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豬流感 與 疫苗產權爭議

黃偉德註: 1976年的美國豬流感疫苗,使數百人得到嚴重的神經系統疾病,包括四肢癱瘓的不良反應 (Guillain-Barre Syndromes),二十歲年輕人也變成半身麻痺,還有25人死亡,引發出共十三億美元的索償!

美國疾控中心報告,每年的季節性流感,全球死 25,000 ~ 50,000 人,2009年一月至今,單是美國也已有超過13,000人死於流感的併發症,每周不少於800人。

為甚麼忽然豬流感大熱,實際上全球也只是死了70人,且絕大部份是墨西哥人,其餘染病者多不藥而癒。大家看看,誰是得益者?誰是受害者? 想想點解大家如此緊張?

**************************
下文原載: 2009年05月18日 蘋果日報
疫苗產權問題 世衞未達共識

世界衞生組織前日結束兩日會議,各國政府未能為分享流感病毒研究材料及疫苗達成最後協議,只有大致框架。預料今日召開的世界衞生大會將繼續討論這問題。

全球爆發豬流感疫情,研製疫苗卻一直打慢拍,卡位在於實驗室數據分享及病毒知識產權問題未解決。實驗室數據和病毒知識版權討論早於 2007年開始,世衞一直希望病毒樣本可在全球的實驗室和藥廠之間流傳,以研製疫苗。窮國也認為她們理應有權獲得疫苗,尤其是那些研究樣本來自發展中國家的疫苗,但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卻希望藥廠可將疫苗列為知識產權,有權向要求疫苗的國家收費。

至於今日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世界衞生大會,人類豬流感疫情無可避免將是主要議題。墨西哥表明,大會應討論各國控疫措施是否合理,以及相關的經濟賠償問題。
法新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