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回自己的矢車菊

週末黃昏,完成了今天的診症工作,要寫一點花藥故事。寫什麼好呢?就隨心一挑──Centaury(矢車菊),真巧,正是我的老朋友!「矢車菊:溫和、安靜、親切,過度憂心去服侍他人,因此消耗了不少精力。這類朋友,因過度熱心助人,竟變成別人的奴隸。他們善良的心靈,常會吃虧做了份外之事,忘記了自己生命的目標志向。」(貝曲醫師,1936) Continue reading “尋回自己的矢車菊”

極向整合療法──愛是最大的治療力量

polarity_mary在療劑的運用上,我一直喜歡以較溫柔的花藥、順勢療法為主,而以物質的營養補充劑為輔。在肢體療法(bodywork)上,傳統的西方整脊、中醫跌打雖 好,但我還是希望找尋一些更能從「能量」層面發展的療法,發現極向整合療法(polarity therapy)是一大驚喜──她兼顧了傳統中醫的反射區療法、穴位、陰陽思維,印度醫學的脈輪、五元素,還有西方傳統的脊骨神經醫學 (chiropractic),有部分似是近代復興的靈氣治療(Reiki)和頭薦骨療法(craniosacral therapy)。而最重要的,她的效果極顯著,對肢體療法初學者,也可以在兩天的初級課程裡,掌握了基礎理論和操作,為受治療者帶來深刻的效果。 Continue reading “極向整合療法──愛是最大的治療力量”

和煦陽光與烈火煎熬

貝曲醫生的38種花藥,有兩種製煉方法,19種用『陽光法』,另19種用『煲煮法』。一直以來,我們都以 為『陽光法』是最自然的,只是因為英國陽光少,昏暗日子多,所以才出了煲煮法來方便製煉。但是最近,從事採摘、生產、研究花藥二十多年的Julian Barnard卻提出了饒有意義有觀點:陽光法的花藥和煦暖人心,但煮沸法像徵著生命中的煎熬歷煉,是另一種提昇生命的方法。 Continue reading “和煦陽光與烈火煎熬”

由抗生素到益生素

  1928年,Fleming 發現抗生素青霉素,到 1941 年臨床應用,開始了 「特效藥」 的醫學紀元。青霉素一度是最有效的青抗生素,1940 年代初的成人用量,每日8 萬國際單位可產生顯著療效。但到今天,用量已是每日 200-2,400 萬國際單位。在 「先進國家」,治療一般細菌感染也常要 2-5 種不抗生素才奏效。而更不幸的是很多細菌感染疾病已無抗生素可以治療。 Continue reading “由抗生素到益生素”

貝殼藥

  本欄的讀者,都會對治療情緒的花藥有所認識。現代花藥始創人Dr. Edward Bach在 1927-36 年間,研製了 38 種花藥,對治不同情緒。近年來,不同地方也現了道地的花藥,如美國加州花藥、阿拉斯加花藥,澳洲花藥。如同中草藥,不同地方出產的花藥,有不一樣的個性。英國花藥始創之時,經濟大衰退,故特別多沮喪、絕望、無助之花藥品種,如龍膽 (沮喪、易放棄 )、荊豆 ( 內心沒有盼望 )、甜栗 ( 感到外在環境是無路可走,但仍掙扎求存,但支撐不了 )。此外,英國文化較含蓄內歛,故其藥性也較溫和。澳洲花藥於 1980 年代,由 Ian White 自然療法醫生所製,也蘊含了澳洲土地的文化,剛烈、粗曠、直接,不轉彎抹角。

  到 1990 年代初,澳洲順勢療法醫生 Leonie Hosey 與職業治療師 Nancy Parker 更用了花藥的概念,把貝殼在清水中,在太陽下照射兩小時,這個清水,載著貝殼的信息,再加入白蘭地酒,成為貝殼藥 (Shell Essences),可用以平衡不同的心靈狀況,幫助靈性成長。這個又跟花藥有何不同?貝殼源於海洋,且由兩位女士所製成,是較陰性的能量;花生於土地,是陽光下生長出來的,較陽性。此外,貝殼是動物,載著較複雜的能量,跟植物的單純有點不一樣。這是很概括的比較。

  有興趣一嘗貝殼藥的朋友,可以本周日到上環文娛中心的玄來嘉年華聊聊,11:00 am-7:00pm。

(取自2003/09/10《香港經濟日報》健康 C15)

撰文:黃偉德 ( 順勢療法醫師 )

Keywords: Shell essences

發燒是最好的藥物

發燒是最好的藥物

古老的民間智慧,身體受寒,發燒,有點的,有些疲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大量清水、斷食、避免再著涼、安心的好好睡眠休息。

要主動強勢出擊,在受寒初期,可來個熱水浴,然後好好包裹全身,發一身汗,然後再沐浴、發汗,又再沐浴、發汗,兩三趟之後,好好睡一覺,要點是催促身體發熱發汗,順著身體發燒的方向去幫助痊愈,順應自然。 Continue reading “發燒是最好的藥物”

在肺炎疫潮中,找尋愛與平安的醫藥

在肺炎疫潮中,找尋愛與平安的醫藥非典型肺炎疫潮肆虐,人心惶惶,究竟在自然醫學有甚麼可以幫助?

