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芽糖

兒時有一種小吃,叫麥芽糖夾心餅,事實上兒時並不怎樣愛吃,因麥芽糖不夠甜,其實只是愛那梳打餅的鬆脆。近年,研究甜吃,才知麥芽糖的好處,因它不甜,不刺激血糖急速升,保持血糖相對穩定,是理想的糖。多年來,常推薦友人,但因不好找,黏黏不好用,我自己也不常用。

上 周,因取消了台北行,得了幾天假期,於是去了大澳,發現不少趣味。街道兩旁滿目是海產,鹹魚、蝦羔,沒有興趣,倒是發現茶果、麥芽糖。問老闆,麥芽糖何所出?他說是外來加工,怎加工不能說,不加砂糖就是了。好,見他誠實的保留,就買了一瓶。今天,三號風球之下,只好乖乖在鄉居讀書,預備明天的工作,在等待著鑄鐵鍋裡 燒著的黑野米海草糙米飯,沏了一杯南非Roobois Tea,用幾塊裸麥餅塗上麥芽糖,驚為天人!

麥芽糖的甜,很subtle,很低調,跟其他濃味食物一起,她可以完全消失。記得當年曾跟專業做餅師研究做有機曲奇餅,希望用麥芽糖,結果,完全不行!她太淡然,太不愛風頭了,加上牛油已經光芒隱沒,更莫論牛古力了!

今天,我嘗試加一點近日喜愛的椰青油(virgin coconut oil),竟也不行,椰青油也已太濃,於是只好繼續享受裸麥餅襯著麥芽清香,聽著颱風下的雨聲,靜觀鹿地塘的草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