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邀公開大學,談自然醫學

今早,應邀到公開大學的護士學位升級課程NU202C行為科學單元『醫療社會學』中,討論醫療社會學、自然醫學。是第三年了。在澳洲唸書時,自然醫學學院裡,不少同學是護士,他們在醫院裡任最前線,也最能看見醫療和制度的問題,故轉向自然醫學。故此,應邀跟護士朋友講談自然醫學,是非常樂意的。

邀請我的,是余佩玲。我唸中大時,她是社會學學系的助教。大學年代,我是個思想反叛青年,唸社會學是時髦,批判建制是理所當然。(哈哈,今天,社會學是有點out的,就如當年中大社會學系的幾顆明星,如呂大樂、劉兆佳,已漸與社會潮流脫節。)曾經,很迷戀Max Weber,整天說甚麼工具理性、價值理性、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現代化的鐵籠,曾經想去唸德文,讀原著,但,俱往矣。 (雖然,我今天最著魔的,仍是德國人的東西,叫順勢醫學。)

事實是,社會學的理論,自己早已丟得一乾二淨。當年,幾位同學曾在中大學生報花了大半年時間,弄一個叫『西醫危害健康』的專題報告 (待整理後,希望將來可以放上來),曾欲訪問負責講授『醫療社會學』的李沛良教授,談一些西醫的問題,但感覺上他是不大願意的,感覺上他是不敢批判痛罵建制的人,所以也沒興趣修他的課。我的『醫療社會學』,是來自現實社會的較多,例如,大學校長/醫學院教授任職藥廠董事的利益衝突,美國政府建議大量購買特敏福而原來國防部長持有大量有關股票,代糖阿斯巴甜的拙劣手段掩蓋致癌的報告,醫生註冊條例保護現職醫生卻妨礙市民的選擇權,不良醫藥廣告條例阻止資訊自由......

當然,社會學只是批判工具,作為臨床工作者,我也介紹了自然醫學的哲學,以及一些其他的醫療方法。於是整理了三年前在《醫。藥。人》寫的兩篇文章。各方高人,請指正。

自然醫學淺談

『自然』成為社會大勢,在醫療保健的領域亦然。然而,自然醫學作為一門醫學,不只是採用自然療劑,還有一套獨特的醫療哲學。

七十年代,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時,一名美國女記者在採訪時突發胃痛,因針灸治療奏效而讓全世界認識了傳統中醫學,歐美國家對我國醫學萌生莫大興趣。於是,在西方國家,西醫學針灸、中藥的熱潮,在過去三十多年來,一直上升。這個現像中,初步是『中為洋用』,利用針灸作鎮痛。進一步,卻是讓西方人發現西醫以牛頓物理學作基礎的思維方式,出現了極限。於是,他們學習的,也不只是醫術,還有醫術背後的醫道,對疾病、健康產生新的觀念。

近年,不只是傳統中醫學,其他自然醫學在西方社會再興起,也漸流入香港。一般人的問的,是它們可以治甚麼病?但深一層來說,是主流醫學出現了很多樽頸,抗生素愈用愈多但卻引發更多問題,病毒性疾病仍然難治,癌症、愛滋病、自抗免疫系統疾病、退化性疾病等,都沒有治療或遑論根治。近來的『嚴重急性呼吸管道症候群』,大家都忙著找出病原體(pathogen),然而,病原體只指引我們『去邪』的治療,自然醫學正給我們另一個『扶正』的出路和哲學。

這個專欄的目的,是希望給讀者介紹一些較有系統的西方自然醫學,如草藥學、營養學、順勢療法等等。今期開始,就先談一點共同的信念和治療原則。

一. 大自然的自癒力量

自然醫學的大前提,是相信大自然有治癒的能力。身體有保持和恢復健康的自癒力,真正的痊癒,乃是身體的反應,而非外在藥物式工具所替代。醫生的責任,是輔助這個自癒的過程,排除妨礙自癒或保持健康的不利因素,協助病人建立健康的身心及生活環境。

