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

朋友常投訴,最近又潛水了!
對,我不懂真潛水,
但,我休養的方法,就是獨處。電影《夜海傾情》(Luc Besson, “The Big Blue“) 裡,主角為freediver,就是徒手潛水,愛水底的寧謐世界,愛海豚的友善和智慧,怕人間的喧鬧,怕地上的複雜世情。某天,他的老友也是徒手潛水對 手,因為追求多深潛一點,結果葬身海洋;主角憶起兒時親見父親死在海裡,憶起父親說,在海洋的深深處,要是遇上危險,會有美人魚出來救援。 主角又再次獨個兒往深海去,沉醉在深海的自我世界,這趟,是憂傷,是幻覺,他看見了人魚,他真的想,不願意再回來了… Continue reading “天堂”

我曾是中大迎新營主席

  我曾是中大新生輔導營主席,是逸夫書院的第 1 屆新生輔導營,1988年。曾經,我以此為傲。

  逸夫,也就是今次掛出 「新亞桑拿」 那間書院。

  逸夫書院那時新成立,接收其他書院高年級學生申請過去,我是其中一人。那時候的迎新營,沒有其他書院的傳統包袱,籌辦的同學,頗刻意去做的,就是擺脫傳統。同時,新書院由邵逸夫先生捐建,同學為怕院方會因此容讓財團、主流商業媒體文化入侵大學,所以,我們也想特別去抗衡社會主流文化,可算是一點年青的反叛與理想化。我們那時嘲笑的,是書院的經常辦聚餐,同學因此斗膽把院訓由 「修德講學」 改為 「吃喝玩樂」。

  我們學習批判傳統、權貴、社會現像,卻不會人身攻擊、不玩新生、不歧視性工作者、不會去借人家的海報來詆譭別人。

  擺脫傳統,跳出主流文化,似乎也漸成了早期逸夫書院的精神,在中醫還是迷信、環保是怪人、素食不夠營養是的年代,我們創立了中大第一個氣功學會,一個學生會競選內閣以「十個點火的少年」 為名,環保、綠色是主要政綱,後來又有同學要求飯堂的快餐項目中設素食,那時的書院宿舍更是為安全緣故而不設微波爐的,幾個逸夫同學還在中大學生報中發動了一個 「西醫危害健康」 的文章專題,激發了與醫學院同學的一些爭辯……

  結果,我們的同學,有生化系畢業的跑去研究科技對社會發展的影響,有幾個商學院畢業的怪同學,跑去做小說創作,有去做臨床心理學,有去做舞蹈治療,有政治行政系畢業後去了德國搞環保工程……各自各精采,我們學習的,是不願隨俗,走自己喜歡的道路,對自己的生命、對不同思想的人尊重。

  這樣的土壤,也孕育了我這順勢療法醫師。今天,我仍為懷念這個孕育我綠色思想的地方。

撰文:黃偉德 ( 順勢療法醫師 )

(取自2002/09/04《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Shaw CUHK, Orientation Camp (O’Camp) chairman 1988.

我回來了!

  回港 10 天,馬不停蹄,見老朋友,做講座,跟資深順勢療法醫師學習,找地方,籌備開業,忙得透不過氣來。離港 3年,今天回到這塊這個土地,社會氣候雖然沉重,但走在中環街上,仍感受香港人的拼搏,我也不知不覺地回復了快捷的步伐,我知道我仍屬於這塊地方,這是我的家。

  老朋友問:香港這樣的氛圍,何以你在這時候返港?

  我答:我的志業是治療工作,愜義是指減輕身體病痛,廣義是幫人得到身心靈的自由,發掘內的潛能,參與生命的轉化 (transformation)。社會困難的日子,人多精神壓力大,也是人提昇的時機。這正是我發揮所學的最佳時地,現實地看,自然也不愁 「市場需求」。

  再問:「你平日在專欄的課題甚多,究竟你會用甚麼方法?」 簡單來說,我是主要採用順勢療法,這是自然醫療中最科學、最嚴謹、最具邏輯性、「較左腦」 的醫學,在英國、印度、德國、法國等地方,順勢療法是國家醫療系統的一部分,也是不少病人的前醫療方法,不是最後最無助時的選擇。其次,我會用花藥、貝殼藥,花藥、貝殼藥剛好是另一極端,是較重藝術性、直覺、透視心靈、「較右腦」 的治療藝術。

  兩者共通之處,是強調治療患了病的人,用最少的干預,最少的療劑,最安全的方法,產生最溫和、最深刻的效果。此外,視病人需要,我也會建議用飲食、斷食、尿療、水療、陽光、靜心等,當然,還有一道最重要的方法,是 「聆聽」 。

撰文:黃偉德 (順勢療法醫師 )

(取自2002/03/13《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I’m back! Practice. Modalities.


