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回自己的矢車菊

週末黃昏,完成了今天的診症工作,要寫一點花藥故事。寫什麼好呢?就隨心一挑──Centaury(矢車菊),真巧,正是我的老朋友!「矢車菊:溫和、安靜、親切,過度憂心去服侍他人,因此消耗了不少精力。這類朋友,因過度熱心助人,竟變成別人的奴隸。他們善良的心靈,常會吃虧做了份外之事,忘記了自己生命的目標志向。」(貝曲醫師,1936)

矢車菊長出來的是淡粉紅的小花,在英國常生於鐵路、公路、步道旁,近年則多見於荒廢的小路、農田的旁邊,不易有交通車輛闖進的地方,土地多是較乾旱、沒大商業價值,她們不太會挑肥沃的田園。翻查草藥文獻,矢車菊(Centaurium umbellatum)的資料也不多,毫不起眼。不論在鄉間田園,還是在草藥文獻上,矢車菊都不易讓人察覺。恰恰,這都反映了矢車菊缺乏個人風采的特性。

矢車菊是一種兩年生植物,第一年萌芽,第二年才開花。開始時只悄悄長出兩片小小一毫米直徑的葉子,但地下根卻可深達二十五毫米,在乾旱的泥土中吸取少少的水分去生長。此刻,她已默默告訴我們,年輕的脆弱、輕盈、不吵鬧。在第一季裡,她就只緩緩長出圓座型的嫩葉,約三十五至四十毫米直徑,覆蓋土地,不讓其他植物進佔,悄悄劃出自己的空間。

到第二年,矢車菊才從中間筆直長出淡粉紅的小花,不算得很高,約二十厘米,下面有圓座型葉片承托保護,沒有其他花卉摻雜其中,讓我們不難看到她自主的空間。 矢車菊的花季,約是六月至九月初,在陰沉的日子裡,更是會閉上花瓣等待陽光的來臨,一般的日子裡也只有部分的花會綻開,只有陽光異常燦爛的日子,才會全部一起盛放。

矢車菊的淡粉紅小花並不奪目耀眼,只有用心仔細欣賞,才能窺見她的細緻優雅。 矢車菊的種籽很細小,靠風力傳播,但不少會被大雨沖走,只餘少量會停留在路旁不太肥沃的泥土上,趕得及的,在仲夏發芽,等待明年開花;趕不上的,就下年才發芽,再過一年才開花了。

需要失車菊的人,也是默默聽命於環境的安排,被動、安靜、低調,受人安排(擺佈)而從不亢聲,甚至心甘情願。心靈很善良,總是做著「好人」,愛幫人──直至有一天,醒過來,想要尋找自己的方向使命。他們的功課,是放棄過度的謙虛,懂得拒絕別人,不需以為別人做事來肯定自己,而是認清自己的強項,建立自己的主見,演繹自己的生命。

在肉體上,需要矢車菊的人往往都是虛弱、蒼白、乏力、易累。在筆者的臨床經驗中,矢車菊的人,有容易受感染傾向,有什麼流行病毒、傳染病盛行時,他們往往會首當其衝,這也反映了他們缺乏的體魄和自我肯定。另一方面,皮膚病也跟矢車菊有一定關連。矢車菊患者不懂得跟人劃清界線,拒絕不合理或過份的要求,常盲目的為人著想,而皮膚是我們與外間世界的臨界面,病患表現其上不無道理。

在治療矢車菊患者時,不妨多鼓勵他們獨立思想,甚自獨立居住。筆者曾有數位求治者正是在服用矢車菊花藥後不久,提升了自我的認同感(ego strength),遷離父母家,搬出自住,實現了多年的內心的夢想,開展自己的生命。

不難想像,矢車菊性情的朋友,在成長過程中總有一些馬鞭草(Vervain)、葡萄(Vine)或菊苣(Chicory)等個性強硬的父母或友輩,從靈魂學習去看,這樣的佈局,正是要讓他們學習獨立,學做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