首要提高免疫機能。美國首家自然醫學大學Bastyr University創校校長及教授自然療法醫生J.Pizzorno Jr與M.Murray推薦提高免疫力有七大元素:不要吸煙、多攝取綠葉疏菜、定時進餐、保持合適體重、每晚最少睡七小時、定時作適量運動、茹素。 Continue reading “在肺炎疫潮中,找尋愛與平安的醫藥”

順勢療法治流感疫潮曾建奇功

順勢療法治流感疫潮曾建奇功

原載: 信報 財經新聞 (香港)
撰文: 劉夏紅 (註:略經增刪)
日期: 二零零三年三月廿二日
轉載: www.GentleMedicine.info

令大家被人看成世紀疫症的非典型性肺炎,在東南亞肆虐,並有漫延全球之勢,人人聞之色變,專家已引入新的治療方法及藥物,但效果仍待觀察。然而,早於八十多年前的上世紀,同樣有一場流感疫潮,當時不少醫生採用順勢療法(Homeopathy)治療患者,結果成績裴然。

相比香港今次的非典型肺炎,上述的流感疫潮嚴重得多;這種順勢治療,強調平衡而無需打針針或化學藥物或針對病原體,醫治肺炎的觀點又是怎樣?

美國費城有人整理了一九一八年歐美流感疫潮,順勢療法醫師治理的二萬六千七百九十五個個案,死亡率是百分之一點零五;,一般西醫治療的死亡率是接近百分之三十!當年疫潮中,一位順勢療法醫生報告,他醫治的肺炎病人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二點一,而採用阿斯匹靈類藥的醫生,卻是百分之六十。

順勢療法就是用一種可以產生跟病者整體疾病症狀相似的藥物,去刺激身體產生自癒反應。它有二百多年歷史,由德國人赫尼曼醫師 (Dr. Samuel Hahnemann)創立。

他發現,當一個健康的人服用可治虐疾的金雞納後,一樣會出現虐疾病人的症狀。他認為,正是因為金雞納能令人產生類似瘧疾的症狀,如上吐下瀉,所以最終卻都能把瘧疾者治好,故他提出「相同者能治癒」的大膽假設,後來他嘗試了多種藥物,反覆印證並提出嶄新理論。

「當身體覺冷時,用涼水沐浴,沐浴後身體反而更持久地暖和,如果用熱水浴,可得一時之快,但接著是更寒冷;有些似『以毒攻毒』。」凡藥皆毒,順勢療法的特點,是藥物都經特別方法高度稀釋,把藥物的化學毒性完全解除,只保留了治療的信息。 順勢治療法醫師黃偉德說。

在一九一八年的流感疫潮中,雖然病者都同樣患上流感,但個別人有不同的病徵。如果病人頭很重、發燒而不欲飲水、只想安靜、極度身心疲累、症狀在清長小便後有所紓緩、強烈焦累、急症而病發緩慢等狀況時,就服用也令人有上述症狀的Gelsemium花製成的微量療劑;有些病人會出現情緒低落、擔心工作、整個人很乾、非常口渴而好大量冷飲、受打擾時很煩躁、怕熱,則會用令人有此症狀的 Bryonia微量療劑,自能治療病人。

「與主流西方醫學不同,順勢療法在治療時注重個人及整體性,在治療時我們除了要知道病人出現的毛病,還要了解他的心理、生活、工作、情緒、睡眠、飲食喜好上的狀況……上帝造人是身、心、靈的一個整體。」順勢治療法醫師黃偉德解釋,這點與西醫有很大分別,西醫是微觀分析,研究對像是病原體、病理、疾病,忽略了個人整體性。

順勢療法的處方,先根據患者出現的狀況及致病原因對症下藥,黃偉德解釋,「同樣患上感冒,每人有不同反應,肺炎也一樣,順勢療法的觀點不是找出病原體,而是考慮病人的整體身心症狀。」

順勢療法主要流行於一些歐、美,在華語地方認識較少,香港暫時未有規管順勢療法醫師及藥物,但在澳洲,順勢療法是首個具有獲得政府認可的「國家專業標準」的自然醫學專業,需接受最少三年專業訓練;在英國、印度,順勢療法是國家醫療體系一部份,在歐洲其他國家,順勢療法也很曾遍。

順勢療法以外,黃偉德提出以自然保健,使身、心、靈保持最佳狀態:

1. 砂糖會帶走你體內很多礦物質及微量元素,令免疫力下降,煮食盡量以天然蜜糖、原庶糖及麥芽糖代替。
2. 不要吃經微波爐煮過的食物,因為微波會改變食物內的分子結構,會削弱肝及腎臟功能。
3. 身心相連,未能疏導的情緒,是產生疾病的根源。面對、接納自己的每一個情緒,然後才能釋放,輕鬆自在。
4. 疾病是身體面對困難時,不斷調節的自療過程和訊號,避免遏抑症狀而不對病証的胡亂自行服藥。
4. 多吃新鮮、合時水果、蔬菜及五榖類食物。

補註:一九一八年,當美國派兵參與歐陸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巧遭流感爆發。當時因流感死亡的傷兵已很多,全美籠罩在流感陰影之下,前線消息封鎖,只有中立國西班牙傳出流感疫症消息,結果疫症也被稱為「西班牙流感疫潮」。九月底,美國政府被逼面對真相,美軍中有九千人感染。病毒快速傳播,侵襲費城的第一周,已有七百人死亡;一九一九年,美國有四份之一人受流感波及,其中五十五萬人死亡,而流感傳播全世界,北非、蘇聯、中國、菲律賓、紐西蘭,單是印度死了一千多萬人(百分之四人口),全世界最少有二千萬人死亡,人數超越戰死沙場的軍人。

撰文: 劉夏紅 (註:略經增刪)

原載: 信報 財經新聞 (香港)

日期: 二零零三年三月廿二日

參考資料:
黃偉德自然醫學中心
Julian Winston. “Some history of the treatment of epidemics with homeopathy