紐西蘭背包遊

紐西蘭充電之旅

  12 月學院的課程完結,1 月中我寫好了花藥書的初稿,在回港開展工作前,去了紐西蘭背包旅遊四星期,給自己的身、心充電。

  紐西蘭很多火山、湖泊,樹林、冰川,大自然的氣息很濃。南島的皇后城 (Queenstown),絕大部分房屋,都建在湖邊,雖然旅遊業旺盛,遊客極多,麥當勞、家鄉雞、Pizza Hut 不缺,但整個市仍很寧謐,似乎是湖水的魔力。

  慧靈頓 (Wellington) 市是紐西蘭最大城市之一,但坦白說,整個城市氣氛不太好,人多、喧鬧,但卻沒朝氣、活力,我逗留了幾天,目的只為去看一家順勢療法專門店,及探訪順勢療法歷史家 Julian Winston,觀看他的私人順勢療法收藏館。他現時有 2 千多冊藏書、無數順勢療法藥物,不少是有百年歷史以上,聽他細說往事前塵,獲益良多。

  慧靈頓的另一驚喜,是多易手書店,Cuba Street 有數家,舊市集 (Old Market) 內的 Nathaniel 更是禾稈珍珠,專攻自然健康、新紀元、靈性書籍,書本鋪陳離亂,但在這裡很容易可以消磨半天,可以找到不少絕版舊書或是廉價新書,我跟同行的朋友,就發現一本清水治療法,一本泥土治療 (Clay Healing) 的罕見舊作,還有一副源自蘇格蘭靈性社群 Findhorn Community 的 Transformation Game 完好紙版遊戲,價錢只是市價的一半。 (紐西蘭遊之一)

(取自2002/02/27《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紐西蘭的靜修中心

  紐西闌北島的中部一帶,到處是火山口,到處是溫泉,在 Rotorua 區,更是彌漫著琉璜 「芳香」,不好居住。我所住的青年旅舍緊鄰,去年就有一個小火出口爆發,燒了兩棵樹,幾家民居竟要遷移!順勢療法始創人赫尼曼醫師曾忠告病人,不要亂浸溫泉,人人體質不同,若溫泉藥性太強,或有不良副作用。理論上我是同意的,但實際上我卻沒此憂慮,只是,我對溫泉興趣不大,只在 Rotorua 短留了一晚。

  北島的遊歷中,最大的收穫,倒是在奧克蘭市找到一家在近郊的靜修中心 Aio Wira Centre (www.aiowira.org.nz),住了 4、5 天。靜修中心位於奧克蘭市以東的 Waitakere Ranges,隱於樹林。我在路上 3 個星期,累積了的疲累,在中心裡的陽光、樹木、河流和獨特氛圍的洗滌下,頓然消解,心中豁然開朗。中心沒有任何宗教背景,但設有荷花池,放了一尊佛像,很寬容、祥和、寧靜、喜悅。該中心每月辦短期斷食課程,且價錢非常相宜,遠較美國、澳洲的中心為低。

  紐西蘭之遊最後的節目,是參加英國著名自然療法醫生 Ian Watson 的 The Inner Game of Homeopathy 兩天研討會,談醫師的心靈修養,如何開發醫治的潛能,消除心理障礙,學習把工作的沉重感化解,避免心力交瘁,變得輕鬆上路,把治療的效果發揮到最大。看現今醫生所承受的壓力,這研討會該是所有從醫者的必修課程。他引述的一句話:Where there is seriousness, there is ego. Where there is laughter, there is God. 教我再三細味。

(紐西蘭遊之二)

撰文: 黃偉德

(取自2002/03/06《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Keywords: NZ, New Zealand, Queenston, Auckland, Wellington, Julian Winston, homeopathic library, retreat, waterfall, volcano

arden in blue mountains 1999願 每一個病患的朋友
知道疾病不是咀咒,
只是上蒼對你的特別眷顧,輕拍你肩膊,提醒你:
『休息一下吧,原來的生活其實不大適合你呢,
想想有怎樣可以活得更自在快樂?』

