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勢療法治流感疫潮曾建奇功

順勢療法治流感疫潮曾建奇功

原載: 信報 財經新聞 (香港)
撰文: 劉夏紅 (註:略經增刪)
日期: 二零零三年三月廿二日
轉載: www.GentleMedicine.info

令大家被人看成世紀疫症的非典型性肺炎,在東南亞肆虐,並有漫延全球之勢,人人聞之色變,專家已引入新的治療方法及藥物,但效果仍待觀察。然而,早於八十多年前的上世紀,同樣有一場流感疫潮,當時不少醫生採用順勢療法(Homeopathy)治療患者,結果成績裴然。

相比香港今次的非典型肺炎,上述的流感疫潮嚴重得多;這種順勢治療,強調平衡而無需打針針或化學藥物或針對病原體,醫治肺炎的觀點又是怎樣?

美國費城有人整理了一九一八年歐美流感疫潮,順勢療法醫師治理的二萬六千七百九十五個個案,死亡率是百分之一點零五;,一般西醫治療的死亡率是接近百分之三十!當年疫潮中,一位順勢療法醫生報告,他醫治的肺炎病人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二點一,而採用阿斯匹靈類藥的醫生,卻是百分之六十。

順勢療法就是用一種可以產生跟病者整體疾病症狀相似的藥物,去刺激身體產生自癒反應。它有二百多年歷史,由德國人赫尼曼醫師 (Dr. Samuel Hahnemann)創立。

他發現,當一個健康的人服用可治虐疾的金雞納後,一樣會出現虐疾病人的症狀。他認為,正是因為金雞納能令人產生類似瘧疾的症狀,如上吐下瀉,所以最終卻都能把瘧疾者治好,故他提出「相同者能治癒」的大膽假設,後來他嘗試了多種藥物,反覆印證並提出嶄新理論。

「當身體覺冷時,用涼水沐浴,沐浴後身體反而更持久地暖和,如果用熱水浴,可得一時之快,但接著是更寒冷;有些似『以毒攻毒』。」凡藥皆毒,順勢療法的特點,是藥物都經特別方法高度稀釋,把藥物的化學毒性完全解除,只保留了治療的信息。 順勢治療法醫師黃偉德說。

在一九一八年的流感疫潮中,雖然病者都同樣患上流感,但個別人有不同的病徵。如果病人頭很重、發燒而不欲飲水、只想安靜、極度身心疲累、症狀在清長小便後有所紓緩、強烈焦累、急症而病發緩慢等狀況時,就服用也令人有上述症狀的Gelsemium花製成的微量療劑;有些病人會出現情緒低落、擔心工作、整個人很乾、非常口渴而好大量冷飲、受打擾時很煩躁、怕熱,則會用令人有此症狀的 Bryonia微量療劑,自能治療病人。

「與主流西方醫學不同,順勢療法在治療時注重個人及整體性,在治療時我們除了要知道病人出現的毛病,還要了解他的心理、生活、工作、情緒、睡眠、飲食喜好上的狀況……上帝造人是身、心、靈的一個整體。」順勢治療法醫師黃偉德解釋,這點與西醫有很大分別,西醫是微觀分析,研究對像是病原體、病理、疾病,忽略了個人整體性。

順勢療法的處方,先根據患者出現的狀況及致病原因對症下藥,黃偉德解釋,「同樣患上感冒,每人有不同反應,肺炎也一樣,順勢療法的觀點不是找出病原體,而是考慮病人的整體身心症狀。」

順勢療法主要流行於一些歐、美,在華語地方認識較少,香港暫時未有規管順勢療法醫師及藥物,但在澳洲,順勢療法是首個具有獲得政府認可的「國家專業標準」的自然醫學專業,需接受最少三年專業訓練;在英國、印度,順勢療法是國家醫療體系一部份,在歐洲其他國家,順勢療法也很曾遍。

順勢療法以外,黃偉德提出以自然保健,使身、心、靈保持最佳狀態:

1. 砂糖會帶走你體內很多礦物質及微量元素,令免疫力下降,煮食盡量以天然蜜糖、原庶糖及麥芽糖代替。
2. 不要吃經微波爐煮過的食物,因為微波會改變食物內的分子結構,會削弱肝及腎臟功能。
3. 身心相連,未能疏導的情緒,是產生疾病的根源。面對、接納自己的每一個情緒,然後才能釋放,輕鬆自在。
4. 疾病是身體面對困難時,不斷調節的自療過程和訊號,避免遏抑症狀而不對病証的胡亂自行服藥。
4. 多吃新鮮、合時水果、蔬菜及五榖類食物。

補註:一九一八年,當美國派兵參與歐陸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巧遭流感爆發。當時因流感死亡的傷兵已很多,全美籠罩在流感陰影之下,前線消息封鎖,只有中立國西班牙傳出流感疫症消息,結果疫症也被稱為「西班牙流感疫潮」。九月底,美國政府被逼面對真相,美軍中有九千人感染。病毒快速傳播,侵襲費城的第一周,已有七百人死亡;一九一九年,美國有四份之一人受流感波及,其中五十五萬人死亡,而流感傳播全世界,北非、蘇聯、中國、菲律賓、紐西蘭,單是印度死了一千多萬人(百分之四人口),全世界最少有二千萬人死亡,人數超越戰死沙場的軍人。

撰文: 劉夏紅 (註:略經增刪)

原載: 信報 財經新聞 (香港)

日期: 二零零三年三月廿二日

參考資料:
黃偉德自然醫學中心
Julian Winston. “Some history of the treatment of epidemics with homeopathy

手術前後

  自然醫學推崇最低干預,讓身體自我復元。然而,當病人選擇接受手術、化療及電療等方法時,自然療法醫師的角色,就是全力支持病者,盡量減少這些治療的身心創傷。 Continue reading “手術前後”

「毒」的思想

上周談過灌腸,有讀者朋友以為我是灌腸、洗腸的擁躉,我想再說得清楚一點。
近年香港多了一些「浣腸水腸」中心,94-97年間,我也曾在3家有提供浣腸水療服務的自然療法中心工作過。我雖不是浣腸水療師,但算是對此略有認識和第一身經驗,我現在給病人的忠告是:切勿濫用! Continue reading “「毒」的思想”

灌腸:失傳了的民間療法

今周一開始,跟素琴一起主持斷食班開始了!

斷食期間,我們要同學每天運動、大量清水、喝新鮮蔬菜汁、充分休息,大家都當然明白。然而,很多同學問,為甚麼斷食期間要灌腸?
原來,斷食期間,身體在燃燒多餘組織以提取能量時,也會把組織中的毒素分解出來,經肝臟「解毒」,然後排出體外。斷食不當,易出現頭痛、頭暈、種種不適,主因是排洩毒素不夠快,毒素回收到到體內,產生這裡那裡的不舒服。 Continue reading “灌腸:失傳了的民間療法”

我曾是中大迎新營主席

  我曾是中大新生輔導營主席,是逸夫書院的第 1 屆新生輔導營,1988年。曾經,我以此為傲。

  逸夫,也就是今次掛出 「新亞桑拿」 那間書院。

  逸夫書院那時新成立,接收其他書院高年級學生申請過去,我是其中一人。那時候的迎新營,沒有其他書院的傳統包袱,籌辦的同學,頗刻意去做的,就是擺脫傳統。同時,新書院由邵逸夫先生捐建,同學為怕院方會因此容讓財團、主流商業媒體文化入侵大學,所以,我們也想特別去抗衡社會主流文化,可算是一點年青的反叛與理想化。我們那時嘲笑的,是書院的經常辦聚餐,同學因此斗膽把院訓由 「修德講學」 改為 「吃喝玩樂」。