自然醫學強調的,是健康七大原素:適當的陽光、空氣、清水、食物、運動、休息、和愛心;這些都是基本的扶正元素;然後,才再加上溫和、安全的療劑。

二. 全人治療

全人治療,不只是著眼不同的疾病,也要瞭解病人飲食作息、獨特性情、成長背景、工作狀況、生活方式、壓力來源,究竟疾病症狀告訴我們的,是關於這個生命的甚麼訊息? 瞭解疾狀背後的,究是甚麼的人?簡言之,醫病,也就是醫人。

三. 找出病因

治療前找出病因,並把病因消除或控制。

這裡說的『病因』,可以有不同的層次,一是外來的病原體,如細菌、病毒、霉菌等,進一步是甚麼外在的生活條件,如飲食、環境、生活方式的質素,再進一步,是甚麼心靈狀況使我們的抵抗力下降而生病。

自然醫學相信,不適症狀只是身體保衛自己的過程,只針對不適症狀而沒有找到處理病原,就是遏抑,治療時必須找出根源,才能根治。

一般我們想到的『病因』,是病原體 (如細菌、病毒、重金屬等等),或是某個病理機轉(pathogenesis),如糖尿病的胰島素分泌不足或受體效率降低,或是抑鬱症的血清素問題。進一步的,自然醫學中還要問的,是為甚麼會人會受這些細菌侵襲而無力還擊呢?為甚麼血清素、胰島素的調節出現問題呢?

背後原因,可能是整天閉在房間不見天日,自然憂鬱;又可能是飲食不節,缺乏運動,胰島素受體靈敏度下降,於是出現糖尿;也可能是天天工作二十小時,疲勞過度,終於連小小細菌也未能處理……

四. 溫和、沒有傷害性

這該是所有醫生、病人的共識了。最理想的治療方法,是對証施治而完全沒有不良副作用或不適。(這裡,『証』是暫借了中醫裡『整體狀況』的意思。)其次的,是沒有不良副作用,但可能略有短暫不適,那是自癒的過程,例如短暫的發燒、上吐、下瀉,以助排走穢物。下策,是即使對症而仍有不良副作用者或較大創傷性的,宜儘量避免。

五. 醫師作為導師

醫生不只是處方藥物與治療。醫生更要建立健康、積極的醫患關係、教導、鼓勵病人健康生活,以及在不同疾病狀況下應注意的,對自己健康負責。醫生是導師,激發者,促進病人的整體生命的提昇、進步。同時,醫師本身也要終生身、心、靈的學習,以身作則。

六. 注重預防

上工治未病,醫生要推動、教育病人有健康、負責任的生活態度,才能真正的預防疾病於未然。不要只做補鑊的功夫,找出不同生活方式、父母家族健康狀況,也可以幫助我們瞭解一個人的疾病傾向和體質,從而做出最佳的預防策略。

自然醫學有甚麼方法?

自然醫學是一套醫防治疾病、保持健康的哲學,在實踐上有不同的方法,這裡簡要介紹較重要的幾門。

草藥學 (Herbal Medicine)

東西方採用植物療病以有悠久歷史,草藥是不少西方自然醫療工作者的主要工具,也是不少家庭賴以處理輕微毛病的良方。適當地使用,草藥安全、有效地處理不少常見疾病。

近數十年來,不少草藥成份經嚴格實驗室及臨床研究後,製煉成『植物藥物』(phytomedicine)。一些研究更發現,在臨床應用上,部份天然植物藥的效力,不比合成藥物遜色。

德國政府委任的專家委員會,包羅醫生、藥劑師、草藥學家等,更把所有草藥的研究評估、匯編,寫成 The Complete German Commission E Monographs: Therapeutic Guide to Herbal Medicines,包含380種草藥的科學資料,是目前臨床西草藥師的必備參考。

順勢療法 (Homeopathic Medicine)