願 每一個仍然健康的人,
知道金錢,不就是快樂,
知道生活忙碌,不等於有意義,
不再活在失業、貧窮的惶恐中;
心中自足 平安。

願 每一個家庭,
都有人懂得按摩、斷食、食療、花藥—和關懷,
家,是最好的診所,
家人,是最好的醫生。

願 每一個醫生,
少一些抗X殺Y消Z藥物,不要把身體變成了戰場
少一些目眩的機器、科技,它們未必增加治療的效果
少一些無聊的數字、沒有意義的疾病名稱,不要為重疾病人定下限期,
我們要的,不只是精湛的醫療科技,還有做醫者的關心。

願 每一個農夫,
不受農藥商的引誘,
不需要化學農藥,
不需要基因工程,
讓我們每天有原味原汁的蔬果,
吃得安心。

願 每一個人,
少吃一點肉,多愛惜其他的生命
少一點怒氣,多一點接納耐心、諒解
讓世間少一點戾氣,添一分祥和。

黃偉德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澳洲 悉尼

Keywords: Millenium wishes

棄商從醫,淺談自然療法

棄商從醫,淺談自然療法

黃偉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一日 (本文原載 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校友刊物《逸林》)   《逸林》左冠輝先生來郵約稿,論自然療法的基本概念和前景,兼談一點個人經歷。謹草就此文,向各對輩請教。

習醫,是家人、長輩的多年的期望,蓋筆者自少體 弱多病,是醫生的好顧客,年年月月進貢,作為補償,最好就當醫生,將來多賺錢。入中大的時候,在師長鼓勵下,卻更務實挑了最直接賺錢的一科,工商管理。與 醫藥再結緣,是八九年開始的重病,教筆者遍尋名醫妙藥,為自己重尋健康之後,也在自然療法診所、有機農場、素食店工作了四年多。結果發現,行政管理營商, 終非性情之所向。於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去了澳洲讀自然療法。  

自然療法是……利用天然物質的醫學? 是對,但不全對。自然療法主要利用草藥、食療、太極、針灸、按摩、靜心、運動、瑜珈、呼吸、水療、音樂、香薰、積極人生……不單是因為這些東西自然,也在於適當地運用時,它們都較化學藥物、放射治療等安全,不良副作用少得多。  

然而,自然醫學的主要哲學,是順應自然。 物先腐而後蟲生。殺蟲劑只能趕絕一些蟲,卻不能阻止物質腐敗。西醫用抗生素、抗酸劑、消炎藥、抗癌藥、止痛藥、止瀉藥,全是『抗』與『止』,是講抗邪,沒有扶正,是沒休止的補救工作。

自然醫學的治療,看疾病是身體面對困難時,不斷調節的自療過程和訊號。

發燒是身體提高運作效率,增加免疫力的機制;腹 瀉是排走有害物質的方法;嘔吐是逼於無奈的捷徑;痛是某部份需要休息,暫時不宜活動。勉強退燒、止瀉、止吐、止痛,只會妨礙復元。癌瘤是暫時儲放過量廢物 的地方,割掉了只是把屋內的垃圾房拆毀,治本方法是提高身體的機能,減少製造廢物、毒素。

順應自然,是整體地看世界、看人

主流西醫的強項,是微觀分析與診斷,研究對像是病原體、病理、疾病。結果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傳統中醫學的思維,重宏觀看人與大自然之關係,講『陰平陽秘,精神乃治』,研究的是人體內外的平衡、和諧,目標是健康。

然而,傳統中醫學也有弊病,是忽略了微觀世界。理想的自然療法,要兼重微觀與宏觀世界。

新研究方法 自然醫學講求整全、宏觀的視野,也需要新的研究方法。

主流醫學的研究標準,是隨機、交叉、雙重屏障、對照實驗 (randomized cross-over, double-blind, controlled trial)。背後的思維,是為每一種疾病,找尋出一個病理、病原體,然後弄出一種藥物,來消滅病原體,糾正病理。是很簡單的線性纙輯(linear, reductionistic logic)。然而,這種的方法,是方便研究,消除個別症狀。但是,現實世界中,卻未必是適切的思維範式。整體健康是無數內在外在因素的總和。

傳統中醫學、西方自然療法,都強調同病異治,異病同治。焦點在人,不在病。目標是健康,不只是消除疾病。三十個人,同患糖尿病,但性情不同,愛惡不同,生理不同,生活環境不同,可以有三十種不同的治療方案。

