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不回家

star of bethlehem颱風的一天,午後的病人都沒有出現,跟摯友的知心長談,驀然疏通了一些多年的心結思愁。雖然八號風球已於十點前除下,爸知我整個下午留在辦公室,來電慰問,我說,沒有去查究梅窩渡輪甚麼時候復航,也沒去想要否乘東涌地鐵轉乘大嶼山的士回梅窩,我已決定不回家,留在辦公室一宵,繼續整理內心密室。

從來沒有強烈的大恨大痛大愛,我也曾經騙了自己,以為是「不執著」。

前兩星期,有朋友給我花藥建議,聖星百合。聖星百合的舊解,是彌解憂傷。朋友卻有其新見解,見其花,說是滿地耀眼白星星,我的生命意義,是去幫人走回自己的航道,做回自己的星星, be there own star! 「聖星」,每顆生命都是星星,都神聖。「百合」,百事和合。這跟傳統的意義是牛頭不搭馬嘴,但我很喜歡。

颱風日,摯友卻忽然讓我有了另一番新體悟。我從來沒有大哀痛,也沒有大歡樂,但總是有總憂憂藍(灰)調。有人以為是我的non-attachment (破執) 修為了得,其實當然不是。我發現,很可能是我少時的某些大憂傷,讓幼小的生命,選擇了很內斂、麻木的方法,去面對人世。 同時,帶我成長長伴身旁的祖母,她在農村誕下三子女後,丈夫來了香港,另結新歡,遺棄了家庭,這成了我祖母一生的怨懟心痛,後來用盡心力去照顧我這個大孫。我,承受了她的大愛,也默默傳承了她的生命所選擇的愁困態度,潛意識裡,我一直選擇了包容自己生活的所有苦,工作,金錢,健康、感情,關係。

真正的幸福與愛,卻沒有敢去追求。

還騙了自己,說是體驗「空」也。

其實,是抽離,躲避,遠離了生命。

聖星百合,原來就是這種愁困,非常深沉內斂藍鬱的憂傷,心之麻痺。描寫了我的前半生!

明白了,體驗生命,要先懂得經驗、感覺,現在的功課,是深入那痛楚,闖進那憂傷,然後,才知甚麼是喜樂,甚麼是真愛。

曠野中的孤寂

Heather1這位小男孩是我診所的老朋友,這趟有點咳嗽流鼻水,不算嚴重,但繼續維持了兩個星期。在診室裡,我們今天玩煮飯仔,拿著杯碟碗筷的玩具,我跟他媽媽在聊著,他問我們要點甚麼菜?紅豆冰好嗎? 媽媽於是點了紅豆冰少奶,我要了紅豆冰走紅豆,換成綠豆,他很雀躍的,不一會就端上來,香噴噴的。答謝他的盛宴,我送了他一套花藥咭,他很高興,即時打開了,反過背面看不見圖畫或文字,他先給Michell抽,然後又著我閉上眼睛去抽。竟同是石南! (整套花咭有40張,就只荊豆和和石南是兩張的!)

石南(Heather),很艷的紫色,我的印像,是去年在威爾斯時,整個山頭都石楠,紫紅、粉紅,甜艷得近乎有點膩。她的治療特性是孤單,寂寞,多言,喋喋不休。每種花藥都有負面和正面,她的正面呢? 我竟是有點陌生,隨手翻了Mitchild Scheffer 的 Bach Flower Encyclopedia,說是 from loneliness to understanding adult,由孤寂到善解人意的成熟心靈。 Continue reading “曠野中的孤寂”

資優兒的孤寂

100_4348本文是我為台灣李穎哲醫師【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新作之序言,約八月送抵香港,花藥愛好者請密切留意!

Matt 是個資優兒,常會感到孤寂,因為他腦筋轉得快,常覺同學比不上;課堂上他也難以專心,因為常要遷就能力稍遜的,於是在學校不時跟老師出現衝突。他心靈深處,總覺得跟世人格格不入,除了媽媽較可以傾訴外,外人少有透露心事。

他的一家,採用自然療法已久,兩兄弟和媽媽,生病時都會用天然方法處理,或是較嚴重時再找自然療法醫師協助。他們有多年是看一位經驗豐富的順勢療法的陳醫師的。這位陳醫生,我非常敬重,曾有段日子,我常跟他作臨床學習。陳醫師生不在香港時,我也就接下了他的一些病人,包括了這一家人。Matt初來我診室時,約八歲,急性中耳炎,夜深發作,痛得死去活來,他媽媽只有漆黑中帶他去一家醫院急症室求醫,但那裡醫生的西藥藥物並不奏效,於是媽媽清晨就來電找我,我趕在最早的時間返到診室看他。 Continue reading “資優兒的孤寂”

眼淚,都往心內流

100_2738數年前,曾有一位中二的男孩子,母親帶著來的,主訴是常流鼻血,容易淤傷,似是沒緣故的,經西醫診斷為血小板過低,但他們沒有甚麼治療可提供,後經輾轉介紹來到我處。經順勢療劑處方後,鼻病情改善,同時定期由西醫化驗所檢測,血小板持續上升,約三個月後恢復正常,母親也就沒再帶他回來了。那時,是我初執業的日子,看見如此進步,本該是大喜, Continue reading “眼淚,都往心內流”