二百年前由德國西醫Samuel Hahnemann所創立,用藥原理是『相同者能治癒』:一種能在健康人身心上產生徵狀的療劑,可以用來治療有相似整體身心徵狀的病患者。療劑來源以植物、礦物和動物為主,經獨特稀釋、震盪方法製成,把任何化學毒性解除,只保持其治療信息。

順勢療法的特點,是溫和、迅速而安全,兼顧病患者的身、心、靈、社交狀況去施治。

目前,順勢療法在英國是政府醫療體一部份,病人可要求轉介。在印度的醫院裡,順勢療法與西醫更是共同為病人服務。

整全營養學 (Wholistic Nutrition)

中醫有『醫食同源』,西方的自然醫學中,也強調『Let food be your medicine and medicine your food』。自然醫學中,除採用維他命、礦物質、必需脂肪酸、氨基酸、纖維素、益菌等補充劑外,更注重完整、天然、有機食物的健康效用。保份自然醫療工作者,更是以完整食物配合健康生活方式,去處理急性、慢性、退化性的問題。

物理療法(Physical Medicine)

脊骨神經醫學(chiropractic)是較多為人認識的。雖然一般人認識脊醫是因為腰背痛、運動創傷,但不少肌肉、關節,以至偏頭痛、消化、呼吸問題,脊醫治療也有裨益。脊醫相信,脊骨健康是整體健康的基礎,骨內藏密集的神經,脊體結構上有任何偏差,都影響整體的功能。治療的方法,是不用手術,精確地糾正結構上的失衡,從而恢復正常的功能。

脊柱神經醫學(Osteopathy)是另一著重整體身體結構的物理療法。診斷方法包括觀察肢體、關節的靈活性,找出組織紋理構造的變化,留意身體左右的對稱性,從而看出肌肉骨骼結構的變異。治療方法主要是對軟組織及關節,施以伸展、搓按、猛推等手法,並教導患者正確的姿勢。

此外,近年各式按摩日趨流行,瑞典式按序以鬆弛主,而其他按摩如推拿、指壓、深層組織按摩等等,皆各有所長。

環境醫學(Environmental Medicine)

現代都市人,生活在大量化學物質的食物、空氣、食水、環境中,化學農藥、工業廢料、重金屬等等,由手電、微波爐、高壓電纜、電器產生的電磁場,都成為大家關注的環境問題。環境醫學專家關注的,主要是避免暴露於不利的環境因素、協助身體解毒排毒,並強身體的防預禦機能。

香薰治療(Aromatherpay)

取材自植物的花瓣、種籽、果實、葉、莖、根等,利用蒸餾或壓榨方法,提取出其中天自芳香精華油,用於外敷、沐浴、蒸薰等。香薰療法的歷史,可遠溯至西元4500年前的希臘人,以沒藥、肉桂屍體作防腐,中醫藥學上,也採用不少芳香藥物,如薄荷、廣藿香、丁香等。時至今日,植物精華油已成為不少家居中的鬆弛之用,在專業香薰治療師的處方下,精華油可用於更廣泛的毛病。在法國,香薰治療更主要為傳統西醫所處方。

貝曲花藥療法(Bach Flower Therapy)

由英國細菌學家、免疫學家貝曲醫生(Dr. Edward Bach)1920年代所創立,採摘野外無毒的鮮花,放在清泉水中,在陽光照射數小時,把鮮花的治療能量盛載。不同的鮮花的花藥,可以自行處方,用來平衡不同的情緒,如憤怒、憂傷、恐懼、狂妄、自憐、沮喪等等,並把正面的性情帶出來。貝曲花藥療法的哲學,疾病是我們的心志偏離了本我心靈的需要,忘記了萬物息息相關之理,於是上蒼利用疾病徵狀作為為訊號去提醒我們。花藥的作用,就是讓我們去學習生命最大的功課:尊重、勇氣、信心、謙遜、包容、愛,由此,疾病就如飄雪在陽光下溶化。

撰文:黃偉德 (港大傳統中醫學進修證書、澳洲順勢療法文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91 − =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