新的研究方法是怎樣?還待大家努力去思考。

中西醫學的結合 主流醫學、傳統中醫學、傳統印度醫學、西方自然醫學,是現時世界上的主要流派,各有貢獻。但也由為各有其哲學基礎,理論上的結合並不可能。但實踐上如何合作,卻是今日的大課題。

香港中文大學是世界上極少數兼備西醫學院與傅統中醫學院的大學,教授、同學又兼備東方文化的訓練,是極有潛質做中西醫結合研究,為人類謀健康的地方。

筆者提出上述種種論點點,不在批評主流西醫的不是,在於提出新可能,也期望中西醫學前輩指正。

作者黃偉德 Arden Wong 一九九一年畢業於中大商學院,逸夫書院第二屆畢業生,歷任香港多家自然療法診所、有機農場、素食店,並為香港經濟日報、明報撰寫健康文章,現於澳洲悉尼Nature Care College修讀古典順勢療法 (Classical Homoeopathy)文憑,同時在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唸健康科學學位課程,主要興趣包括花藥治療、順勢療法、整全營養學、東西方傳統醫學等。

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at the undesirable side effects of modern medicine has brought people to return to natural cures. However, the essence of natural medicine is not in the means of treatment (e.g. herbs, acupuncture, dietary measures, meditation, etc.), but the philosophy of working with Nature and with the disease process, not against it. A new holistic approach to healing calls for integration of microscopic and macroscopic thinking. The CUHK, with its faculties in both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Western Medicine, is well positioned to be the pioneer in this new wave.

Arden Wong is a BBA graduate of Shaw College, 1991. He is now pursuing a Diploma of Classical Homoeopathy at Nature Care College, Sydney and a Bachelor of Health Science at 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 NSW, Australia.

我是個自然療法醫學生

我是個自然療法醫學生

黃偉德 一九九九年四月四日 澳洲 悉尼

接到編輯電郵邀約撰稿的晚上,筆者正參加完美國著名順勢療法醫生Jonathan Shore主持的研討會,討論氣氛非常活潑,Jonathan也是精彩的講者,錄影帶真實個案中,看每一個病人的進步,聽他的仔細分析,我們都投入而情緒 高漲,醫學教育應當如此才像樣吧!筆者想,醫學文字,給專業醫生看的也好,讓普羅市民讀的健康知識也好,往往枯燥得不堪入目,難以下嚥,今番在在裡分享在 澳洲研讀自然療法的生活、介紹自然醫學,就定下一個原則,一定不可以只是『乾燒』資料。

我是個自然療法醫學生

很久沒有在這裡寫文章,就先讓在我介紹一下自己,希望以後閱讀筆者文字時更親切。同時,自然療法醫學在香港仍是新東西,也藉此讓大家看看是甚麼樣的古怪人,好好的唸完工商管理,竟放下多年工作,走了去澳洲唸一門『奇異』的學科。

筆者對自然醫學的興趣,始自自少體弱多病,到大學年代,大概是十年前,受綠色運動的影響,在治療的方面也希望找 一些比較綠色的方法,於是發現了傳統中醫學和西方的『自然醫學』。筆者為這個『綠色醫學』、『自然療法』的世界著了迷,後來甚至辭去工程公司的會計工作, 近五年來曾任職多家香港主要的自然療法診所、健康食品店、有機農場、健康素食店,主要負責的採購、營銷、管理、撰寫資料的工作,同時鑽研東西方種種的民間 療法和專業自然醫學。

真正的危機是缺乏自然療法醫生

這些年來,筆者每日接觸的顧客、朋友時,強烈感受到的,是大家渴求安全、有效的自然療法。西方健康雜誌、時裝刊 物、時事雜誌,都已大量把西方的自然療法資訊輸入香港,台灣也繙譯了不少西方著作,大家都發現主流西醫的化學藥物、手術、化療等手段的局限,商人也看準時 機,把種種營養補充劑、草藥、植物菁華油等東西入口。漸漸,主流西醫也不敢亂說營養治療、草藥治療的壞話。有些人怕市民亂服維他命,但我以為,真正的危 機,是香港沒有足夠的專業自然療法醫生,不少中文媒體也沒有盡責任找來優質的自然療法資訊。

