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煦陽光與烈火煎熬

貝曲醫生的38種花藥,有兩種製煉方法,19種用『陽光法』,另19種用『煲煮法』。一直以來,我們都以 為『陽光法』是最自然的,只是因為英國陽光少,昏暗日子多,所以才出了煲煮法來方便製煉。但是最近,從事採摘、生產、研究花藥二十多年的Julian Barnard卻提出了饒有意義有觀點:陽光法的花藥和煦暖人心,但煮沸法像徵著生命中的煎熬歷煉,是另一種提昇生命的方法。 Continue reading “和煦陽光與烈火煎熬”

貝殼藥

  本欄的讀者,都會對治療情緒的花藥有所認識。現代花藥始創人Dr. Edward Bach在 1927-36 年間,研製了 38 種花藥,對治不同情緒。近年來,不同地方也現了道地的花藥,如美國加州花藥、阿拉斯加花藥,澳洲花藥。如同中草藥,不同地方出產的花藥,有不一樣的個性。英國花藥始創之時,經濟大衰退,故特別多沮喪、絕望、無助之花藥品種,如龍膽 (沮喪、易放棄 )、荊豆 ( 內心沒有盼望 )、甜栗 ( 感到外在環境是無路可走,但仍掙扎求存,但支撐不了 )。此外,英國文化較含蓄內歛,故其藥性也較溫和。澳洲花藥於 1980 年代,由 Ian White 自然療法醫生所製,也蘊含了澳洲土地的文化,剛烈、粗曠、直接,不轉彎抹角。

  到 1990 年代初,澳洲順勢療法醫生 Leonie Hosey 與職業治療師 Nancy Parker 更用了花藥的概念,把貝殼在清水中,在太陽下照射兩小時,這個清水,載著貝殼的信息,再加入白蘭地酒,成為貝殼藥 (Shell Essences),可用以平衡不同的心靈狀況,幫助靈性成長。這個又跟花藥有何不同?貝殼源於海洋,且由兩位女士所製成,是較陰性的能量;花生於土地,是陽光下生長出來的,較陽性。此外,貝殼是動物,載著較複雜的能量,跟植物的單純有點不一樣。這是很概括的比較。

  有興趣一嘗貝殼藥的朋友,可以本周日到上環文娛中心的玄來嘉年華聊聊,11:00 am-7:00pm。

(取自2003/09/10《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C15)

撰文:黃偉德 ( 順勢療法醫師 )

Keywords: Shell essences

花藥 – 安全溫和人人可用

花藥 – 安全溫和人人可用

花藥是用野外新鮮花卉,放在清泉水中,把不同花朵的獨特性質蒐集到水中,針對人不同的負面情緒,助人克服政病的心因,處理性格上的弱點,重建心靈和諧。

怎麼花藥竟能影響情緒呢?也許我們可以想像,花藥(或花卉水) 就是盛載著音樂的泉水。這是很美麗的比喻,但也是最貼切的比喻。 Continue reading “花藥 – 安全溫和人人可用”

花藥 – 針對個人獨特性的治療

花藥 – 針對個人獨特性的治療

小發過份勞碌了感冒,仍不願放下工作,好好休息,他的同事只見他仍努力以赴,表面全看不見病倒了的跡象。

婷婷為了照顧得了重病的媽媽,勞累得病倒了,己叮囑了弟弟兼藥煲湯,自己卻慚愧,內疚於主盡孝女的責任。

劉老媽媽忽然發高燒,央著要四十歲的兒子陪伴,不讓她到北京公幹去。

人病倒了,有不同的反應,反映了不同的性格特徵。你看醫生時,他總少理會,但在花藥治療中,這正是協助患者恢復健康的關鍵。 Continue reading “花藥 – 針對個人獨特性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