  我們學習批判傳統、權貴、社會現像,卻不會人身攻擊、不玩新生、不歧視性工作者、不會去借人家的海報來詆譭別人。

  擺脫傳統,跳出主流文化,似乎也漸成了早期逸夫書院的精神,在中醫還是迷信、環保是怪人、素食不夠營養是的年代,我們創立了中大第一個氣功學會,一個學生會競選內閣以「十個點火的少年」 為名,環保、綠色是主要政綱,後來又有同學要求飯堂的快餐項目中設素食,那時的書院宿舍更是為安全緣故而不設微波爐的,幾個逸夫同學還在中大學生報中發動了一個 「西醫危害健康」 的文章專題,激發了與醫學院同學的一些爭辯……

  結果,我們的同學,有生化系畢業的跑去研究科技對社會發展的影響,有幾個商學院畢業的怪同學,跑去做小說創作,有去做臨床心理學,有去做舞蹈治療,有政治行政系畢業後去了德國搞環保工程……各自各精采,我們學習的,是不願隨俗,走自己喜歡的道路,對自己的生命、對不同思想的人尊重。

  這樣的土壤,也孕育了我這順勢療法醫師。今天,我仍為懷念這個孕育我綠色思想的地方。

撰文:黃偉德 ( 順勢療法醫師 )

(取自2002/09/04《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Shaw CUHK, Orientation Camp (O’Camp) chairman 1988.

甜菊糖事件的社會學

  今天,應邀到公開大學的護士課程中講課,很高興看到近百位,真正前線醫護工作者的熱忱,熱心的投入討論,又抱著開放的心靈。

  課程是護理學位課程中的社會學環節。社會狀況怎樣影響醫療?

  原來是枯燥得不得了的題材,慶幸,近日港府回收甜菊糖食品的鬧劇,也是港人的悲劇,提供了最理想的討論教材。

  1. 港府要求回收甜菊糖,根據的就只是星加坡、美國的政策,完全沒有實質的醫學、科學數據支持。這是不小心尋真的官員,促成擾民的政策。

  2. 美國政府的政策,是一方面禁止 「甜菊」 作為 「代糖」,但又準許作為 「飲食補充劑」,原來也就是因為其他代糖壓力下的結果。甜菊是天然植物,不似真正的化學代糖可以註冊專利,商戶付款申請,完全沒有回報的保障。

  其次,甜菊糖的生產商,主要是日本的一些小商戶,何來數以百萬美元計的申請審批費用?再者,美國政府 「有責任」 保護自己的生化工業,外來者當然不易打入。

  3. 雖說自由經濟,「自由」 者也,就是有資本者可以自由用種種手段阻止競爭者進入市場。

  4. 香港傳媒善打落水狗,有高官或醫生說某東西致癌,當然就是最好製造大新聞的機會。究竟那東西是否致癌?醫學文獻怎麼說?卻少人去探究。

  5. 究然這些事怎樣影響健康? 香港市民忽然少了一個健康的代糖 (甜菊) 選擇,繼續相信有 「可接受每日攝取量」 的致癌代糖 (阿斯巴甜)是較安全,因為安全沒有毒性也沒可能設 「可接受每日攝取量」 的甜菊就 「可能」 致癌!

撰文: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取自2002/04/10《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medical sociology, politics, stevia, sugar, natural & artificial sweeteners

我回來了!

  回港 10 天,馬不停蹄,見老朋友,做講座,跟資深順勢療法醫師學習,找地方,籌備開業,忙得透不過氣來。離港 3年,今天回到這塊這個土地,社會氣候雖然沉重,但走在中環街上,仍感受香港人的拼搏,我也不知不覺地回復了快捷的步伐,我知道我仍屬於這塊地方,這是我的家。

  老朋友問:香港這樣的氛圍,何以你在這時候返港?