結果是一些健康店的售貨員變了『專家』,給消者提供意見,筆者在這個行業中多年,自然無可幸免成了半個『專家』。

筆者是支持開放資訊、開放執業資格的。任何限制『沒有專業學歷者』執業的制度,都是保障執業者多於消費者的,醫 生、律師、會計師行業都如是。我相信,你有沒有學歷都不要緊,誠實告訴你的顧客就可以了,香港人有足夠的智慧、市場也有足夠的彈性,去反映你是不是『有 料』之人,讓你收取合理的回報 (診金)。

權充了半個專家,有一些固定的顧客,也開始為報章撰文介紹種種自然療法,筆者自是更不敢怠慢,希望有更豐富的知 識去協助病患和顧客。但是,站在營銷、行政的崗位,靠外地書本的硬材料,缺乏一個專業好醫生『師傅』的指導,確是很難提供好服務,心中也常感不安。於是一 年多前,辭去了健康食品和素食店的工作,休息去了。

沾一點別人康復時的喜悅

一九九八年年底,筆者揹著背囊,去了馬來西亞熱帶雨林旅行。三個星期的生活中,遇上一些退了休、銀髮年華的,他 們已有足夠的金錢,可以到處去享受人生,不用再憂著柴米油鹽;同時,也結交了不同地方的年輕人,他們大學畢業不久,有不盡的青春,在山川河泊間消遙,在人 生的旅途上流浪。 自己呢,年近三十,卻仍在尋索,撫心自問,什麼是自己的真正熱愛呢? 是行醫。不是行政管理市務推廣工作。不敢說是完全無私的奉獻,自私點來說,其實是在助人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價值,也享受看見別人重尋健康時,去沾一點他們 的喜悅。

於是,籌備了差不多一年,到今日,終於已離開了香港,在澳洲悉尼重過學生的生活。

不少朋友問,何以不返國內讀中醫呢?

治病源自治人的智慧

筆者對自然醫療、全人醫療的信念,是要先學習管理自已的問題,儲積多一些人生的體悟。受敬重的中醫,我們叫老中 醫,多是長有鬚的,反映了療病不單是一個技術問題,不是一朝一夕,是人生的智慧。要增加人生經驗,最好莫過於離開家園,到不同文化的地方去闖闖。趁自己年 輕,也沒有太大的負擔,腦袋還可以接受異地的文化,鑽進不同人的腦子裡,應當是不錯的學習方法吧。

找出兩個世界中的最好

東西方的醫療養生文化都有精彩的地方。筆者的理想是望把兩個世界最好的找出來。傳統中醫學的望聞問切,不用傷害 身體已可以得到整體狀態的宏觀診斷,然後用八綱、臟腑經絡或是傷寒、溫病理論辨証,再精確處方、推拿或針灸,整個治療非常嚴密而有系統,很美。只是,面對 今日的生活,總覺有點缺失。第一,是精神心理問題,中醫古籍中是有的,『喜怒憂思悲恐驚』七情致病,但現在的討論不多,或者跟中國人不活躍表達情感的有關 吧。第二,是中醫學對一些科技的問題缺乏探究,諸如微波爐、基因工程、加工食物、化學添加劑、空氣、水和電磁場污染,都有所忽略。

心靈的治療

這些方面,西方自然療法的世界都有很好補充。他們不但肯定疾病的心因,更有不少是專攻情緒困擾的療法,如貝曲花藥、香芬治療、順勢療法、深層肌肉組織按摩、音樂治療、舞蹈治療、人體能量場調整等等。

合適的科技 合適的規模

同時,西方對現代化為健康、社會和地球帶來的危機較早醒覺,由十七世紀的社會學家Max Weber,到六、七十年代的Rachel Carson (著作《Silent Spring》,講述農藥對生態造成的災害 )、 Ivan Illich (著作《Limits to Medicine: Medical Nemesis- Expropriation of Health》),都是時代的先行者,敲響了人類生存的警鐘,隨之出現反核、反戰、環保、有機耕種、綠色、新紀元運動,還有本版讀者關心的:回歸自然的醫療養生方法。

當然,今日的綠色運動者,已不流行攪反科技。著名經濟學家E.F. Schumacher 在經典作品《Small is Beautiful: Economics as if People Mattered》中提出了合適科技、合適規模的概念,不要太大,也不能太小。還有,現在流行的思維,是可延續社會,經濟發展、科學知識與生態保育、人文關懷一起向前走。這些都也是醫學發展上應有的方向。

