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流感病毒分析報告

(本港確診首宗甲型流感H1N1個案,患者來自墨西哥,本港流感應變由嚴重升至緊急級別。我找出了這篇舊的遊戲文章,原寫於2003年4月初沙士高峰期,看著這幾天的新聞,全世界的驚惶,跟當天的差不多。略為修改,聊博一粲。)

***********************************
魔鬼與朝聖者 (最新病毒分析報告)

某天,魔鬼與朝聖者在路上遇上,魔鬼看來很高興,吹著口哨,嗟著雙手,很開心的。朝聖者問他,何以開心?魔鬼答:「我今天要去殺一萬人。」
朝聖者疑惑:「真是大任務!你何以如此輕鬆?」
魔鬼答:「其實很簡單的,我只要有一個人死於霍亂,其他的自然會給嚇死,很容易!」

* * *
最近,朋友都說我病人多了,確是,但卻都不是真正染上流感或肺炎的病人。 有為應酬家中長輩的擔憂,要把只是微燒或輕微感冒的小孩子來檢查的父母; 有為預防肺炎,沒病而只有恐慌的人;有為預防肺炎而多吃健康食品卻不幸地出現過敏反應,滿口紅腫的人;有戴口罩弄得呼吸困難、皮膚敏感的;有亂服板藍根、未經辨証論治的中藥偏方而致虛寒乏力的 ─── 我統稱為『肺炎恐慌症候群』。

這個「肺炎恐慌症候群」,病原體是「恐懼」,協力(鑰匙)病毒是對政府領導無方和經濟不景氣的「憤怒」、「怨恨」、「不信任」,病源是服膺「細菌/ 病毒致病學說」而忽視免疫力的「微生物學」,散播途徑是互聯網、微生物學家、各大新聞媒體的日日頭條報導;受害者,是所有西醫,特別是醫院裡工作的醫護,以及迷信西醫的病人。

這個恐懼的病原體,因不能自我繁殖,相信並非細菌,而是需要捊擄虛弱的人心,始能繁衍的病毒。也因此,以一般抗生素並不奏效。合成的抗病毒藥物,外來的干擾素 (「我們有信心克服」重覆 N次的廢話、「少參加多人聚會」勸喻),療程極昂貴,造成社會經濟插水,且產生不少副作用,製造更多沮喪、無助、憤怒,且促這個恐懼出現變種,成為『恐慌』。

近日,有港大微生物學家表示,一旦爆發,「醫院會有人滿之患,學校和商舖關門,機場人去樓空,商業活動停頓 。」世衞估計:「全球可能多達15億人求醫,近3,000萬人要留院,最終令700萬人死亡 。」 他們可能不知道,是原來自己早已中招,在潛伏期中,不自覺地繼續把恐懼病毒傳播。

從自然醫學角度看,病原體、病源都不太重要,不需要殺害、對抗。正如殺雞抗禽流感是下下策,每種生物有生存權利,值得尊重。微生物學家的天賦任務,就是專注微生物,保持細菌、病毒的地位 — 以及他們自己的社會價值。整全療法的重點,是主動提高免疫力,從而產生自然的干擾素,防止病毒複製,保持內在平衡。以下通方藥性平和,

– 減少對菌、毒執著,學習整體觀 (花藥海棠 Crab Apple)、
– 增加勇氣 (花藥猿猴花Mimulus)、
– 堅持自己信念不盲從 (花藥矢車菊Centaury)、
– 保持充足休息 (多約會周公或周女;備一點花藥橄欖Olive)、
– 和百藥的『愛心』,消減憤怒 (花藥冬青Holly),可加強療效。

本方可按証加減,
-如遇『驚惶』、『恐慌』等變種病毒時,可加一些巖薔薇(Rock Rose)或急救花藥(Five Flower Remedy),以保冷靜;
– 為家人焦慮太多時,加『為所愛祈禱,但也放下擔心』(花藥紅栗Red Chestnut)

煎藥忌用微波爐,忌用武火,宜用心裡陽光加熱,文火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8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