  我答:我的志業是治療工作,愜義是指減輕身體病痛,廣義是幫人得到身心靈的自由,發掘內的潛能,參與生命的轉化 (transformation)。社會困難的日子,人多精神壓力大,也是人提昇的時機。這正是我發揮所學的最佳時地,現實地看,自然也不愁 「市場需求」。

  再問:「你平日在專欄的課題甚多,究竟你會用甚麼方法?」 簡單來說,我是主要採用順勢療法,這是自然醫療中最科學、最嚴謹、最具邏輯性、「較左腦」 的醫學,在英國、印度、德國、法國等地方,順勢療法是國家醫療系統的一部分,也是不少病人的前醫療方法,不是最後最無助時的選擇。其次,我會用花藥、貝殼藥,花藥、貝殼藥剛好是另一極端,是較重藝術性、直覺、透視心靈、「較右腦」 的治療藝術。

  兩者共通之處,是強調治療患了病的人,用最少的干預,最少的療劑,最安全的方法,產生最溫和、最深刻的效果。此外,視病人需要,我也會建議用飲食、斷食、尿療、水療、陽光、靜心等,當然,還有一道最重要的方法,是 「聆聽」 。

撰文: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

(取自2002/03/13《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I’m back! Practice. Modalities.


紐西蘭背包遊

紐西蘭充電之旅

  12 月學院的課程完結,1 月中我寫好了花藥書的初稿,在回港開展工作前,去了紐西蘭背包旅遊四星期,給自己的身、心充電。

  紐西蘭很多火山、湖泊,樹林、冰川,大自然的氣息很濃。南島的皇后城 (Queenstown),絕大部分房屋,都建在湖邊,雖然旅遊業旺盛,遊客極多,麥當勞、家鄉雞、Pizza Hut 不缺,但整個市仍很寧謐,似乎是湖水的魔力。

  慧靈頓 (Wellington) 市是紐西蘭最大城市之一,但坦白說,整個城市氣氛不太好,人多、喧鬧,但卻沒朝氣、活力,我逗留了幾天,目的只為去看一家順勢療法專門店,及探訪順勢療法歷史家 Julian Winston,觀看他的私人順勢療法收藏館。他現時有 2 千多冊藏書、無數順勢療法藥物,不少是有百年歷史以上,聽他細說往事前塵,獲益良多。

  慧靈頓的另一驚喜,是多易手書店,Cuba Street 有數家,舊市集 (Old Market) 內的 Nathaniel 更是禾稈珍珠,專攻自然健康、新紀元、靈性書籍,書本鋪陳離亂,但在這裡很容易可以消磨半天,可以找到不少絕版舊書或是廉價新書,我跟同行的朋友,就發現一本清水治療法,一本泥土治療 (Clay Healing) 的罕見舊作,還有一副源自蘇格蘭靈性社群 Findhorn Community 的 Transformation Game 完好紙版遊戲,價錢只是市價的一半。 (紐西蘭遊之一)

(取自2002/02/27《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紐西蘭的靜修中心

  紐西闌北島的中部一帶,到處是火山口,到處是溫泉,在 Rotorua 區,更是彌漫著琉璜 「芳香」,不好居住。我所住的青年旅舍緊鄰,去年就有一個小火出口爆發,燒了兩棵樹,幾家民居竟要遷移!順勢療法始創人赫尼曼醫師曾忠告病人,不要亂浸溫泉,人人體質不同,若溫泉藥性太強,或有不良副作用。理論上我是同意的,但實際上我卻沒此憂慮,只是,我對溫泉興趣不大,只在 Rotorua 短留了一晚。

  北島的遊歷中,最大的收穫,倒是在奧克蘭市找到一家在近郊的靜修中心 Aio Wira Centre (www.aiowira.org.nz),住了 4、5 天。靜修中心位於奧克蘭市以東的 Waitakere Ranges,隱於樹林。我在路上 3 個星期,累積了的疲累,在中心裡的陽光、樹木、河流和獨特氛圍的洗滌下,頓然消解,心中豁然開朗。中心沒有任何宗教背景,但設有荷花池,放了一尊佛像,很寬容、祥和、寧靜、喜悅。該中心每月辦短期斷食課程,且價錢非常相宜,遠較美國、澳洲的中心為低。

  紐西蘭之遊最後的節目,是參加英國著名自然療法醫生 Ian Watson 的 The Inner Game of Homeopathy 兩天研討會,談醫師的心靈修養,如何開發醫治的潛能,消除心理障礙,學習把工作的沉重感化解,避免心力交瘁,變得輕鬆上路,把治療的效果發揮到最大。看現今醫生所承受的壓力,這研討會該是所有從醫者的必修課程。他引述的一句話:Where there is seriousness, there is ego. Where there is laughter, there is God. 教我再三細味。