東西方醫學的有機結合

筆者相信,明日的醫學是東西方智慧的攜手並進,東方的中醫學、印度醫學 (Ayurved)一定是扮演重要的角色,各種非侵犯性的宏觀診斷方法、食療、草藥、氣功、冥想、經絡穴位和背後的生命哲學,都是重要元素。西方貢獻的會是甚麼?我想會是微觀診斷、藥物製煉技術 (包括香芬精華油、濃縮營養、順勢療法的獨特稀釋藥物方法),以及花藥、順勢療法等全面改善人體能量場的方法。

東西方醫學的有機整合,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是極艱鉅的事,但也是時代的洪流,我們的挑戰。

澳洲山林中,重遇老朋友

澳洲山林中,重遇老朋友

黃偉德
各位姊妹兄弟,你們好。

入住了遠離市區的Berowra,已一個多月,漸漸習慣這裡的生活,沒上學的日子,多留在家中,享受寧靜。

這個多星期以來的生活卻是很豐富,上周末一連三天,沒出城市,星期六早上跟 George(屋主) 去行山,碰上了很多老朋友 —- 是那些用來做花藥的植物,如 Mountain Devil (火紅色的花,是愛心的力量,消除仇恨、憤怒,防治因此引起的紅腫、細菌、病毒感染; 左面的照片) 、She Oak (果子就如女性卵巢的形狀大小,功能平衡內分泌,常用於皮膚乾燥、婦科病和不育 )、Gray Spider Orchid (看下面,形態確像蜘蛛,很嚇人,是嚴重莫名恐懼和是歇斯底里精神病的重要花藥,我給多人用過,都沒叫我失望) 。 George在山間長大,對他們的生長形態瞭如指掌,我認識的卻只是入了小瓶後的花藥,三年多前第一次在雪梨Workshop的田野中遇上它們,今日重 聚,剎是親切,還有George的故事,我獲益良多。

星期日的下午,與屋主的兩個孫仔在花園踢波,在草地上跑來撲去,出一身大汗,然後BBQ Dinner,好不開心。

之後這幾天,就是多個考試、功課和研究報告。順勢療法的測驗我還拿了9.5 / 10 分,得不到滿分,有點不忿,失分的竟是順勢療法中最最最最最基本的Law of Similiars : “A substance which produces symptoms on a healthy person will cure similar symptoms on a sick person.” 我只是把sick 字換了diseased,與鄰座同學交換改卷,老師說每一個字都要相符,不處理任何上訴,這樣就扣了半分! 原來Law of Similars只用於治療,不用於讀書考試!

今天周末,如常的清潔屋企,洗衫、吸塵、雪櫃溶雪、洗灶頭焗爐,明天還要完成順勢療法的讀書報告和預備好營養學的測驗,之後要多多專注解剖與生理學了,那是最艱澀的一科。

下午去購物時,店東介紹了我家附近的一個山谷,說那裡人跡罕至,有不少袋鼠、樹熊和其他漂亮的野生動物,希望遲些有時間可以去探探牠們吧。

一九九九年 三月二十日晚上十一時四十七分 澳洲 雪梨 (雙魚座29度33分)

如有興趣使用花藥,請來電郵。所有圖片轉載自 www.ausflowers.com.au

入伙、開學第一周

入伙、開學第一周

黃偉德

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三日 澳洲 雪梨

這兩三天生活比較安頓下來了,開始興致勃勃的玩煮飯仔,想不到第一次就有意外收獲。

自創菜式第一道,是煲仔眉豆糙米飯,上加麵鼓醬紅蘿蔔西蘭花,另少量芝麻油,慢火燴大半小時,功能健脾祛濕,補中益氣,明目健膚抗癌…… 對不起,是寫慣了『產品資料』的職業病。

但今次隨了有益之外,還特別香。

因為煲過火,黐了底也。

倒也不要緊,日本民間療法中,飯焦是治療寒嗽的良方。而且,昨晚主人家煮多了飯菜,也給了一些我食,大概是用微波爐的貨色吧,敢說他們煮的飯水準不高。

今天再試了另一種新東西,是雜果果仁燕麥片,混黃豆乳酪及蜜芽糖漿,再加少量蘋果紅蘿蔔紅甜菜汁,yummy yummy。

在Berowra 住上了幾天,愈來愈愛上這裡。是離市區遠一點,火車班次較疏,上學要預一小時多,今天去一間醫院參加workshop更花了兩個半鐘頭。但勝在環境實在好舒服,房間三面有窗,陽光非常充沛,後園有很多樹,步行往火車站也不用十分鐘。

