於廣泛應用通靈、藥草的家庭。這趟來台講課, 卻不是她兩本著作《Water Magic》 和《Spa Magic》的題目,而是視覺創造(Creative Visualization)與極向整合療法 (Polarity Therapy)。Mary Muryn曾追隨極向整合療法始祖Dr. Stone之入室弟子潘納堤醫師十年之久,實踐極向整合療法已近三十年了。

翻查資料,極向整合療法原來由Dr. Randolph Stone所創立。Dr. Stone是自然療法醫師、手療醫師(doctor of naturopathy and chiropractic) (註一),一八九○年生於奧地利,一九一四至一九七二年間於美國執業,不滿足於西方醫學,曾到中國、法國學習草藥學、針灸、反射治療 (reflexology)、東方醫學的按摩技巧,近六十年的行醫生涯裡,百川匯流,把東西方醫學整合成「Polarity Therapy」,有譯作「極化療法」,筆者則試譯作「極向整合療法」,因為polarity是極向之意,其治療目標為陰陽極向之整合、平衡,方法則以雙 手調整為主。

有一本著作《Your Healing Hands Polarity Therapy》,作者為Richard Gordon (註二),其中寫到:「極向整合療法平衡我們的生命氣場,然後精微電磁場也得到了平衡,繼而氣場平衡、神經系統改善,接著肌肉狀態改善,而肌肉連接骨 骼,所以,在極向整合平衡後,我們常見移位的骨骼也自動復位!」

坦白說,在網上看過這些介紹後,仍是一頭霧水,只大概知道極向整合療法的重點是一系列的手療技巧,但又不是一般以鬆弛肌肉為主的按摩,也非「較暴力」的 chiropractic及中醫跌打,也不只是像靈氣(Reiki)般輕按沒有動作的純「能量治療」。然後,我知道極向整合療法還有一些飲食、生活方式作 輔助。

好了,不管怎麼說,這陣子我需要的只是放下腦袋,找一些新思維、新的心靈空間。在我來說,學習新東西是好方法。反省下來,原來自二○○二年回港開業至今,一直都沒有什麼新刺激。現在,是時候找些新意思了。

於是,七月三十(二○○四年),我從香港飛抵台灣,那天黃昏,在自然風初會Mary,大家邊吃飯,邊聊天。然後,馬來西亞有機業者訪問團來訪自然風,我為 Mary作了一點翻譯,對她的初步印象是:非常親切,沒有大師架子,平易近人。這種舒暢感,是治療師的重要氣質,讓人感到她的自然,自己也可以自在。

七月三十一日上課了,我頗有些緊張,畢竟上一次參加類似的肢體治療課程已是近十年前的事。沒想到這兩天下來的經驗,卻是很多的愜意的驚喜和收獲。

課程內容開始是一些極向整合療法的基礎前設:
一、愛是最大的治療力量;
二、正確、正面的思想──憑著愛心、正確態度,可以克服技術、知識上的不足;
三、才是實際的操作技巧。

接著, 我們了解身心「能量體」的三層:身體、精微體、因果體,再認識業力、療癒責任、恩典(Grace)的概念。到實際操作部分,我們學習治療房間的設置,怎樣讓受治者舒服,怎樣在氣場上時保護自己,以及陰陽兩極、氣風火水土五元素。

最興奮的當然是實際互相練習的部分,包括一套基本的身體多個穴位、脈輪、反射區的手療──輕觸、按壓、拉扯、擺動等。

粗略的觀察,班上同學多是肢體療法的初學者,初時確有點雞手鴨腳的情況,是左手在上,還是右手在旁,用拇指還是中指?穴位在哪?是輕觸、重按還是離開?但是,大家都很快進入狀況,第一天結束時,不論施治、受治者都已全然投入,趣味盎然。

親身的裨益如何?這兩天下來,幾次在按摩床上接受同學的實踐時,都是不到十分鐘,我就很鬆弛的沉睡了,醒來更是不知身在何處──是香港老家、雪梨唸書時的鄉居、台北的飯店?原來只是自然風的課堂上!這種熟睡,在家也不常有呢!

同時,近日面部有些濕疹的狀況,臉部比較紅,說來奇妙,每次給予或接受治療後,雖然只是短短二十分鐘,但臉色明顯淡下來,也較明亮清澈。

回到飯店,次天早上練習瑜伽,身體已較昨天早上時柔軟、靈活!在攀足、艇式這些我還沒有掌握好的式子上,進步更是特別顯著。

近兩個月,由六月底在墾丁的單車意外,撞傷了頭,左肩、左髖關節移位後,每週都接受氣功師的針灸、復位、氣功綜合治療,而在上過極向整合療法的課程後三天去見氣功師,除了皮膚狀態的改善外,她還說我氣色清爽……,而我自己的感覺是,整個人輕快了。

這三星期來,我幫一位從事芳療、護膚顧問工作的朋友做了幾次治療。她的第一反應,是在頭部第一位置的按壓時(那是副交感神經位置),她感覺到一般似電流的舒暢 感由腳底向上湧起,不久即睡得很深沉,醒來時有迅速充電的感覺。幾星期下來,最明顯的是,在做瑜伽練習時,關節變得較靈活了。最近有一次,她腰間很痛很硬,幫她做一小時的治療後,她完全的鬆弛下來。她說,要謝謝Mary讓我認識這方法!
她一直是個高要求的人,或許是我雙手太笨拙,所以很少幫她按摩,但這個極向整合療法,我想頗能使她滿意!

原載 台灣 自然風 雜誌

本文作者Arden現為香港執業順勢療法醫師

註一:Chiropractic Doctor一般譯作脊骨神經科醫生,其實不正確。此專業並不只專門針對脊骨問題;又,Chiro原義為「手」,practic 是「操作」,故建議譯作「手療醫師」

註二:新版叫《Quantum Touch》內容大幅擴充了。 (2006.05補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32 =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