(紐西蘭遊之二)

撰文: 黃偉德

(取自2002/03/06《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NZ, New Zealand, Queenston, Auckland, Wellington, Julian Winston, homeopathic library, retreat, waterfall, volcano

口腔中的水銀毒庫

  美顏霜含水銀,大眾譁然。但醫生合法用水銀,遺害一樣大,但卻沒人理會,一是疫苗中的水銀防腐劑,上周已談及;另一是補牙用的水銀粉。

  水銀補牙的弊病,爭論已久。這裡,我想介紹給大家的,是一份由澳洲牙醫 Robert Gammal 撰寫的資料,簡單易明。他指出,他在牙醫訓練中,補牙用水銀粉的處理,有很清晰的安全指引:

  1. 皮膚不能接觸水銀粉,因為水銀能經皮膚吸收。

  2. 手術房間必須空氣流通,因水銀極易害藉空氣吸入。

  3. 從牙齒取出的水銀粉,或是補牙後用剩的水銀粉,必須放在密封玻璃容皿中,用定色影劑載,減少水銀之揮發。

  4. 水銀粉廢物,不得倒進排水管,此為污染環境之犯法行為,水銀粉須視作有毒廢料處理。

  5. 所有不小心溢瀉之水銀粉,必須即時清理,且不得使用吸塵機,原因是有助水銀之揮發。

  結果,危險的水銀粉,就長期存放在你的牙齒上了!(水銀之二)

(參考資料可到:www.bcd.com.au)

撰文:黃偉德 寫作日期: 20020123

(取自2002/01/23《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Mercury toxicity, poisoning, removal of dental amalgams.

水銀毒

  美顏霜含水銀,促成用者中毒。事件提醒我們,外用物品可以進入血液,循環體內,可以發揮療效,也可以使人中毒。

  皮膚是防水物質,基本上,水溶性的物質,經皮膚的吸收有限。(所以,聲稱含維他命 C 的護膚霜,未必提供有效的維他命 C。) 然而,所有脂溶性的物質,都經皮膚吸收。類固醇藥物、一些治療更年期綜合症的激素藥物,就是經軟膏塗在皮膚上吸收。一些重金素,便是藏身護霜中,伺機闖入體內。

  水銀的急性中毒反應,徵狀包括手震、視力或聽力下降、記憶力衰退、焦躁及失眠;又損害腎臟,引致水腫,尤以足踝和腿部為然。水銀亦可經由母體傳給胎兒,引致胎兒腦部發育受損。而從順勢療法醫生的研究所知,長期、低量的水銀中毒,會使人對溫度、濕度、氣壓異常敏感,既怕冷又怕熱,唾液、發炎的分泌物增加,出汗增加,情緒上出現暴力、破壞傾向。

  近年,除工業污染,造成草藥、食物、護膚、化粧品含有水銀外,還有醫生送給我們的,人人有份,就是我們的疫苗。水銀化合物 (Thimerosal) 是大部分疫苗的防腐劑。研究已發現,注射含有此物質的疫苗後,血液中的水銀量上升。小朋友注射疫苗後的大聲嚎哭、高燒,部分更出現性情轉變,正可能是水銀產生的不同的程度的腦損壞的反應。(水銀毒之一)

撰文:黃偉德

(取自2002/01/16《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Mercury poisoning, toxicity, vaccination, immunization, vaccines, brain damage, encephalitis

泥土治療

泥土治療

大自然的治療方法很多,現代的『自然療法醫生』常用的是『啪丸』,一些人總覺不是味兒,想到更徹底的回歸自然,回歸大地,回歸泥土。沒錯,原來,『泥土』是真正的大自然醫生。紅的、粉紅的、綠的、黃的、白的泥土,各有不同作用,不但外敷,還可內服! Continue reading “泥土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