屋主是一對差不多七十歲的退休夫婦,雖然男的佐治(George)有心臟病,但仍很忙碌,又出海去釣魚,又去教人地滾 (應該是草地滾球),間中幫兩個女湊孫仔,又要打理著個大花園,有玫瑰、金盞花 (即係Calendula 或者Marigold; 以往用得多,現在才見到新鮮的) 、Dahlia(天竺牡丹)、蕃茄、椰菜、rhubarb(大黃)、辣椒等等等。女的施雅(Thea)也有膝頭關節問題,但一樣愛忙碌料清理家居。今晚他們去了女兒的結婚周年紀念派對,真係開心。到我老了也有這樣的生活就好了。

不用上課的日子,在附近購物也算可以。步行半個鐘頭有一個商場,那裡一間賣有機食用品的鋪頭,有不少organic, biodynamic的糙米、穀物、蔬菜、水果、清潔劑的品種,品質、價錢都比市區同類舖頭好。

上了一星期的課,教師的用心和方式,都比香港的好得多。尤其是教順勢療法的Jane,她也是一個輔導員,上課很多討論,好活潑、energetic,與香港見過的一些順勢療法醫生不同,不會太只偏著重理智、知識方面,也許是跟這間學校的辦學宗旨有關,真的要全人發展,所有文憑課程學生都必修一年的holistic counselling (全人輔導)課程。

教 Holistic Counselling的Tao de Hass先生 (Tao讀作tail,與中國的『道』無關,他也不是中國哲學迷) 就更精彩,第一課就讓我們明白,成功的專業輔導員或自然療法醫生,95%的功夫是個人修養、內省,另外那5%才是技巧, 否則healers 會變成hindrance。教育educating是edu-caring,把學生的潛能發揮出來,不是把知識灌輸入去。他自己也做得到,課堂上,百分之七十的說話是我們的,他只是facilitator。

他的想法,不知我們的中小學教師、社工甚麼時候會接受呢?

Berowra, Sydney

1999.02.13 23:10

Silver Princess for the New Year

Silver Princess for the New Year

From the desk of Arden Wong 黃偉德

9th February, 1999.

Hi! My dear friends,

I’m excited to tell you that today is a big day for me: my school begins, my lease for the new accommodation is signed, my first real home-made Australian dinner with the new landlord, and my moving-in to this new self-contained studio apartment in the green, bushy suburb of Berowra, North Sydney. This really marks the beginning for a new life.

Should you want to have my new address or phone number, please write me an e-mail.

Lastly, best wishes for the Valentine’s Day, and may I bring you an Arden’s pick-of-the-year flower: Silver Princess. This is a rare, attractive Eucalypt. Its essence is used to aid people who are at crossroads. So, shall it bring you direction and sense of purpose in the New Year of Rabbit!

Arden Wong

Berowra, Sydney. 1999.02.08. 25:49.

(Photo adapted from “Australian Bush Flower Essences”)

Tak is Moving

Tak is Moving

Hi! friends,

I’m moving by the 10th February.

I’ve just received this message this morning: The landlord needs the room urgently for his brother, who has to move out within 7 days as his landlord is selling the house he lives in.

I’ve to search for new accommod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 Offices run short hours on Saturdays and closes on Sundays.

Meanwhile, please do not send me any items via mail. (like Valentine’s Day card or gifts!) As for phone calls and faxes, I think it is still OK. And, I’ll certainly tell you all when exactly I’m moving out and my new address and contact methods.

Though my present flatmates would forward mails to me, it takes time and brings him inconveniences. My bank document, health cover, correspondences from the school would already need his help. He has already been very helpful to offer to move my things with his car.

May I have your blessings for my new accommodation before the Chinese New Year, and hopefully before the school begins on 8th February.

For friends in the freezing Hong Kong, may I radiate some heat from Sydney and best wishes,

Arden.

10:50 am, 4 Feb, 1999.

Sydney.

* * * * * * * *

After going to the College for advices, 8 or 9 estate agencies along 4 different train stations (actually they are some 35 minutes apart), visiting 4 different apartments, I’ve temporary chosen a single bedroom studio apartment. It’s very well lit, clean and tidy, with a even more spacious backyard than the present one. It’s 30-40 minutes train to my College. The landlord is an old couple. We are happy with each other. But, it still requires the approval of the estate agency. So, I’ll do the formal application tomorrow morning. Let’s hope for the good news in the coming couple of days.