花解人意透視病患的心靈天線 情緒療癒研習營

100_279911課程推薦: 這四天的研習營中,會學到快速平衡情緒的實用技巧,及透過大自然的花做媒介,找出對應的情緒關係,運用人體經絡穴位,來對症舒壓,課程將在馬提納醫生與崔玖教授的帶領下,讓參加者透過互動開放的學習,自我體驗的成長,領悟生命的自在。 這是一套自助助人的實用課程,首次在亞洲地區公開,讓參加者能在短短的四天課程裡得以脫胎換骨,展現生命的喜悅能量。 Continue reading “花解人意透視病患的心靈天線 情緒療癒研習營”

接觸花精恢復平靜

yinmeng【 轉貼文章】“當具體的肉身健康受威脅,根本無法透過信念轉化來克服時,我才領悟到光是靈性修行絕對不夠,只有認識身心靈的整體治療,才能完整幫助 自己和別人。”著名作家兼身心靈家庭醫師胡因夢,昨晚在隆雪華堂舉行的“現代人文明病與情緒的關係”講座,回首前塵,以個人經歷帶觀眾進入審察自我的境界。 Continue reading “接觸花精恢復平靜”

代郵:生物能信息醫學 臨床課程

100_3885 主講:崔玖教授
課程緣起 :廿一世紀是講求整合的世紀,中西醫學各有所長,生物能信息醫學正好為中西醫學搭建一座橋樑,為存在人體的現象如經絡、氣等,找到科學驗證(台灣教育部健康醫學學習網)。透過實際測量診斷與治療結果的科學驗證, 能全面照顧人的身、心、精神三層面的整體健康。崇尚自然、珍惜生命, 是人類共同的需求, 而生物能信息醫學正是推廣預防醫學的最佳工具。 Continue reading “代郵:生物能信息醫學 臨床課程”

崔玖講座:花世界與身心健康

【轉貼活動通告】

知名的臨床醫療專家,現為國際醫學科學研究基金會主席的崔玖教授,將西方的順勢療法結合中醫經絡醫學,發展出信息醫學。

現年八十歲的崔玖教授,外表看似溫和,說話輕聲細氣,內心卻始終充滿著澎湃的熱情與濟世理想。在孩提時代,母親為了幫她隔離細菌,連水果都是煮熟了才吃,沒想到反讓她更缺乏抵抗力。初三那年,她突患盲腸炎,幸好碰到了細心傾聽的醫師及時救治,讓她體悟絕不能忽略病人的主訴。本著醫者造福人群的初心,崔玖一路探索著整合身心的處方。而提倡整合中西醫學並將累積成果無私地回饋社會,或許就是讓她本人至今持續散發青春活力的泉源。 Continue reading “崔玖講座:花世界與身心健康”

黃偉德講座:英國花藥之旅,尋訪貝曲醫生之足跡

100_3720我最近去了英國近兩星期,參加有史以來最大的貝曲花藥國際會議 ,匯集三十多個國家,三百多人,分享貝曲醫生七十多年前撒下的種籽,今日在世界每角落,落地開花,採用貝曲花藥使人重拾身心喜悅的成果。這個講座,藉著我旅途上的圖片、音樂、故事,一起尋訪貝曲醫生舊日的足跡,暢談貝曲花藥的最新應用與發展。歡迎新、舊朋友齊來歡聚,經歷貝曲花藥的奇妙! Continue reading “黃偉德講座:英國花藥之旅,尋訪貝曲醫生之足跡”

康瑪 貝曲花藥 國際會議

CB200DY.jpgThe International Bach Cromer Conference
– in celebration of Dr Edward Bach’s 120th Birthday
康瑪貝曲花藥 國際會議 - 貝曲醫生120年冥壽大慶典

為記念創立貝曲花藥的貝曲醫生的120歲冥壽,本月二十三、二十四日,英國將舉行有史以來最大型國際貝曲花藥會議,地點是英國康瑪 (Cromer),當年貝曲醫生由清晨到夜晚,尋找野外鮮花製藥的鄉間。 Continue reading “康瑪 貝曲花藥 國際會議”

貝殼藥 Shell Essences – Feminine / Musculine Energies Workshop

Shells This year, Nancy, the founder of Shell Essences will be visiting Hong Kong in August. She will conduct the captioned workshop on Sunday sharing her valued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in using Shell Essences to balance our feminine & masculine energies.貝殼藥的始創人之一 Nancy,將會於八月中旬訪港。於八月十三她會為我們舉行「陰陽能量工作坊」,利用貝殼藥和其他自然療法解決我們日常面對的難題。 Continue reading “貝殼藥 Shell Essences – Feminine / Musculine Energies Workshop”

記花藥大師短訪香港

2005年可算是香港花藥(flower essences) 圈子的重要一年,今年二月,澳洲花藥始創人Ian White訪港,四月份是澳洲貝殼藥始創人Leonie Hosey & Nancy Parker訪港,2005年10月2日,英國貝曲花藥第四代傳人朱利安.班納先生(Julian Barnard)停港半天,更是深具歷史意義。 Continue reading “記花藥大師短訪香港”

尋回自己的矢車菊

週末黃昏,完成了今天的診症工作,要寫一點花藥故事。寫什麼好呢?就隨心一挑──Centaury(矢車菊),真巧,正是我的老朋友!「矢車菊:溫和、安靜、親切,過度憂心去服侍他人,因此消耗了不少精力。這類朋友,因過度熱心助人,竟變成別人的奴隸。他們善良的心靈,常會吃虧做了份外之事,忘記了自己生命的目標志向。」(貝曲醫師,1936) Continue reading “尋回自己的矢車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