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礦灣


銀礦灣,典型的寧謐,最近奉中醫師強烈勸籲,開始游泳,每早去嬉戲十數分鐘,真有奇效!我不諳泳術,慶幸這裡水淺浪低,最合我不過了!
Posted by Picasa

天堂

朋友常投訴,最近又潛水了!
對,我不懂真潛水,
但,我休養的方法,就是獨處。電影《夜海傾情》(Luc Besson, “The Big Blue“) 裡,主角為freediver,就是徒手潛水,愛水底的寧謐世界,愛海豚的友善和智慧,怕人間的喧鬧,怕地上的複雜世情。某天,他的老友也是徒手潛水對 手,因為追求多深潛一點,結果葬身海洋;主角憶起兒時親見父親死在海裡,憶起父親說,在海洋的深深處,要是遇上危險,會有美人魚出來救援。 主角又再次獨個兒往深海去,沉醉在深海的自我世界,這趟,是憂傷,是幻覺,他看見了人魚,他真的想,不願意再回來了… Continue reading “天堂”

電子媒體訪問 談順勢療法

香港電台精靈一點的訪問,由邵國華、劉秀盈主持,過往一直只邀請西醫嘉賓,剛開設每周一次的另類療法的專題後,我很榮幸是他們的第二位受訪者。結果,這成為我多年來最愉快、滿意的一個訪問,邵國華兄頭腦轉得快,也敢於善意地挑戰我的觀點,擦出不少火花!

有線電視新聞一台的專題,一連兩集,一是花藥,二是順勢療法,他們也訪問了我尊敬的同僚順勢療法醫師Michelle Chu。Michelle本是城市大學、香港大學SPACE的法律系講師,因女兒的健康問題,於紐西蘭攻讀順勢療法,現於中環執業,甚受孩子、家長歡迎! Continue reading “電子媒體訪問 談順勢療法”

尋回自己的矢車菊

週末黃昏,完成了今天的診症工作,要寫一點花藥故事。寫什麼好呢?就隨心一挑──Centaury(矢車菊),真巧,正是我的老朋友!「矢車菊:溫和、安靜、親切,過度憂心去服侍他人,因此消耗了不少精力。這類朋友,因過度熱心助人,竟變成別人的奴隸。他們善良的心靈,常會吃虧做了份外之事,忘記了自己生命的目標志向。」(貝曲醫師,1936) Continue reading “尋回自己的矢車菊”

極向整合療法──愛是最大的治療力量

polarity_mary在療劑的運用上,我一直喜歡以較溫柔的花藥、順勢療法為主,而以物質的營養補充劑為輔。在肢體療法(bodywork)上,傳統的西方整脊、中醫跌打雖 好,但我還是希望找尋一些更能從「能量」層面發展的療法,發現極向整合療法(polarity therapy)是一大驚喜──她兼顧了傳統中醫的反射區療法、穴位、陰陽思維,印度醫學的脈輪、五元素,還有西方傳統的脊骨神經醫學 (chiropractic),有部分似是近代復興的靈氣治療(Reiki)和頭薦骨療法(craniosacral therapy)。而最重要的,她的效果極顯著,對肢體療法初學者,也可以在兩天的初級課程裡,掌握了基礎理論和操作,為受治療者帶來深刻的效果。 Continue reading “極向整合療法──愛是最大的治療力量”

和煦陽光與烈火煎熬

貝曲醫生的38種花藥,有兩種製煉方法,19種用『陽光法』,另19種用『煲煮法』。一直以來,我們都以 為『陽光法』是最自然的,只是因為英國陽光少,昏暗日子多,所以才出了煲煮法來方便製煉。但是最近,從事採摘、生產、研究花藥二十多年的Julian Barnard卻提出了饒有意義有觀點:陽光法的花藥和煦暖人心,但煮沸法像徵著生命中的煎熬歷煉,是另一種提昇生命的方法。 Continue reading “和煦陽光與烈火煎熬”

由抗生素到益生素

  1928年,Fleming 發現抗生素青霉素,到 1941 年臨床應用,開始了 「特效藥」 的醫學紀元。青霉素一度是最有效的青抗生素,1940 年代初的成人用量,每日8 萬國際單位可產生顯著療效。但到今天,用量已是每日 200-2,400 萬國際單位。在 「先進國家」,治療一般細菌感染也常要 2-5 種不抗生素才奏效。而更不幸的是很多細菌感染疾病已無抗生素可以治療。 Continue reading “由抗生素到益生素”

貝殼藥

  本欄的讀者,都會對治療情緒的花藥有所認識。現代花藥始創人Dr. Edward Bach在 1927-36 年間,研製了 38 種花藥,對治不同情緒。近年來,不同地方也現了道地的花藥,如美國加州花藥、阿拉斯加花藥,澳洲花藥。如同中草藥,不同地方出產的花藥,有不一樣的個性。英國花藥始創之時,經濟大衰退,故特別多沮喪、絕望、無助之花藥品種,如龍膽 (沮喪、易放棄 )、荊豆 ( 內心沒有盼望 )、甜栗 ( 感到外在環境是無路可走,但仍掙扎求存,但支撐不了 )。此外,英國文化較含蓄內歛,故其藥性也較溫和。澳洲花藥於 1980 年代,由 Ian White 自然療法醫生所製,也蘊含了澳洲土地的文化,剛烈、粗曠、直接,不轉彎抹角。

  到 1990 年代初,澳洲順勢療法醫生 Leonie Hosey 與職業治療師 Nancy Parker 更用了花藥的概念,把貝殼在清水中,在太陽下照射兩小時,這個清水,載著貝殼的信息,再加入白蘭地酒,成為貝殼藥 (Shell Essences),可用以平衡不同的心靈狀況,幫助靈性成長。這個又跟花藥有何不同?貝殼源於海洋,且由兩位女士所製成,是較陰性的能量;花生於土地,是陽光下生長出來的,較陽性。此外,貝殼是動物,載著較複雜的能量,跟植物的單純有點不一樣。這是很概括的比較。

  有興趣一嘗貝殼藥的朋友,可以本周日到上環文娛中心的玄來嘉年華聊聊,11:00 am-7:00pm。

(取自2003/09/10《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C15)

撰文:黃偉德 ( 順勢療法醫師 )

Keywords: Shell essences

發燒是最好的藥物

發燒是最好的藥物

古老的民間智慧,身體受寒,發燒,有點的,有些疲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大量清水、斷食、避免再著涼、安心的好好睡眠休息。

要主動強勢出擊,在受寒初期,可來個熱水浴,然後好好包裹全身,發一身汗,然後再沐浴、發汗,又再沐浴、發汗,兩三趟之後,好好睡一覺,要點是催促身體發熱發汗,順著身體發燒的方向去幫助痊愈,順應自然。 Continue reading “發燒是最好的藥物”

在肺炎疫潮中,找尋愛與平安的醫藥

在肺炎疫潮中,找尋愛與平安的醫藥非典型肺炎疫潮肆虐,人心惶惶,究竟在自然醫學有甚麼可以幫助?

首要提高免疫機能。美國首家自然醫學大學Bastyr University創校校長及教授自然療法醫生J.Pizzorno Jr與M.Murray推薦提高免疫力有七大元素:不要吸煙、多攝取綠葉疏菜、定時進餐、保持合適體重、每晚最少睡七小時、定時作適量運動、茹素。 Continue reading “在肺炎疫潮中,找尋愛與平安的醫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