Arden.

18:43, 4 Feb 1999.

Sydney.

Tak Hits Sydney

Tak Hits Sydney

Hi! All of you. I’m now up and running in Sydney!

I arrived on early Sunday morning. Thanks to Jeff, a friend of my sister, who picked me up from the airport, brought me to the major supermarkets, department stores. So, I know quite a bit the basics of living here. I’ve already stocked up bags of food for weeks, if not months: brown rice, noodles, carrots, sweet potatoes, rice milk, juices, apples and paw paw…

This first Monday is busy, too. Going to Nature Care College, i.e. my school, to meet the Course Advisor. Then to the Medibank Private for the member’s card of the Overseas Students Health Cover. I attempted to open the bank account, but it requires student ID card which is expected to issue in one week’s time. Instant photos were taken to get the student ID card. The OzEmail internet access is set up after much waiting on those hotlines and much trouble-shooting with the Windows setup. Financial matters and ‘ground rules’ for accommodation are discussed with the landlord (or actually the tenant coordinator, who collects the rents and pays it to the real landlord. I’m becoming more productive here.

I used to want to ride a bicycle before I came. But, its much uphill and downhill near my home, I’d better put the idea on hold. Walking on the slopes 15 minutes morning and night is already a good exercise.

The bedroom has not been too bright. My colourful new bed sheet has definitely brought much life to the room, but definitely not enough. I’m thinking of plants, crystals or pictures. The backyard is attractive. It’s a big lawn larger than a basketball ground. There is a big tree with much flowers and lots of birds visiting. Just sitting there is a pleasure.

Lastly, thank you once again for your concern. My internet access has not been very stable yet. It works only now and then. But, do write to me, I haven’t adapted to the very quiet surrounding yet!

Arden.

PS please make sure that you are using this e-mail: ardenwong@bigfoot.com

我已到了雪梨啦!

眾人,我已到了雪梨啦!

 

一九九九年一月三十日,上午最後衝刺,執拾行裝,下午兩時半到達機場,家人、朋友一大群,既開心又緊張又不捨。

這兩星期來頻頻的歡送、聚舊,頗有點彼累,更染了感冒、喉朧發炎、支氣管炎,尚幸那劑中藥很靈,今天坐在飛機時己完全清了。想著這些日子以來,親朋好友的祝福,我是衷心的領受,難以形容的感激,知道未來的年月更要好好的讀書、生活,不可辜負眾人的期望。

一九九九年一月三十一日,清晨八時未到,飛機終於抵達雪梨,氣溫攝氏二十一度,艷陽熱暖。

到步第一天的日子,雖有點疲倦,但妹妹麗儀朋友Jeff很幫忙,駕著車子,帶我到超級市場、日用品公司,買了不少東西,儲備食糧,加上上手Ceci留下來的,那些乾糧如糙米、麵條、調味料,大概足一個月以上,最開心是買了個砂煲,可以做煲仔飯、煲仔菜!

見過了屋主彼德Pete,很隨和,只是有點不明白他的反應總是有些遲緩,他房子有點混亂,忽然覺得那可能是某一類好人的共性;同屋沙拉Sandra年紀相約,較多要求,但據Ceci說她大部份時間只躲在自己的套房中,相信相處不會有困難。

屋子比想像中大,單是我的睡房已有二百呎左右,但光線、生氣不足,買了色彩鮮艷的 床單鋪上後,彩藍的、蘋果綠的、鮮橙的,即時大為改觀,但仍要放一些海報、植物之類的東西。最可愛的是那個二千呎的後園,大過一個籃球場!大片的草地上, 還有一棵大樹遮陰,另有餐桌可在那裡食野,優悠得不想工作。

明天是星期一,寫字樓開工,不少事要辦,到學校走走啦,到銀行開戶啦,電腦互聯網的國際漫遊有些問題,也要快些找個本地的internet access,本周有兩篇稿要交啊。此外,還要添置一些家品。

一九九九年二月一日,早上十時五十分,雪梨老天爺仍然放情。彼得借了他的互聯網賬號給我用,很順利,收到棟的電郵,非常高興。但得上路了,晚上再談。

一九九九年二月二日早上,申請了本地互聯網,已大致可用,雖不太穩定。各老友請多多報告情況,以解靜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