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行 (一)

每次外遊回來,總想記下點點滴滴滴……

今次 是四月三至六日,是我第一次去曼谷,
聽說,曼谷購物很便宜,做Spa很經濟,美食很多,
但半為公幹,另半去看牙醫,變成了整個旅程的全部。

去曼谷的第一原因,是去跟一本合著的另一作者見面,
他是美國醫生,湊巧這幾天由尼泊爾返三潘市,中途停曼谷幾天,正好相會面。
將會是一本順勢醫學的自用手冊,並希望然後是一系列,
大家都 感到雀躍,讀者等著瞧吧,期望是年尾有書出街。

四月四日,經濟日報旅遊小書上介紹了一位牙醫,話說很廉宜,
於是找上了,於Chit Lom站附近,計程車八分鐘,
本只欲洗牙,結果….. 洗牙,補牙,漂白,牙套,
第一天五個鐘,第二天是朝九晚六,第三天是一粒多鐘,
好笑的,牙醫後來還親自送了我們到夜市去逛,說下次過去是可以住在他的地方。
我想,我們都算是他的大客仔了!
埋單港幣一萬多,準較香港便宜多了,還算是值得。

漂牙中,我吃了平生第一次的Panadol,
是這樣的,第一天補蛀身時、杜牙根後,牙醫給我止痛藥,我推掉,後來是有些許痛的,我用順勢療劑Hypericum30c處理好,心暗喜。
第二天,用cold light 漂白牙齒時,牙肉會有些敏感痛,
平常的病人會先服用Panadol,我當然不願意,也想會傲得過吧。
怎料,痛楚真的出現時,我服用了兩次Arnica 200c的順勢療劑,再加急救花藥,紓緩不多,
舉手,喊痛,牙醫助理是用泰式英語問 :『sensitive?』我點頭,她會暫停cold light一會兒,
反覆多次,終忍不住,召來鄰房的牙醫,要止痛藥,也中場休息大半小時,
但事實止痛藥也沒大作用,但不能浪費療程,我只有在陣痛稍減時,繼續療程。

要否做下次? 牙醫說每年回去檢查一次,漂白大概有效兩年,牙套四、五年,
我看著現在牙齒,珍珠白 (說雪白是騙人),整齊,
跟本來的,兒時內服外敷二十年的類固醇弄得灰黑、紛亂的牙齒,說話、歡笑時露出的黑齒的尷尬,
單是腦海中的比較,我想我還是會乖乖回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5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